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19 开始喽(预订)

119 开始喽(预订)

        天空灰蒙蒙的,大片的雪花更加悠闲的飘着,这片寂静的松树林边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他走到熟睡的申晓身边蹲下,伸出手戳了戳,嘴里嘟囔着:“不会冻死了吧?”

        瞧了一会,眼见地上这位,一脸的怪异微笑,均匀的呼出白色雾气,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美梦!

        接着他又看向那一身几乎被鲜血涂满的黄色羽绒服,一脸的不可思议!

        “早知道就不穿白色滑雪服了!很贵的!”嘴里抱怨着,他弯腰扛起了申晓。

        “哎呦!这什么东西?”

        申晓双臂自然垂在他后腰处,手里还抓着那根漆黑木棍,随着他走路的幅度摇晃着,不时打向他的屁股,虽然不疼,却很别扭!

        来人也想过把这个木棍丢掉,无奈申晓攥的太紧了!

        猴儿山的山脚下,停了一辆四驱大jeep,四个轮胎上都挂着防滑链条,车没有熄火,白衣人打开后座的门,不客气的将申晓丢在了后座上,根本没管她的姿势是否舒服,自己只是靠着车门喘粗气!

        “看着没什么肉啊?怎么这么重!”大口大口的呼着白气,他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坐进了驾驶座。

        汽车动了,没有开向寒阳村的方向,而是驶入白茫茫的雪雾中,在旁人看来现在的天气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公路,但他却十分镇定的开着!

        将近1个小时候后,汽车终于离开了降雪区域。

        高速服务区内,车停稳后,他便下车摘了防滑链。

        而申晓早就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木棍继续睡!

        ------

        申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北风萧萧,小女孩手里只有一盒火柴。

        好冷啊!

        她毫不犹豫的一根一根划着,虽然火光微弱,却仍有丝丝暖意······

        又回到了那个每晚许愿的阳台,这一回女孩儿很安静,只是拄着下巴仰头,看着天空中闪亮的北斗。

        突然身下的小阳台动了,变成漂浮的热气球,升向星空,女孩儿笑了,伸出手去抓那离得越来越近的“小勺子”!

        快了!快了!马上就抓住了······

        “吱!!!”

        砰!

        星星没了!身上却撞得生疼。

        申晓被夹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咒骂声!

        侧头看了看,旁边有个长椅,自己却躺在椅下!想爬上椅子,发现手里还握着根黑棍,反应了一会儿,把它丢到一边,努力坐了起来。

        自己原来在一辆车里。

        司机这个时候还在开着车窗冲外面口吐芬芳,背对着自己,冷风吹进,申晓打了个冷颤。

        “阿嚏!”

        司机马上回头看了一眼,丢了句:“猪,醒了?”就又转过去继续奋战了!

        申晓爬上后座,看了看窗外,判断了眼下的情况,静静的看着朱笑可“炮轰”旁边汽车的司机。

        对方可能真是有愧在先,一直也没怎么回嘴,但申晓见对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还有那一身的腱子肉,凉凉的说道:“差不多得了,小心揍你啊!”

        朱笑可真就停了下来,打开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热情不减的说:“他敢!就你现在这形象,简直就是镇车神兽!我借他个胆子!”

        申晓低头,自己鲜黄的羽绒服几乎被血液浸透,深深浅浅、点点片片的,确实很触目惊心!

        “也是,不过,报警是肯定的了!毕竟解救被虐少女,是社会正义感的体现!”申晓说着,坏笑着就要去按车窗的控制键。

        咔哒!

        “别别别!祖宗,我错了,现在就走还不行吗?”朱笑可在驾驶座立即锁了全车的车窗按键,车重新开起来!

        申晓才不管他和谁打架呢,只是一直吹进的冷风,让她身上阵阵发抖,极为不舒服!

        “行李在后面,还是换一身吧,越看越像个女鬼!”

