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王赘婿在线阅读 - 第187章 背后的势力

第187章 背后的势力

        梁宽不敢违抗,立即让所有人离开。

        十个美女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立即离开,连钱都不要了!

        此刻,梁宽身下的沙发都湿了,全是汗水!

        “梁总,今天,多谢你的款待,我敬你一杯。”这时,萧南亲自给梁宽倒了一杯酒。

        萧南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子,打开后,滴出了一滴透明色的液体在酒水中。

        “这杯酒呢,和六年前萧家的宴会上喝的酒,一模一样。”

        “里面加的作料也一样。”

        “梁总,请喝一杯。”

        梁宽知道酒水里加的是什么东西,再厉害的人喝下去之后,都会浑身酸软,意识模糊,任人宰割。

        六年前,那场宴会,所有客人都喝下加有毒药的酒水!

        正是因为如此,萧家的人,才任人宰割!

        那场大火,烧毁了一切,让萧家灭门……

        “萧南……”梁宽突然跪在了地上,全身发抖,他知道,萧南给他半个小时时间,是让他说出当年酒水的事。

        “当年的宴会,你们萧家需要的酒水,确实是我提供的……”

        “但是,我也是受人指使,酒水里的毒……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我会将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我只求你一件事,放了我儿子。”

        “小辉是我的独子,你一定要留他性命。”

        “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

        梁宽自知萧南行事狠辣,只求萧南放过梁辉。

        萧南眼神冷厉,“你以为你有选择的余地?”

        “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现在告诉我一切,我留你们父子全尸,让你们以意外的方式死去。”

        “第二,北境的人会带走你们,会让你们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最后惨死!”

        看到萧南的眼神,梁宽心底一颤,咬着牙,“萧南,这么说,我们父子横竖都是死!”

        萧南端起了酒杯,在手里轻轻摇着,道:“梁宽,你多次想杀我,你儿子这次策划,雇佣天象门的人,绑架我老婆。”

        “你认为,我会饶过你们?”

        “天象门,已经被我连根拔起,彻底灭杀,一个不留!”

        “你认为,我会留下你们父子?”

        梁宽已经彻底绝望!

        天象门,势力庞大,百余弟子,竟被全部毁灭!

        这怎么可能……

        他不敢相信萧南的话,但他心里很清楚,萧南说的是事实!

        “爸,为什么要求他!”梁辉心里惊恐不已,但是,他看到父亲跪地苦苦求着萧南,无法容忍这等屈辱。

        再者,无论如何,萧南都要杀他们,就更没有必要求饶了!

        梁辉一脸的冷意。

        “萧南,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很强,你身后肯定有强大的背景。”

        “但你不要得意忘形,我身后有先天八级的强者,徐霸!”

        “徐霸这个人你可能没有听过,三年前,他横扫江南城,无人能敌,无论非白道白道都要给徐霸面子!”

        “后来,徐霸去了国外,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我告诉你,徐霸是我干爹,我干爹是先天八级强者!”

        “你最好放了我们父子,不然,等我干爹回来,就是你的死期!”

        “放肆!”冰霜听到梁辉的威胁,怒了。

        她拿去桌面上的酒杯,顺手丢了过去。

        砰!

        杯子砸在了梁辉的脑袋上。

        梁辉从沙发上飞了出去,砸在了四五米开外的地面上。

        梁辉头破血流,玻璃碎片扎进了他的右眼中!

        半边脸上的肉被酒杯的玻璃碎片割掉了……

        半边脸鲜血淋漓,没有了皮肉,甚至露出了白骨,犹如地狱的恶鬼一般!

        “啊,我的眼睛!”

        “我的脸!”

        梁辉痛苦难忍,全身都在颤抖,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是咬着牙忍了下来。

        “小辉!”梁宽看到儿子如此凄惨,心都碎了。

        冰霜并不是有意将梁辉弄的这么惨,只是随手丢了一只酒杯而已。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先天八级强者,定会顾忌。

        梁辉想用徐霸压人,对萧南没有半点用。

        “放了我儿子,求求你们放了我儿子。”梁宽不停磕头,额头都磕破了,他只想儿子活下去。

        萧南不为所动,给冰霜使了个眼色。

        冰霜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匕首,向梁辉走了过去,“要是你不说,我就刺瞎你儿子的另外一只眼睛。”

        “我会将你儿子身上的皮肉,全部一刀一刀割下来!”

        “说!”

        说着,冰霜一脚踢到梁辉,一刀刺进了梁辉的腿上。

        梁辉惨叫了一声。

        萧南不喜欢折磨人。

        任何时候,都不喜欢。

        但对待梁宽这样的人,必须狠辣。

        梁宽看到儿子饱受折磨,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了,大吼,“萧南,你是个恶魔!”

        “恶魔?”萧南怒道:“六年前,我们萧家十几条性命,被大火活活烧死!”

        “到底谁是恶魔?”

        “痛快的死,还是受尽折磨而死,你自己选择!”

        梁宽喘着气,反正死路一条,说出来又如何?

        到时候,让其他势力去杀萧南,为我报仇!

        “我说,我说……”

        “萧南,六年前的事,酒水是我提供,但酒水里的东西,不是我提供的……”

        “是周家!”

        “萧南,是周家提供的!”

        周家!

        萧南眯着眼睛。

        之前,杀高大都督的正是周家派的人!

        萧南之前判断,有可能是秦家雇佣周家的人,原来……当年的事,周家的人也有参与!

        周家做的事,肯定不光给酒水下毒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为了下毒,唐家的自然会下毒,完全用不着周家。

        萧南继续问,“周家有多少人参与?他们在当年的事中,扮演什么角色?”

        梁宽回答,“我只知道,当时萧家需要一批酒水,周家家主周原亲自给我打电话,送来一种药,要在酒水生产时,加入酒里,送到萧家宴会。”

        “至于周家的其他行动,我一无所知。”

        “萧南,我说的都是事实。”

        “哈哈哈……”突然,被冰霜踩在脚下的梁辉大笑了起来,“萧南,我告诉你,六年前的事,除了周家,还有一个恐怖的存在!”

        “欧阳家!”

        “萧南啊萧南,你能斗得过我们,你斗得过周家吗?”

        “就算你真的能斗得过周家,你斗得过江南第一家族欧阳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