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102 培训(预订)

102 培训(预订)

        申晓记得听玉岭长老说过,自己从阳世抱来的书都被放进了书冢中,就在殿后。

        不明白这里的人这起名字干嘛要用“冢”,活死人墓吗?

        绕过白玉宫殿,入眼一座白玉的帐篷建筑,别说,还真像个墓!

        环视一下没找到门,想起进入钟塔的方法,于是抬手贴在了白玉壁上,一圈涟漪晕开,申晓走入。

        冢内除了正中心一方桌椅处有一柱光照,其余地方都很昏暗。

        此时玉辉正趴在铺满书的桌子上翻找着,申晓走过去探头一看,什么战争史、时代、原子能······看来玉辉真是跳进申晓挖的坑里了。

        “睡了三天,恢复的不错啊,看来药老头给你要来了黑乌子。”玉辉嘴上说着,手里动作可没停,也没抬眼看申晓一下。

        “呦?这算是关心我吗?”玉辉不提,申晓差点忘了件大事,马上拿出怀里的小白玉罐,打开的而瞬间,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出。

        玉辉终于抬起头瞟了一眼,哼道:“连玉油果都出动了,这老头真能显摆!”

        玉油果?申晓用手指剜了一点,质感真像牛油果,难怪一字之差。

        见申晓对这药有点不知所措,玉辉顺嘴说:“当药膏一样直接涂伤疤上就好,要是有多余的涂全身,女孩子应该会很喜欢效果的。”

        申晓听话的照做,先把手臂上和脖子上的伤疤涂涂吧。

        “忙什么呢?这么来劲。”

        “核弹!”

        “然后呢?什么时候跟我出去啊?”申晓就如同聊家常一样问着。

        “青璃不同意。”

        申晓猜到了,等着玉辉继续说。

        “那就把这玩应儿弄进来!”

        看着玉辉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放厥词,申晓把手臂上的伤疤都上好药,收起玉罐,平静的道:“那玉辉首领是指望我弄个整套儿的进来?”

        申晓就觉得吧,跟疯子说话,就要站在疯子的立场,话题才能继续下去。

        “你当我是疯子吗?”玉辉满脸鄙夷的看着申晓。

        你以为你不是吗?当然这话申晓只是心里想想,嘴上却说:“那需要我做什么?”

        “给我弄些相关材料,还有这个铀235,也来点儿,我就不信我造不出来!”

        申晓认真的看着玉辉,重重的点头,见玉辉得到自己的首肯后欢天喜地的又扎回书堆中,私下却在盘算着这场自杀计划够玉辉折腾多长时间的。

        申晓的嘴角无奈的翘起,叹玉辉如此聪明,却愿意在自己的执着中颠傻着。

        在责任与自我之间,你可以说他勇敢的担起了责任,也可以说他懦弱的放弃了自我!

        申晓现在非常愿意配合玉辉的离经叛道,因为无论跑偏多远,他只是一个风筝,总会被牵绊的线扯回,这是他摆脱不了的命运,玉辉始终都是一位伟大可靠的首领!

        越看玉辉越顺眼的申晓凑上前道:“你刚才说我睡了三天?这四区里哪有白天黑夜,你们怎么算时间啊?”

        “凭感觉。”

        “就这样?”

        “那还要怎样,你一介凡胎,困了睡,饿了吃,渴了喝,有屁放,有屎······”

        “停!停!停!”见玉辉越说越跑飞,申晓还是马上制止吧。

        “那大首领总得给我这客人安排个住处吧。”

        这句话让玉辉突然炸毛了:“滚!滚!滚!你个代理辖主好意思说自己是客人!!!一对儿不着调的玩应!什么师傅什么徒弟!我上辈子欠你们的呀······”

        见玉辉还要继续开骂,申晓蹦下椅子,跑出书冢,寻思着还是找玉岭长老吧。

        没想到玉岭长老就站在书冢前来回踱步。

        “咦?玉岭长老,你这是要找玉辉?”申晓猜测道。

        “啊,这个,晓大人,首领说得那什么弹真的那么危险吗?”

        看着老人家那担忧的眼神,申晓乐了:“成天压抑着本性活着,您不怕玉辉哪一天真疯了?”

        申晓继续道:“青璃师傅怎么可能让他出去!”

        “可是首领说要在四区自己造。”

        “那东西是那么容易就造出来的吗?阳世岂不是要被灭绝几个轮回了?!”

        “我们首领看似轻浮,实则聪颖过人······”

        “是是是,你们家玉辉首领睿智无敌。”申晓翻着白眼继续说:“他要造,也得有材料不是?别说我根本弄不到,就算弄到了,您觉得青璃师傅能允许我带进四区?腿不得给我打折了!!!”

        “这样拖延着,可行吗?”

        “先不说能不能伤到你们沃民族体质,就算是能,这玩应可是个群体伤害的家伙,他想死,你们就得陪葬!”

        见自己的话有点吓到这位老人家,申晓马上又补充道:“玉辉舍不得的!就先由着他折腾吧。”

        玉岭长老听到这里,又满眼慈爱的望了一眼书冢,恢复了恭敬的神情,微作揖说:“多谢晓大人体谅!”

        申晓没有接话,这里的人啊,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包括自己那个貌似真糊涂的师傅!

        哼!一窝的老狐狸!!!

        “玉岭长老,我需要个地方给我身上的伤疤上药,再找位姐姐来帮我呗。”

        “嗯嗯,好的,好的。”

        刚全身涂完玉油果的申晓趴在一张玉床上,四周光线充足,睡了三天的她可真是一丝疲惫也没有,琢磨着青璃师傅所说的明天为何天?

        伤自己的到底是谁?那张丑陋的脸真是毕生难忘!

        掉了几两肉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即使自己现在没本事把这个亏找回来,这个梁子算是记下了!“利息”得一天一天算!

        青璃说了自己不会离开四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利用这段时间,学点自保的手段,这是当务之急!

        不自觉间抚上右臂的翎羽,我们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

        问翎羽,也是问自己。

        穿好那身一进四区就会自动便装的长衫,说实话,现在申晓倒觉得自己这么打扮也挺帅!

        随意的在沃野城里闲逛,看着“小白人们”匆匆忙碌,感慨自己的出类拔萃,更疑惑这群拥有无尽生命的仙民,如何打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