        后备箱里申晓的行李包旁边,还有一件没有拆封的雪地冲锋衣,看来朱笑可这个家伙还挺心细的,不过这颜色······

        身上的衣服浸着血裹在皮肤上,实在潮湿粘腻不舒服,申晓想了想只拿出一件保暖卫衣,将双臂缩回羽绒服里,慢慢的替换着衣服!

        “你们女孩子还真是有办法啊,这样也行?”朱笑可看着后视镜有点失望的说。

        “还不是被你们这些爱偷窥的猥琐大叔逼得!!!”申晓再拉开自己那件羽绒服的时候,里面已经换好了新卫衣。

        “不是,猥琐也就算了,我哪里像大叔了???”朱大师不满了。

        “嗯,确实不像大叔,朱大婶!”申晓满脸嫌弃的拆开新冲锋衣的包装,嘴里不客气的回怼着。

        “留些嘴德,小心找不到婆家!”

        朱笑可嘴里挖苦着,眼睛却通过后视镜将申晓看个仔细。背这丫头下山的时候,曾粗略的看了一下她身上的伤,没有再流出新鲜的血液,呼吸、脉象也都很平稳!可是当时她的模样实在凄惨,自己又没有办法脱掉她的衣服仔细检查。那羽绒服上的血量可不像擦伤出来的,朱笑可一直提心吊胆的观察着,现在看她换了干净的衣服,身上没有在出现新的血印,这才真正放心!

        “真是个妖怪!”收回视线,他低喃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咱这是回家吗?”申晓把头探到前排,将朱笑可放在副驾上的白色滑雪服拽走,看见上面醒目的血污,笑了笑,退回后座往身上一披,舒服的枕上自己的行李袋。

        “嗯!”

        “那您受累了,连开车都会,朱大师真是全才……”人一倒下,虚弱感立即涌来,申晓的彩虹屁还没说完,就已经又沉沉睡去!

        “少说漂亮话,这回小爷我亏大了!这衣服、这油钱,你得给我报了!”朱笑可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申晓的声音,接着又说:“怎么的呀?说到钱就怂了?这也不像我家富婆的作风啊?”

        还是没有听见回音,朱笑可快速的扫了眼后视镜,什么也没看见!他马上将车停在匝道上,转身盯着面色苍白的申晓,一脸严肃。

        在酒店的时候,他明明感觉到这丫头身上有某种力量,帮助她吸收灵气修复身体,这一身的血却没有伤口就是证明。

        可是现在,朱笑可却只在申晓身上感受到气血亏败,这一路没有丝毫的改善。他不想探究申晓的隐私,毕竟自己身上的秘密并不比她少,她不也从没有过问吗!

        从贴身的腰包里再次拿出绣锦包卷,展开金针落,须臾起针,他又咬破食指,嘴里念念有词,直点申晓眉心,血珠瞬间隐没。

        做完这些,朱笑可也觉疲惫,这种状态实在不适合夜间开车。

        朱笑可选择了m市中途休息,第二日睡饱后才又开车往h市赶。

        申晓只是吃吃睡睡,那种变态的恢复能力没有再出现。

        但她有翎羽,其自行运转改造身体这事儿可一直没停,所以当车开进h市的时候,申晓已经又是美少女战士一枚了!

        “终于回来啦!回家!回家!回家!”申晓喊着口号,激动的在后座催促着。

        “你在山上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朱笑可问道。

        “你怎么说话呢?”被他这么一提,申晓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对了,朱大师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们心有灵犀呗!”朱笑可嘴上跑火车,心里却骂着申晓蠢,被自己下了追踪符都不知道,不过他也没打算说实话!

        申晓一撇嘴:“切,不说拉倒。”

        接着又满脸灿笑的说道:“兄弟,你救我,我养你!”

        “呦!申小富婆,打算把我扶正了?”

        “嘿嘿,不过本宫身边不留男人,你委屈委屈,哀家授你葵花宝典!如何?”

        俩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没边儿的话,心下却同时暗笑着对方的表里不一。

        越是有故事的人,越擅长粉饰太平;越是真诚的人,越拒绝敞开心扉!话不必多说,理不必深究,顺心而为,依行可鉴,此为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