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36 何时?(预订)

136 何时?(预订)

        “呦,这位小美女是谁啊?来,咱们喝一杯认识下。”说着,田乐伸手就搂向申晓的肩膀。

        “住手!”(“田乐!”)两个惊呼同时响起,除了林雪曼,另一个声音来自田蒙。只是他俩一个是为了阻止田乐冒犯,另一个是为了阻止田乐找死!

        不管怎样的目的,都晚了!

        “咔!咔!”

        “啊!!!!!”

        申晓没有躲开伸来的咸猪手,而是迎过去探手抓住对方的小臂,另一掌成手刀下劈,两声脆响,胫、腓骨齐齐断了!

        田乐杀猪般的惨叫响起,换完礼服的林雪娇刚好再次现身,却又转身回了更衣室,避开了。

        一个中年妇人扑到了在地上打滚的田乐身边,慌张的问道:“乐乐,你这是怎么了?”

        田乐疼得都快昏死过去了,哪里还能说话,只不停的哀嚎着,那妇人还是在那里哭着一遍一遍的问,田家人渐渐聚拢了过来,场面很乱。

        “曼曼、晓丫头,这是怎么了?”林向北走了过来,站在了林雪曼和申晓旁边,嘴里问着,眼睛却看着田家人中的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马上客气的说:“林叔,都是小孩子开玩笑,怎么也把您惊动了?呦,这是雪曼呀,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我年纪大了,久坐实在是乏得很,剩下闹洞房的事儿,就由着年轻人吧。跟你父亲说一声吧,我走了,改天单独叙!”林向北道。

        “行,林叔,那您慢走,回头我和父亲说一声。”中年人陪着笑将三人送出花园。

        田蒙早就叫人将田乐送去私人飞机,毕竟岛上没有医院!

        而刚刚申晓断田乐手臂的手法,田蒙记忆犹新啊,简单、粗暴、有效,如同屠夫举刀劈断大骨棒,野蛮至极!

        ————

        林向北的私人飞机上,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许久没见的女娃娃们,心情极佳。

        “晓丫头伤着没有啊?”他明知故问。

        “老爷子出现的很及时啊,给你个小红花。”林雪曼还是跟自家爷爷没大没小的贫着。

        “林老爷子,给您添麻烦了。”申晓有点不好意思,当时脑袋一热,只有一个念头:敢碰我就废了你的手!

        谁知林向北挥了挥手道:“别太往心里去,和雪曼在岛上好好玩几天吧。要是还有哪个小兔崽子不长眼,废了他第三条腿!”

        “看,我家老爷子多生猛!”林雪曼趁机捧了一句,接着说:“行了,我夸也夸了,问您点儿事呗?”

        林向北似乎极为享受与孙女的这种相处方式,弥勒佛笑容又出现在脸上,点头道:“说说吧。”

        林雪曼看向申晓,申晓会意,说:“老爷子,跟在那个林雪娇爷爷身边的僧人是谁?您知道吗?”

        申晓故意避开了林家本家、分支的字眼,而是挑了个平辈的人起话头,可见心思的细腻,这也让林向北更加的喜欢申晓这个孩子。

        “晓丫头啊,我们林家不是个小家族,是能屹立时代更迭而不倒的家族!这样的家族,仅是靠才干与奋斗吗?这是远远不够的!桌面下的游戏规则,我们也懂!孩子,就像我能看出你的不普通,这不是靠猜测,因为在我们身边,存在着跟你类似的人。”

        林雪曼一直和申晓有着一种默契,对于申晓的身份,从未去深究和挑明,申晓明白,这一定有林向北的授意!

        “最开始我让雪曼与你交好,我承认,有刻意的成分。曾经是我的坐井观天和目中无人,让我得到了这辈子最痛苦的教训!我不能让历史重现!但现在我真心替雪曼能有你这个朋友开心,无关于你的身份。”

        “老爷子,你跑题了。”这么感性的爷爷让林雪曼有些别扭!

        “哦,呵呵呵,是跑题了,唉!老喽!”

        “爷爷!”

        林雪曼几乎不当着外人的面直呼爷爷,这一声把老爷子叫得热泪盈眶啊!

        “林家供养了几个特殊势力,其中这个雅利安帝坛最是与林茂安臭味相投,今天那个僧人就是那里的人吧。”

        其实林向北知道的更多一些,但是现在还不是告诉这些孩子的时候!

        “看着不像是咱们华夏人啊?”申晓接着问。

        “嗯,他们是属于南天竺地区的。”

        “怎么?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林茂安那个老狗腿子!”见林雪曼骂得痛快,申晓投去询问的眼神。

        “哦,林茂安就是林雪娇爷爷。”林雪曼马上解释道,然后又说:“晓晓,你还有啥问的不?一起问。”

        “没有了,没有了。谢谢老爷子。”

        申晓心里有疑惑,青璃说了,华夏以外的灵者,她已经下令不允许擅自进入,那这个什么帝坛是怎么回事?不是灵者?还是能避过青璃?

        她需要找青璃再核实一下。

        “丫头啊,你想做什么,我们漠北林家全力支持你,别有顾忌。”林向北满脸慈爱的说。

        “啊?”

        这句话把申晓说蒙了,自己现在说大天了,也就是个学生,有点小实力搞搞副业赚点买书钱而已,怎么也扯不上漠北林家吧?

        “呵呵呵呵······丫头记住老头子这句话就行,林家,有钱!”

        申晓在林向北和林雪曼两人之间看来看去,真不愧是一家人!

        ————

        林向北的私人飞机飞走了,林雪曼却说度假刚刚开始,拉着申晓回了酒店。

        一进房间,就看见朱笑可衣冠不整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如同一只惊弓之鸟看向门口!

        “哇······你们总算回来了!!!”

        见是申晓二人,他马上就扑了过来,锁紧房门,滑坐到地上,满眼恐惧的看着林雪曼。

        “这里的老女人都疯了!内分泌严重失调,跟发了情的老猫子似的!林雪曼!你说,你是不是故意陷害我,把我这娇嫩的小唐僧推进盘丝洞!你还是不是人啊!!!”

        59

        玉辉的杰作

        “你以为钱那么好赚吗?”林雪曼对朱笑可嗤之以鼻!

        “朱大师,帮我守个门呗?”申晓看着地上耍赖的人,认真的说。

        “等等。”

        朱笑可冲回自己的卧室,片刻,恢复原貌出来,将换下的改良中山装搭在了沙发上,委屈吧啦的冲林雪曼说:“林老板,你也看见了,这属于工作损耗。还有,我要求工伤鉴定!”

        “没问题!必须找到这群元凶巨恶,让她们负责到底!”林雪曼掀了掀沙发上被毁掉的衣服,赞同的说。

        朱笑可嘴角抽了抽,毅然扭头看向申晓:“晓富婆,刚刚你说什么?”

        “我需要······嗯,有些事情要做,这期间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是任何人!”申晓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强调“任何人”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