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王赘婿在线阅读 - 第186章 度秒如年

第186章 度秒如年

        “梁总,好久不见。”萧南看着呆若木鸡的梁宽,笑了笑,“怎么?见了我不欢迎我吗?”

        梁宽的表情在抽搐,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萧南。

        犹如见到鬼一般!

        三少爷明明杀了萧南,为何萧南还会出现!

        而且,完好无损的出现,没有受半点点伤!

        这怎么可能!

        这里是梁宽的私人别苑,安保极好,萧南能大摇大摆的进来,那些安保,都凶多吉少了。

        甚至安保出事前,连通知梁宽的时间都没有。

        梁辉是第一次和萧南正式见面。

        他本来认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萧南这个人。

        因为,萧南已经被三少爷杀了。

        可是,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个计划本来就是梁辉一手策划。

        现在,计划失败了,梁家脑子飞速运转。

        唯一的答案,万象门也杀不了萧南。

        梁辉反应极快,急忙抓住父亲的胳膊,让父亲冷静,他脸上带着极为难看的笑容,“原来萧先生,真是失敬失敬。”

        萧南撇了一眼梁辉,“都这个时候了,还笑的出来,梁宽,你真有一个好儿子。”

        “呵呵……”

        梁宽整个人站都站不稳了,声音都在颤抖,“萧南……你想怎么样?”

        梁宽的额头一直在冒汗。

        他非常清楚萧南的狠辣,萧南能出现在这里,三少爷肯定出事了。

        此刻,他心里如一万只蚂蚁在爬,不知道萧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如果前来兴师问罪,甚至杀他们,他可以理解。

        可是萧南穿的这么整齐,还带着女伴,一副参加宴会的打扮。

        看不出来他有半点的杀意。

        萧南微微一笑,“我当然是来赴宴的。”

        “我得知梁总请了五星级饭店的大厨,还有江南夜场的十大美女来参加宴会。”

        “这么大的排场,我当然要来。”

        梁总的嘴角抽了抽,不知萧南的用意。

        梁辉心急如焚,急忙道:“萧先生,里面请!”

        萧南向客厅里面走去。

        刚走进去,里面的十个穿着暴露的美女迎了上来。

        十个人站成一排,齐齐鞠躬问好。

        “三少爷好。”

        这是提前安排好的,给三少爷一个惊喜。

        可是现在,眼前的人,并不是三少爷。

        梁辉急忙道:“诸位美女,这位是萧先生。”

        诸位美女再次鞠躬,笑的非常甜美,齐声道:“萧先生好。”

        “请,两位请坐。”

        萧南和冰霜两人坐在沙发上。

        十个美女本来是陪客人的,看到萧南身边有个绝顶美女,有些不知所措了。

        有几个人从新闻里认识萧南,还有两个人刚才听到梁家父子的谈话,萧南是他们的死敌。

        她们都知道今晚要陪的客人是三少爷。

        可是现在,客人却变成了萧南。

        这些女人,都是聪明人,她们收钱办事,看到气氛不对,就安静的坐在了沙发上,等待安排。

        气氛压抑的可怕。

        萧南笑了笑,“我今天和朋友前来吃饭来了,是不是应该上菜了?”

        “诸位美女,你们饿不饿呢?”

        萧南看向了十位美女。

        美女们的脸上始终带着甜美的笑容。

        “萧老板说饿,那我们就饿了。”

        “对呀,要是萧老板不饿,那我们就不饿。”

        梁宽父子都是聪明人。

        外人在场,萧南十有八九不会动手。

        梁辉急忙对佣人道:“快,给贵客上菜!”

        “将酒水拿过来!”

        酒水上桌,桌面上的红酒,每瓶都价值几十万。

        十个美女忙了起来,开酒,倒酒,碰杯。

        但是,他们十个人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讨四个人开心。

        “萧先生。”梁总头冒冷汗,直接拿出了一张卡,“如果之前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萧先生,希望萧先生能海涵。”

        “这里是五十亿,请萧先生笑纳。”

        萧南对五十亿没有半点兴趣,他拿起了一瓶红酒,“梁总,还记得六年前的萧家宴会吗?”

        “我听说,当时宴会的酒水,正是你们梁家的酒业制造,红酒,正是这个牌子,罗米红酒,最低价值十万以上。”

        “这个酒,劲很大啊。”

        “好像当时我们萧家的人都喝醉了?”

        “就连我爸的贴身保镖,都醉的一塌糊涂。”

        梁宽闻言,面色猛变,一片灰白,“萧先生,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不用紧张。”萧南倒了一杯酒,轻轻喝了一口,“现在是吃饭时间,现在不要打扰我的雅兴。”

        “等我吃好了,我们再聊一聊酒的事。”

        “你可要想好,如何回答我。”

        梁宽不明白,六年前,梁家红酒的事,萧南怎么会知道。

        六年前的事,梁宽已经撇的非常干净。

        就算任何人调查,最后也只能调查到柳家,张家,唐家。

        不可能调查到梁家身上来!

        梁宽心如死灰,他一次次对付萧南,现在,萧南还知道这件事。

        萧南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怎么办!

        怎么办!

        酒菜上齐,色香味俱全。

        萧南举起红酒,和冰霜碰杯,“干杯。”

        冰霜细细品着红酒,“恩,不错。”

        萧南上午和冰霜分开的时候,说闲了请她吃饭,傍晚的时候,就打电话来了,兑现承诺。

        说这次私人宴会,有五星级厨师,冰霜非常开心,特地打扮了一番。

        结果来了后,才知道,是在敌人家蹭饭。

        不过,冰霜不介意,南帝请客,在哪里吃她都乐意。

        萧南和冰霜优雅的吃饭,风轻云淡,谈情说笑。

        梁总面色一片灰白,满头冷汗,一言不发。

        梁辉则强颜欢笑,对萧南一脸的尊敬。

        父子两人如坐针毡,内心已经彻底崩了,但不敢胡言乱语,也不敢打扰萧南和美女用餐。

        时间一分一秒推移,父子二人感觉度秒如年!

        内心快爆炸了,憋出内伤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要杀你的人轮着刀站在你面前,刀不停的在脖子上滑来滑去,就是不动手。

        十几分后,萧南和冰霜用餐结束。

        “其他人都出去吧。”萧南对梁宽道:“你们父子留下,其他人,全部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