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23 难(预订)

123 难(预订)

        “真tm的是恶趣味!”

        西南大山密林中,两座山峰交界的夹道,完全被青灰色的毒瘴笼罩,其中间或传来青璃的怒骂,渐行渐远!

        ————

        既然火龙钟灵并无异样,这种抽风使小性子的行为,申晓觉得不能姑息!

        想她手中八大钟灵,也就山脉比较顺和,愿意露露脸,其他的各个都跟祖宗一样,没一个搭理她,也不差火龙了!

        “犬月天女,方才在赤域您和我说的话,我记下了!”申晓说。

        没想到重炎却在这时说道:“青璃辖主对赤域有隔阂,我们理解。大帝的决定,我们这些本就受益的子嗣,没有资格置喙!我有愧疚和惦念,却使不上力,只能托于晓大人,实在又是极为自私之举。听素心所讲,此事绝不简单,所以我请求您,将前因后果转达青璃大人,不要擅自行动!”

        素心也紧紧的抓着申晓的手,点着头。

        “你们是担心我能力太弱,有危险吧?”申晓洒脱的笑了笑,接着说:“认识青璃,进入四区以来,我一直都在做着德不配位的事情。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就是现在,我也这么想。我责怪过青璃,什么都不交代清楚,可谁想过也许就连她,也是当局者迷?无极界存在的岁月太长了,你们看似周而复始的永生,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变化吗?就算四区没有,其他辖区呢?这太复杂了!重炎首席,您说的对,青璃才是四区的辖主,有她在,我就有靠山!我从没想让自己舍身取义,但是,我现在已经在这里了,即使再弱,也有我能做的事情!你们放心。”

        最后四个字,申晓是对素心说的。

        犬月僵硬的嘴角竟轻轻翘起,说道:“火龙钟灵一直都尽忠职守,这次确实逾越了。”

        ————

        毒瘴淡了,夹道却越来越窄,成了一个喇叭口,连着一条只有两人并排能过的一线天,这里很暗,只有前方和头顶有两线光亮,那便是出口了!

        踏入一线天,青璃顿感灵觉一松,冷哼了一声后,下一秒人已经出现在前方一线天的出口处了!

        入目的景象却让青璃有些难以接受!

        想那当初的不周山,乃高绝之处,连通天地,左右睥睨,昼有日化,夜有星光,神木丛生,珍兽其中!而那老东西既然用了“不周”以名这里,可见一斑!

        可现在呢,残壁断瓦间只有零星的几座还算精致的阁楼危立,而写有“悬空门”的正门牌匾前,但凡是空地上,全部都是坟头!百余座坟头!

        走到最近的一座碑前,只书“不周九阴子”!

        “混蛋!蠢货!”青璃又骂,骂定了这规矩的、也骂从了这规矩的!

        环视着谷中景致,绿荫环绕、百花齐放!却镇不住这萧惨死气!

        “唉!”

        轻叹着一手轻抚,坟间刚冒头的杂草尽除;双手托举,谷周鲜花尽摘,分落至每块碑前。

        她转身,离开。

        ————

        “小姨,你等我,安安成年,便可去护你!”申晓看着面前高度只和自己差一个头的安安,有些错然!

        “你只要好好的在这里成长,不许再掺和!!!”申晓心里发过誓的,绝不让这孩子再有危险!

        谁知安安竟倔强的回看着申晓,无声的表示着自己的坚持!

        申晓转头看向素心求助,素心却说:“晓晓,我们董家的事牵扯甚大,其实我对那个家族并无感情,只是你为司火部、为四区定会去查,我和安安担心你!用龙熔石重塑了灵源,无法离开赤域了,但是安安不同,首席和天女发现,安安并不依赖无极界。”

        “胡闹!!!他还是个孩子!素心姐,难道你忘了他遭过多少罪吗?你是她的妈妈呀!!!”申晓有点激动的打断了素心的话,她似乎又看见了当初那个满身刀疤针痕的男孩儿!

        “晓晓,你听我说,不是现在,是等安安长大,他是祝融的后裔,他有能力的时候······”素心赶紧解释,其实她何尝舍得,她多想自己出去帮申晓!他们母子的命是申晓给的,她要申晓安全!

