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14 追赶(预订)

114 追赶(预订)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也不知道青璃师傅跑到哪里去了,这电话总是打不通,难道是回四区了?要不要回去看看?

        这两天彻底清闲了下来,那个一天五顿饭的朱大师也是窝在他改造的“书房”里,据他说是在修复一副古字画。

        不过,三餐时,他还是会准时出现做饭。

        朱笑可走进客厅,就看见申晓拿着手机发呆,“你师父应该是去不周阁了,那里没信号。”似乎猜到了申晓在干什么,朱笑可说。

        没信号?不会又是一个类似四区的地方吧?

        “别想了,吃面行吗?”

        “哦,随便。”说实话,这做饭的活怎么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让朱笑可包了,申晓还是想不明白,虽然他手艺确实不错。

        “你不是方术家吗?还会修复古字画?”申晓接着问。

        “古书字画这些东西损坏了怪可惜的,算是爱好吧。”朱笑可答道。

        “这爱好有那么点高尚啊,和你的人设不符。”申晓其实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钦佩之意,结果话出来就有点变味儿。

        “那我是改人设呢?还是改爱好呢?”朱笑可顺着说。

        “您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我定了明早的车票,估计快了两三天就能回来。”

        申晓昨晚在网上查了一下当初青璃师傅给的地址,没想到全华夏叫猴儿山的地方居然有几十个,不过申晓要去的,在一个塞北边境小镇附近,从h市过去除了火车,还需要坐客车。

        只是送个东西,申晓相信青璃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地。

        毕竟现在的自己已经和从前不同了,虽然翎羽和赐符还用不明白,但自己从不是娇滴滴弱不禁风的女孩儿,所以申晓对独身上路是一点也不怵的。

        “知道了。”朱笑可笑眯眯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应了一声。

        ————

        华夏的东北边境,沿着连绵的群山,所以这边境小镇也是坐落在山坳子里,火车只能到达最近的平坦地区,之后就要看天气了,下了雪,高速就要封路。

        申晓运气很好,今年这被称为雪原的地区降雪量相对较少,客运比较通畅,即使是这样,车窗外也是白雪皑皑,只有这高速公路,如同一条黑带子,在一座座山峰间围绕。

        大巴内暖气充足,座位也宽大舒适,就是这路左绕右绕,上坡下坡的,不到一个小时申晓就觉得胃内翻滚,喉头发紧——她晕车了!

        隔壁的阿姨见她脸色苍白,便问道:“晕车了?”

        “嗯,有点。”申晓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费劲的说。

        “吃晕车药了?”热心阿姨又问。

        “没有,没想到自己会晕的这么厉害。”

        “唉,现在的孩子啊,都不懂得照顾自己,来,姨这儿有晕车药,这还有还几个小时呢,吃上总比不吃强点儿。”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白瓶,倒出一粒给了申晓。

        申晓以前坐船的时候吃过这种药,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学医,看了看药没有问题,道了声谢,就把药吞了。

        晕车药吃了后人会犯困,申晓只记得自己在第一个高速服务区休息的时候,下车吐了个干净,之后一直都迷迷糊糊的睡着,恍惚间感觉身边的座位换了人。

        这种长途客车虽然大部分都是直达,不过有时候司机会利用中途下车的空座赚点外快,也是常有的事,正规客运公司的车,安全性是很好的,申晓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

        睡着后时间过得很快,再次睁眼睛,天已经渐暗了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4点,自己竟睡了2个多小时,这山里落日的时间好早。

        快到目的地了,申晓坐直了麻木的身子。

        “睡醒了?喝点水吧。”一瓶开了盖的矿泉水递到了申晓眼前。

        “谢谢。”还没完全清醒的申晓顺势接过水瓶,想也没想就往嘴里送,边喝水边把头转向了邻座的方向,一张白净的娃娃脸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噗······咳咳···咳咳···咳咳···”

        这娃娃脸还是笑着抽出纸巾递给申晓,又抽出一张平静的擦着自己脸上的水。

        “激动什么?才一天没见,这么想我吗?”

        “你!咳咳咳···你怎么···咳咳···你怎么在这?”申晓拍着自己的胸口,试图把呛进气道的水咳出来,嗓子眼儿火燎燎的。

        “是啊,真是巧了,咱俩又碰上了,瞧瞧这缘分。”

        “信你个鬼!你跟踪我!”

        “我是那样人吗?顺路!只是顺路!”朱笑可嘴硬,接着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女娃娃真是虎啊,别人给啥吃啥,一个人也能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估计把你卖了都不知道吧!”

        其实申晓不是没有危险意识,只是身上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值得别人惦记,加上自己是真的难受,就没顾及太多。

        “你少转移话题,干嘛跟踪我?”

        “都说了是顺路!你也别转移话题,你这危险意识有待加强啊!”

        见朱笑可死不承认,申晓就没再吭声,不管怎么说,碰都碰见了,还能拿他怎么办?愿意跟就跟着吧,去猴儿山7号的时候甩掉他就好。

        接下来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申晓又开始晕车了,要不是客车到站,估计她都得吐车上!

        冰天雪地里,申晓蹲在路旁干呕着,朱笑可拿着两个人的行李无奈的说:“你住哪?我送你过去。”

        “呕!”

        “都下车了,还吐啊?”

        “呕!”

        申晓根本就停不下来,胃里又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

        这时候有人经过,看到这个场景,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朱笑可。

        “咱能先离开这儿吗?你现在这样子,就好像我把你怎么了!”

        “呕!”

        申晓努力压制着,终于抬起头,冻得通红的脸蛋上全是鼻涕、眼泪。

        “哈哈哈哈······”

        可惜啊,朱笑可就不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再说,他也不觉得申晓喜欢被当成“香”啊、“玉”啊的。

        “笑够没有?”申晓用衣袖胡乱的蹭了蹭脸,摇晃的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座边境小镇是华夏与沙国的通关口岸,进出口贸易是很发达的,所以这不大的镇子建设得十分现代,也有不少知名酒店。离客运站不远,就有几家看着很豪华的。

        申晓抬手指了一家最上档次的,一把抓住朱笑可的肩膀,“就那家了,扶哀家过去。”

        “你吐傻了吧?”朱笑可看着有点不正常的申晓,挖苦道。

        “别墨迹了,我难受死了,你不送我去,我吐你一身啊!”申晓咬牙威胁道。

        其实申晓不是为了穷讲究,非要住好的,只是这家酒店离着最近而已。

        “欢迎光临,有什么可以帮您?”大酒店的前台都很有礼貌。

        “办理入住。”朱笑可扶着申晓,客气的说。

        “请问有预约吗?”

        “你预约了吗?”朱笑可转头问申晓。

        申晓摇摇头,朱笑可看向前台,说道:“没有。”

        “您要几间?”

        “两间。”

        前台看了看朱笑可和申晓,然后说:“抱歉,我们这边已经没有空余的标间了,要不这样,二位如果是朋友,可以选择商务套间,里面有两个独立的卧房,就是费用高一些。”

        “行,就这个吧。”申晓抢着说道,因为她又想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