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03 挣扎(预订)

103 挣扎(预订)

        织布的、养花的、凿玉的、绘景的······各忙各的,每天复制粘贴的日子,换做是自己,又会如何?

        周围的人影渐渐稀少,申晓居然走到了钟塔下,对于四区如此重要的地方,就这么被人忽视着丢在这个地方。

        抬手触臂,翎羽一闪,申晓已经站在了钟塔内。突然有一个新奇的想法,那九位上古荒神,不会就坐在这九个钟里吧?

        围着丹钟细细观察,钟面有隐隐的符文,缕缕红色烟雾,如同一条条小火龙浮游其间。

        申晓纳闷,上回这钟面也不是这样啊!

        “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申晓冲着钟面就吹了一口气,立即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小雾坑,井然有序的雾流被搅乱,上行的红烟有一瞬间被堆积在一起,还来不及反应,那鼓起的烟团突然爆开,冲向申晓的面门。

        过程只是一瞬间,根本没有时间躲避,倒是倒霉催的喊了一声“啊”!

        这团红雾就那么顺其自然的被吞进了张大的嘴里!

        申晓这时候真是郁闷至极,怀疑自己的舌头是不是秒熟?那个疼就不用解释了,从舌尖到小腹就像要燃烧了一样!难道自己喝了一口硫酸!!!

        喊又喊不出来,全身被汗湿透,痛得一直发抖,只能抱着自己满地打滚,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不敢张嘴,生怕气流涌入体内就真的自燃了,咬着牙喘着粗气,想着不如死了痛快!

        妈的!就在申晓蹒跚着起身准备撞墙先把自己弄晕的时候,一头小火龙从翎羽中飞出,停在申晓眼前,那眼神是满满的鄙夷啊!!!

        申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疼得失去了理智看错了,但见钟灵出马,铁定能帮自己一把。

        可是申晓错了,这火龙只是在周围盘旋,偶尔飞到丹钟上停停,根本没有要管自己的意思。

        体内被“烧烤”的部位开始要与身体剥离般,刺痛强烈,却没有那么烧灼感了!自己还是像筛糠一样抖着,牙关紧咬,意识也飘离!

        就在申晓晕过去时,小火龙才嗖得飞到身边,虚影渐渐变大,直至头尾相连,将申晓的身体包裹,闭上龙目。

        申晓的身子不再颤抖,头发和衣服已然干透,钟塔内静了下来!

        “蠢货!”

        一声呵斥叫醒了申晓。

        “随骂窝?”睁眼回了一句,却因为又肿又疼的舌头,捂住了自己的嘴!

        彻底清醒了!自己居然还活着!不敢活动舌头缓了一会儿,嘴唇根本关不住已经胀大了一倍的舌头。身上也没个镜子,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模样!

        踉跄着爬起来,已经没有了小火龙的影子,丹钟也依然是原来的样子,似乎从未出现过涟漪。

        捂着嘴往钟塔外走去,迎面却碰上了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青璃!

        如同被撞破闯祸现场的孩子,申晓侧头躬身想逃离,却听青璃说:

        “哟,来这么早啊?这回师傅可是有好好的备课哦。”

        申晓这才看见青璃手中一本古朴的卷轴,可是自己现在哪里还有心思上课!

        捂着嘴,冲青璃比划了两下外面,转身又要走。衣领被拽住了,自己的身高跟青璃比真实硬伤啊!

        “跑哪去啊?今天就在塔里上课,别罗里吧嗦的,成为辖主的第一步就是得到九色钟钟灵的认可。”

        青璃边说着,边拖着申晓走到最近的壁钟前。

        “九色钟皆为神器,自有钟灵,获得钟灵的认可,就是获得九荒神的认可。来,晓宝贝,将右掌贴于钟面,感受钟灵的存在。”

        青璃循序善诱着,别说,还真有点授业恩师的意思。

        青璃见自己也跑不了,就用一只手整理整理了衣领,走到碧钟前,现在又不能张嘴告诉青璃这一步自己已经被玉辉授业过了,就只好用事实说话了。

        谁知一靠近壁钟,本来还光净的钟面,瞬间凸现出花叶藤木交织的浮纹,碧翠茂盛,绿意盎然。而申晓伸出的右臂翎羽中,葱郁小山脉虚像浮现。

        申晓还是保持着一手捂嘴的姿势,扭头看着青璃,尴尬一笑,意念想着:“看到了吧,这课我学过了。”

        青璃马上拉开手里的卷轴,像拉卷纸一样一下一下的,很快就拉到了头。

        似乎不死心,丢下卷轴把申晓拉到了风钟前,申晓刚靠近,钟面便旋起一层气流,旋转向上,而右臂翎羽上又换做一只巨翼青鸟腾空而起。

        申晓继续眨巴着眼睛看着青璃,一声不吱!

        “玉辉教的?”

        申晓马上点头,就见青璃磨牙,恐怕是又要找玉辉“谈谈”了。

        “那你刚才不说?死丫头,记仇到现在,行啊!我欠你的,不跟你计较,明天再来!”

        看着青璃愤愤的离去,其实申晓心里开始愧疚了,貌似最近总是在和青璃师傅抬杠,让她不好过,可是今天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算了,赶紧看看自己的舌头,改天再和师傅解释吧,申晓随后也跑出了钟塔。

        望着铜镜中自己的舌头,申晓欲哭无泪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见舌头的正中心有个火焰的图案,就像是被烙铁烙上去的。用手轻轻触碰火焰图案,火燎燎的疼!顺手四下一截床头纱帘蒙上自己的口鼻,申晓又冲出了屋子。

        再次踏上翠域边缘,昨天出来时踩得路已经无法分辨了。犹豫了一会,希望能在翠域里找到那位采药老者,申晓抬脚走入这植物的世界。

        那种透过层层树叶漫射的暖光再次覆盖全身,入眼满翠域的绿都似穿了一层金衣,无忧的在风中摇摆。

        这里粗看下跟阳世一片茂密的森林没有什么区别。但只要凑近身边的花草细看,却会发现也没那么眼熟了。

        明明发现了一株自己认识的狗尾草,那毛茸茸的“尾巴”上居然有条条紫色细线缠绕;还有那朵在自己家乡漫山遍野的黄色小野菊,却长着人脸一样的花蕊,极为诡异;这铺在地表的蕨类,在铺张的大叶根部顶着一团绿泡泡,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泡泡无声破裂,其中有绿色的小果果随风散开;还有这各种各样的美丽蘑菇,不仅颜色鲜艳,形状还如同一只只Q版小兽,极为讨喜······

        留心观察后的翠域,居然这么斑斓新奇,异花异木是这么吸引人,申晓完全忘记了自己走进来的最初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