        “不行!我不同意!什么时候都不行!我是未来辖主,我不点头,我看你们谁敢!!!”申晓厉声说道!

        申晓很少发脾气,但是她要是真怒起来,身上的戾气其实很重!在场的人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就连岚哥儿都蹦起来躲到了犬月身后。

        申晓眯眼扫了一圈,她看到了一双双微惊的眼睛,最后对上安安的金眸!

        安安心里有怯,此时的小姨是不同的,但他没有退缩,仍然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坚决!

        申晓皱了皱眉,抿着唇向外走去!

        这殿里静默了许久,才听犬月幽幽说道:“我怎么感觉到了一丝星运?”她是天女,身体里有帝俊的血脉。

        重炎也从震惊中回过神说:“很霸道!”

        看到素心担忧的神情,犬月说:“你无需再担心了,咱们这位晓大人可不是个普通的!青璃大人到底从哪里找到她的?”

        安安一直看着申晓离开的方向,执着的说:“重炎叔,犬月婶,妈妈,我还是要护她!一直在她身边护着她!我会努力修炼的!”

        ————

        申晓觉得一定是赤域的能量影响了自己,脾气才会失控。改天吧,改天得找素心姐和安安好好解释!

        站在回廊的石盘上环视一圈,目光落在白域的链接处,一拍手,申晓想起个事儿,脚就已经迈入了白光中。

        每次来这珠光宝气的“海山”,都像做贼般摸一两块就走,这回她可打算一劳永逸一下!

        抬脚踩上去,心里暗爽,华夏最奢靡的皇帝,也不可能如此足下奇石珍宝如履平地吧!

        走了几步,申晓就下来了,不为别的,硌脚啊!!!

        从兜里拿出了布口袋,她还是蹲在了山脚下,扒拉来扒拉去,根据一个标椎:不问贵贱,只挑小的!

        周围的灵兽起先还会好奇的走过来看看,慢慢的,这边就只省一个小身影,沿着山缘蹲挪着捡石头。

        “你抓虱子呢!”

        “啊!”(“啊!”)

        突兀的声音响起,申晓被吓得叫了起来,而发出声音的这位也跟着叫了起来!

        “你走路不带声儿的啊?”看清是玉辉,申晓没好气的说。

        “做贼心虚!”玉辉瞄了一眼申晓手里的布口袋,挖苦道。

        “我虚什么,光明正大!在阳世给你买书不要钱吗?”在玉辉面前,申晓现在就连遮掩都懒得遮掩,继续蹲下去扩充自己的小金库!

        一听申晓这是为了给自己买书,玉辉立即笑得如花儿一样凑过来,也跟着抓石头往袋子里投。

        “这破石头能换书?!阳世的人都什么怪癖好?!来来来,多装点儿!”

        “哎?这个不要,太大了,要精致点的!······这个也不行,你用点心!······那个,诶,对,就那个,蓝的。”正好申晓蹲得腰酸,白来个劳动力,不用就真是蠢的了!

        “最近看见青璃了吗?”任劳任怨的玉辉突然说。

        “呵呵,发现了?”掂了掂满满的布口袋,申晓也没打算瞒着。

        拍了拍手上没有的灰,玉辉站起来说:“能跟你联系,就不会跑太久。”

        “嗯,好像是因为不周阁九阴家。”还是要给青璃找个冠冕堂皇的由头,毕竟是自己师傅嘛!

        玉辉听后竟然叹了口气道:“何苦呢!这九域里,玄域自成一体,青璃排斥赤域和紫域,时不时的会去橙域打架······”

        “去橙域打架?为什么?有仇?”申晓八卦之心砰砰跳动了!

        “没仇,就是讨说法,具体的你问青璃!”玉辉自觉说漏了嘴,赶紧岔话题:“你拣够了赶紧滚出去给我买书!”

        “不想说就别开头儿嘛!”申晓不满了。

        “说秃噜了。”玉辉耍起了光棍儿。

        “哼!”申晓准备走了,她有下一步计划。

        “御土果的事情做得漂亮!”身后玉辉如同一个夸奖自己娃的老父亲,骄傲的说。

        申晓举起手臂,比了个“大拇哥”,喜滋滋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