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09 还(预订)

109 还(预订)

        朱笑可自己没有注意,申晓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小夫的禁制在消磨着黄符的力量,不管这个符有什么作用,应该是这位“壁虎人”得以安全的保证!

        是不是应该提醒他一下呢?

        虽然申晓有点介意这位恩人出现的方式,可毕竟帮过自己,总不能看着他掉下去吧!

        还有一个不得不救的理由······

        申晓搓了搓微热的翎羽,走到控制面板前,在小屏幕上找到了正趴着人的那块玻璃,轻点一下,就见2米高的玻璃上半部分向内翻,一个180度反转!

        朱笑可突然感觉一个天旋地转,周遭的温度瞬间升高,明明向上爬的姿势变成大头朝下,好巧不巧,胸前的黄符变成粉末,四肢的吸力消失,极短暂的空中滞留,手脚无力的划了几下后,人就栽了下去!

        “啊······哎呦!!!”

        嘭!哐!咣!哗啦啦······

        惨嚎声混着重物落地声、花盆脆裂声、植物压断声、山石滚落声······此起彼伏!!!

        申晓心痛啊!

        居然忘记了东面是花草植被假山最集中的地方,这一砸,全毁了!!!

        颤抖着手点亮了整个庭院的灯,申晓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的狼藉一言不发!

        好半天,扎在乱草碎石中的活物竟然一动不动,申晓却能在这安静中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略有急促。

        从头顶那个小妖物出现开始,眼前这位大师那是十八般武艺尽出,现在也不知道是唱得哪一出。

        “你躺那堆石头里快5分钟了,不硌得慌吗?”叹口气,申晓率先开口。

        ······

        “那我是应该报警还是叫救护车啊?”申晓又说。

        还是没有回音。

        “我那块碧玺成色不错,应该卖了不少吧?”没办法,申晓拿出杀手锏。

        “嗯?”一声轻微的惊呼声。

        紧接着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朱笑可狼狈的翻身坐了起来,胡乱的抹掉脸上的草叶和泥往申晓这边看过来。

        “是你!!!”朱笑可吼道。

        “可不是我嘛,嗯,中气挺足的,看来救护车可以排除了。”申晓说着,作势拿起了手机要按号码。

        “唉唉唉!警车也不用了吧,咱都是老相识了!”朱笑可倒是反应快,马上挣扎着起身,可是踩到了凌乱的土石植物,脚下打滑。

        嘭!

        “哎呦!!!”

        又狗啃屎趴在了地上!

        缓了缓,连滚带爬的蹭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回头看了看身后,一脸的不满说:“我说你没事在家里种这么多树干什么?”

        “呦!这就是传说中的倒打一耙吧!怎么的,我在我家种什么,还得向您请示一下?”申晓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听申晓语气不善,朱笑可立即反省,陪着笑说:“啊,哈哈,我是说,这大院子,跟个小花园似的,漂亮!哈哈,看这花花草草的,养得真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所以就为了一见,大晚上的跑我这儿来爬玻璃?”申晓似笑非笑的顺势说着。

        朱笑可彻底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能傻笑。

        “你救我一回,虽说当时给了报酬,可我的命毕竟更值钱些,加上今晚我也救了你一命,咱扯平了!”

        “你救我?呵呵!害我还差不多!!!”朱笑可指着自己掉进来的地方控诉着。

        “第一,你爬我家玻璃,未经允许私闯民宅;第二,你砸了我的院子,破坏他人私有财产;第三嘛······”

        摆事实讲道理的申晓说到这里,指了指朱笑可的胸口,又指了指窗外,继续说:“那张黄纸都没了,我再不放你进来,你会不会嗖~的掉下去?”

        朱笑可猛然低头,才发现沾衣符早就不知去向,片刻的惊恐后,正色看向申晓:“你全看见了?”

        “是呀,我还以为超人来了呢。看来我猜的没错,你真的是靠那张符才有了异能,对不?”申晓按自己的计划引导着话题。

        “咳咳······看来是瞒不住了。”朱笑可马上变脸一副深沉的模样,故作清高的说。

        “鄙人乃尘世中一方外之人,降妖为道、济世除魔、助人为乐!今日也是追赶一妖孽,不想误入贵府,实属无奈之举,得故友豁达相救,真是既惭愧又感激啊!我辈不计出身,不染俗物,只谈缘分二字,何其难得?!正所谓······”

        “停!大师会说人话吗?”申晓感觉自己真的快没有耐心了!

        “偶尔也说,嘿嘿。”自知理亏的朱笑可认怂。

        见他这副德行,申晓也懒得绕圈子,

        “就不说我这假山绿植都是从哪里空运来的了,大师想不染俗物,我懂,那咱就来个有缘的解决办法,可好?我啊,素来就对神鬼之事极为好奇,就刚才那个黄符,大师要是能像刚才一样再演示一遍,让我开开眼,那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刚才这人贴符往自家蹦的时候,申晓手臂上的翎羽突然微微发热,申晓必须弄清楚是不是和眼前的人有关。

        “我这驭符之术极为消耗精血,而且······”

        “那就报警、赔钱!”

        “行!行!行!马上!马上!”

        见申晓拿出了手机要拨号,朱笑可快速的从怀里又拽出一张黄纸,口中轻吟:

        “烛天煆日,方宇依吾号令,夺气生源,成!”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手中黄符一闪,朱笑可得意一笑,心想着对面的小丫头和自己斗,太嫩了!就在黄符贴到身体的刹那,人影渐渐模糊······

        好特别的起符咒,居然让翎羽有了反应,好像勾起了其中某位钟灵的呼应,是哪一个呢?

        隐身符起效后,朱笑可一刻也没有犹豫,抬手再次向困在禁制上的妖蛊丢出了寻妖锁。

        接下来他就傻了眼,因为那寻妖锁就像什么也没碰到一样,直直的飞出禁制,消散在夜幕中。

        “这又是什么新花样?大师,现个身,咱正式认识一下呗?”申晓压下疑惑,看着眼前变得模糊的人影,心里有了主意。

        “你还能看见我?”朱笑可回过神问道。

        “不大清,模模糊糊一个影子,难不成这是隐身符?”

        “唉······你这屋子太邪门了。”朱笑可撕掉身上的黄符,找了一张庭院椅坐了上去。

        申晓拿了纸抽盒递了过去,笑着说:“我叫申晓,大师怎么称呼?”

        “朱笑可。”嘴上回答着,手上赌着气抽出纸巾擦身上的泥污,心里暗骂着,今天真tm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