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15 闭关开始(预订)

115 闭关开始(预订)

        房间很干净,客厅的两边各有一间配卫浴的卧房,申晓冲进一间,捧着水池子继续干呕,吐的全是苦胆水!

        朱笑可简单整理了行李,倒了杯热水拿了点面包才走进申晓的房间,谁知却看见她裹着羽绒服,歪斜在床上睡着了。

        申晓身上有一种力量,让朱笑可无法抵抗的想靠近,他觉得这一定与青璃背后的秘密、与自己家族的秘密有关!十几天的相处,可以断定申晓知道的不多,这女孩儿不做作、不矫情,表面平平淡淡,却很为别人考虑,待在她旁边让人很轻松,朱笑可有些喜欢这个小妹妹。

        九阴家博学杂闻,千余年的底蕴,朱笑可称自己为方术家,其实都很谦虚了!他很早就发现申晓的印堂隐隐有红光闪过,虽说不会伤及性命,自己还是不愿意看见她受伤,于是便跟了上来!

        现在看见她这副凄惨模样,朱笑可有点哭笑不得,把水杯和面包放在床头柜上,想了想,将被子直接盖在了申晓身上,转身就离开了。

        深夜,申晓沉睡着,周身一层红光微闪,隐约间,可见空气中有淡红色的气流流向她的身体,原本苍白难受的脸,渐渐红润安详。

        另一间卧房里,朱笑可看向申晓的房间,淡淡的笑了一下,也睡下了。

        好热!好渴!好饿!

        “呼!!!”申晓猛地坐了起来,蒙头转向的看了看周围。

        窗外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白雪的反射,让夜晚亮如白昼。

        随手抓起了床头的面包塞进嘴里,一杯凉水浇熄了燥热,舒坦!

        脱掉厚重的棉衣,重新钻进温暖的被窝,继续睡······

        朱笑可洗漱完毕,走出卧房,就看见申晓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出门了。

        “昨天,谢了啊。”申晓套着雪地鞋说道。

        “你没事了?外面这么大的雪,你还要出门?”朱笑可有点被申晓的恢复能力吓到了。

        “我很好,咱各忙各的,完事儿好早点回家。”也没等朱笑可的回答,申晓就走出了门外。

        朱笑可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开始慢慢的穿起了一层层棉衣。

        这半宿的雪下得真是疯狂,踏出酒店门,雪直接没到了脚脖子,天空如漏了一般还在继续撒着雪花,满眼的世界都是白色。

        紧了紧衣领和帽子,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寒阳东村。”

        司机师傅听了这个地名后,没有启动车子,而是转头对申晓说:“妹儿啊,这天气往村子走的路可不太好开啊。”

        “去不了吗?”

        “那倒不是,最好走高速,安全些,就是不能给你送到村子里了,你需要自己走一段路,成不?不然车窝里面我就出不来了。”

        申晓想了一想说:“也行,只要给我送到那附近就行。师傅,能给我留个电话吗?我回来的时候可能要麻烦您去接我一趟,价格我给双倍。”

        师傅一听,马上就笑着说:“好说,好说,不过咱有言在先,雪天还得走高速。”

        “好,谢谢您啊。”

        “客气,客气,咱这小镇啊,说是外贸中心,可是面积太小,我这出租车平时也没什么活儿。你放心,只要路能走,我铁定接你。”

        眼见着来了一趟大活儿,司机师傅的话也多了起来。

        “师傅您知道那附近有座猴儿山吗?”申晓借机问道。

        “那咋能不知道,我们小时候还经常去爬呢,原来那山上有很多抗战时期留下的地堡,现在很多都塌了。”

        “那山上还有人住吗?”

        “没听说过那地儿住过人啊?猴儿山说是山,其实就是个丘陵,一眼就能看到顶儿,草木却极茂盛,没法住人。”

        申晓没有再接话了,拄着下巴看向车窗外,头疼啊,看来地址中的“7号”绝对不可能是门牌号了!

        司机的话一点没有错,这个边塞小镇真的不大,车开了没几分钟就离开了市区,周围全是山峦,一座挨着一座,山上针叶松柏挂雪傲立,落叶枯木迎风摇曳。

        路上司机师傅还指着其中的几座介绍了名字,稀奇古怪的,申晓也没记住。雪天车开的慢,但却很稳,半个多小时,在一个高速出口处,车子停了下来。

        “车不能再往前开了,你就顺着这条道儿往前走,也就不到2公里吧,就能看见寒阳东村了,村后有条旧铁路,旁边就是猴儿山,特别好找。”师傅热心的说着。

        “谢谢您了。”申晓付了钱,留了电话就下车了。

        路的两旁全是开垦的地,冬天农闲,堆积了厚厚的雪,也没有什么遮挡物,风就打着旋儿掀动起一人高的雪雾,让人睁不开眼。

        从背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滑雪镜和徒步手杖,只能根据已经覆盖了几层雪的辙印判断,这脚下还是有路的,路很难走,但对于申晓来说却还好,并没有觉得特别冷或是辛苦。

        起初眼前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大约20分钟,依稀能瞧见有些房子的轮廓,小村只有几趟房,被雪蘑菇覆盖着,别有一番景致,村间也没有人,只有申晓穿过时留下的一排孤独的脚印。

        没想到现在还会有这么古老的铁路岗台,小小的黄色砖房旁一根红白相间的护栏横在铁路上,这里明显已经很久没有火车经过了,铁轨上的积雪都没有清理。

        眼前这就应该是猴儿山了吧,真是很突兀的一座山,就那么立在路旁,树木确实极为茂密,看不见有上山的路。

        一手抓着旁边的树干借力,一手拿着手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上爬着,触目可及的只有白白的雪和黑黑的树枝,大约到了半山腰,申晓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这座山上居然没有一座坟!

        遥想自己有几年坐火车特别爱数坟头,数着数着就发现,但凡山里的村落附近,必有坟碑,这也是因为交通不发达,祖上的阴宅离家近一些,方便祭拜。可这猴儿山的山下有村,山上却没坟,着实怪异。

        没有继续往上爬,选了右边的方向继续走,这边有一小片空地上没有树木,显得挺特别的。

        “啊!!!”

        砰!哗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