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王赘婿在线阅读 - 第420章 指认真凶

第420章 指认真凶

        萧南这时也开口了,“叶晨,你要是不说,你栽赃陷害我,我也会动手杀你。”

        叶晨面色一片惨白,心中充满了恐惧。

        现在,双方都要杀他。

        怎么办!

        怎么办!

        叶晨不知道如何回答,要是他说实话,陆炎绝对不会承认,他也没有直接的证据,到时候,就算州主和萧南不杀他,陆炎也会杀他。

        此刻,陆炎的目光极为冰冷,没有半点感情,盯着叶晨。

        叶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进退都是死路!

        “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州主向叶晨的胳膊抓了过去,用力一扭!

        “啊!”

        叶晨一声惨叫。

        他的右臂,被扭断了!

        “要是你还不说,我先打断你的四肢!”州主非常狠。

        “我说,我说!”叶晨满脸的痛苦,他发现,胳膊已经废了。

        不是单纯的被打断,胳膊里的骨头,节节碎裂,大面积粉碎性骨折。

        恐怕,从这里逃出去,胳膊也治不好了!

        叶晨知道,再不说,绝对会死在这里。

        他要想办法,说出来真相,还不能被杀。

        叶晨的脑子飞快的运转。

        叶晨终于要说实话了,“州主大人,杀你儿女的人,身份背景非常强大,而且威胁我,要是我把这些事说出去,会杀了我,还会杀了我全家。”

        “我父亲和长老都死了,那个威胁我的人,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带朱婉儿和朱俊的尸体回来,也是那个人的安排,我是被逼的!”

        “那个人要挑拨州主大人和萧南厮杀,然后在后面渔翁得利!”

        说到这里,叶晨停了下来,目光扫了萧南旁边的陆炎一眼。

        陆炎的面色依旧平静,他早就在算计着,要是叶晨在州主和萧南的压迫下说出真相,他应该如何应对。

        现在的局面,绝对不能乱!

        越危险,要越冷静!

        州主着急道:“快说,凶手到底是谁!”

        叶晨道:“州主大人,你先答应我,我说出来那个人是谁,你一定要保护我,保住我们叶家!”

        “不然,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叶晨一脸决然之色,这样决定,是他唯一的活路。

        州主真想一巴掌拍死眼前的混蛋,但为了得知真想,只能答应,“说出凶手,我会饶你的狗命,我会派人在你们叶家!”

        “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能做到。”

        得到了州主的保证,跪地的叶晨起身,目光落在了沙发上萧南旁边的陆炎身上。

        “凶手,就在现场,就在这里!”

        大家都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陆炎。

        而陆炎,面色平静,然后脸上带着惊讶和意外。

        叶晨最终还是出卖自己了,在众人的逼迫下,他为了保命,没有办法。

        叶晨指着陆炎,“杀人凶手,是陆炎!”

        “所有事,都是陆炎在背后策划!”

        陆炎没有吭声,脸上出现了古怪的笑容。

        萧南的眉头微微一锁。

        宁轻舞也是一脸的耐人寻味。

        梁少杰一副吃惊的模样。

        州主也很意外,“陆炎,我儿子和女儿,是你杀的?”

        陆炎淡淡的道:“州主,叶晨的话,你也信?”

        “我杀你儿子和女儿的理由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晨冷冷道:“陆炎,你不要装模作样了,你杀死朱婉儿和朱俊,让我带他们的尸体来这里,告诉州主,嫁祸萧南!”

        “你的目的,就是让州主和萧南不死不休,让他们两败俱伤,你从中获益!”

        “如果萧南灭了州主,陆炎的父亲就会上任成为新的州主!”

        “如果州主灭了萧南,陆炎就会杀死州主,将一切嫁祸给萧南,到时候,他父亲会成为州主,而且,灵池也会归陆炎所有!”

        “这就是陆炎所有的计划!”

        这些消息,让人惊讶,州主的脸上带着冷意,盯着陆炎。

        “哦?”陆炎很冷静,“叶晨,你继续,还有什么事是我让你做的?”

        “我看你还能说出什么事来。”

        叶晨继续道:“大人,我之所为为陆炎做事,是陆炎答应我,会保住我们叶家,照顾叶家。”

        “当时陆炎控制了我,我要是不按照他说的去做,陆炎会杀了我!”

        叶晨已经豁出去了。

        叶晨说完后,大家都在等陆炎解释。

        州主冷视着陆炎,他想起多年前和陆炎的父亲争夺州主之位,他获胜了。

        陆炎在背后搞鬼,想害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陆少主,叶晨指认你是杀人凶手,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番!”

        “解释?我解释什么?”陆炎感觉非常可笑,“难道州主大人没有看到,我是和萧南在一起吗?”

        “我是萧南的朋友,我怎么可能陷害萧南?”

        刚才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有人怀疑陆炎。

        叶晨指认陆炎后,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陆炎是不是凶手,现在各方人马,当场对质。

        州主道:“据我所知,灵池的事,最初是陆少主在暗中进行,而且杀了不少人。”

        “后来萧南等人出现,杀了你们万符门很多人,甚至将你赶走了。”

        “你和萧南应该是仇人才对,怎么会成为朋友?”

        陆炎笑了笑,“州主大人,你应该知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今天和萧南一起出现在这里,足以证明,我们是朋友。”

        州主明白陆炎的话,这些修武势力,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化敌为友的事多了。

        “陆炎,叶晨指认你是凶手,你必须解释!”

        “如果你不解释,我会将你抓起来,不要说我不给万符门面子!”

        今天,州主必须找到真正的凶手。

        陆炎一副风轻云淡,事不关己的样子,道:“既然州主大人让我必须解释,我就解释一番。”

        “叶晨说我是凶手,说我杀朱婉儿和朱俊是为了激怒州主和萧南相互厮杀,两败俱伤,让我得利。”

        “问题来了。”

        “萧南杀了州主这么多人,甚至杀了州主亲弟弟,州主和萧南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请问,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还要去杀朱婉儿和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