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29 寻(预订)

129 寻(预订)

        “你知不知道,它要多少岁月才能成型?要经历多么复杂的地壳运动?不停地熔融、结晶、受压、再结晶······孤独的在黑暗中慢慢的蜕变······”林雪曼在那堆石头中抓起一块,珍宝般的捧着,声情并茂的讲着,如同在演歌剧一般,夸张的比划着!

        “可你!!!居然要打碎它们?!——凶手!”话锋一转,林导演的剧已经到了惩治坏人的部分!

        申晓有点低估了林雪曼受刺激的程度,拍开顶在自己额头的食指,嘴上无奈的说:“我不想那么惊世骇俗,分成小块不是一样卖嘛!”可心里却想的是,如果床上这堆也是这么形成的,没准自己会稍微珍惜一点的。

        林雪曼重新盘坐回床上,双手插进小石堆中,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猛然变脸吼道:“干了!”

        吓申晓一激灵!

        林雪曼在将床上的各种宝石一小堆一小堆的分开,声音恢复正常的说:“晓晓啊,这么多稀有宝石,你要如何编辑来源故事呢?”

        “编辑?”申晓抓住了林雪曼的怪异用词。

        “就像给偷渡者一个光鲜并不怕推敲的身份,懂?这世间上哪颗名宝背后不是一片血腥,依旧阻止不了人们的趋之若鹜,无论怎样不堪的过往,只要重新罩上华丽的外衣,仍然光彩夺目!”

        她说完,推出只有5颗宝石的小堆,一副资深专家的做派继续说:“这几颗还有操作的可能,目前所知的矿区储量上说得过去,这身份也好靠上去。”

        然后又指了指数量最多的一堆,恨恨的说:“这些,目前地球上的矿藏几乎枯竭!中间这么大个儿的随便拿出一个,都得被怀疑是不是外星人光年前偷了,又还回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申晓在考虑要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不能每次都这么一通瞎拿呀!

        目光扫向最后能有十几个美丽彩宝的一堆上,下巴一努,随口问道:“这些呢?”

        “不认识。”林雪曼极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后,马上又疾言厉色的说:“至于你说的切成小块儿这事,我坚决不!同!意!”

        “那些不是宝石吗?”申晓问道,明明看着很漂亮啊?

        “哎哎哎,注意重点好不好,我说我不同意切宝石!”见申晓还在哪壶不开提哪壶,林雪曼削了她一眼,又强调。

        申晓笑了,原来是某大设计师的自尊心问题啊!

        “姐你不同意切,是觉得可惜是吗?完全没必要,我这有更好的,这些不算什么。”申晓纳闷了,自己的石头切不切的,雪曼姐干嘛这么纠结啊?难道这也是设计师的为道精神?

        嘭!

        林雪曼直直的倒向了申晓的大床,眼神直勾勾的,完全“躺尸”!

        申晓笑嘻嘻的爬过去,对着看都不看自己的“尸体”说:“在我们这群人里,妹儿有的是这种石头。”

        申晓在用当初林雪曼的那句“姐有钱”开着玩笑,而林雪曼也“诈尸”猛攻申晓的痒痒肉。

        姐们俩笑闹了一会儿,齐齐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林雪曼说:“咱筹备个珠宝设计室吧,你的这堆烂石头就挂这里,明面上设计室设计珠宝,暗向里主营你的这些破石头,你赚你的,我营我的,宝石我来把关,找人’挂新泥’。”

        “原来你说’干了’是这个意思啊?”申晓没吃惊,也没再矫情。

        “那可不,我这闲散大小姐哪是那个劳碌命呢?要不是为了你这丫头,我才懒得出山!”

        “谢啦,姐!”听林雪曼的分析后,申晓发觉真是自己想简单了,那这给宝石贴身份的事,自己是真做不到的。

        “嘿嘿,光嘴谢可不行,以后我的设计,必须优先提供原石!”林雪曼霸道的说。

        “这不是小事儿嘛,还用您开口?这回我不就颠颠的送上来了吗?”申晓立马一副狗腿子做派,起身给林雪曼轻轻垂着手臂。

        “对了,晓晓,这事儿不能瞒着我家老爷子。”林雪曼说。

        “嗯,我本就想得简单,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只是想低调点。”

        “低调?哼!”起身又看了一眼宝石堆,林雪曼一翻白眼:“我去给老爷子备个案,有大事儿他兜着。”

        “替我谢谢爷爷!”申晓也皮道,哪还有与林家初见时的矜持!

        林雪曼走回隔壁自己的卧房,关上房门,一脸凝重的拨通了林老爷子的电话,语气中不再有方才的轻松。

        说出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想法后,她继续道:“爷爷,我知道您一直在韬光养晦,为了我处处忍让,一点一点的退下来,我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你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撼动林家的基业?”电话里林向北那睿智的声音传来:

        “曼曼啊,申晓是爷爷看好的,你们好好相处。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林家那边?”林雪曼欲言又止。

        “呵呵呵,我很好奇晓丫头到底拿出多少东西,把我眼高于顶的孙女都给整傻了?”

        见爷爷有意岔开话题,林雪曼只好顺着和老爷子聊了起来。

        放下电话,林雪曼将脖间一条项链拉出,打开一个硬币大小的椭圆雕花相片坠,里面有两张照片,一面是林雪曼俏皮的搂着林向北,一面是一对贵气的中年夫妇,轻轻摩挲着照片,林雪曼有点出神了!

        ————

        h市林家老宅。

        林向北放下电话,继续在书柜上找书看,目光落在一个蓝色套书匣上,打开匣上的盘扣,从中抽出一本,书是线装本的,微微泛黄的纸页,明显被经常翻动,书名是《曾国藩家书》,右下角有三个写得极有柳公权风范的毛笔字:林桑洲。

        要不是林向北,主家可能早就遗忘了在北方的黑土地上,还有一支血亲。

        当时,正逢林家即将跌落神坛的飘摇之时,漠北林家的崛起,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稻草!林向北的才华和魄力,也成为了整个林家的倚仗,如同一位开疆复土的将军,迫使各势力不得不重新划分利益天平!

        主家的人们看到了希望,也感到了恐惧,对改朝换代的恐惧!这恐惧不仅来自林向北,也来自更为出色的林桑洲——林向北唯一的儿子!

        在送走儿子、儿媳的葬礼后,林向北回到了h市的老宅,几乎是避世不出,都以为他怕了!垮了!

        无人知晓,他只是在等待,等待孙女的选择!

        如果林雪曼就想置身事外,那他就陪着她、保着她逍遥快活;如果林雪曼选了她父亲的路,他也会为她老将挂帅,冲锋陷阵!

        摸着儿子最爱看的书,脸上流露一抹自豪的神情。

        儒雅的气质和温吞的说话方式,怎么能让人相信,林桑洲才是这个家里的大野心家!

        翻开第一页,再见那遒媚劲健的字:吾家,三舍三方足以;余土,征服之兴尔,其乐无穷!

        “臭小子!”林向北笑骂,眼里有泪光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