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99 越堆越多

99 越堆越多

        白域里申晓都叫不上名字的珍禽走兽,在看见申晓时,均微低头嘴里发出各种叫声。这些叫声在申晓的脑中自动译成一句话:“拜见晓大人。”

        随后就各自散去,怡然自得。

        申晓现在很喜欢这种安逸,只是无法想象如此千百年,自己会不会疯掉!

        看着刚刚捡的两块彩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玉辉说与阳世的时间误差不能大于3天,如果青璃师傅一直不回来,会不会耽误了林雪曼的设计比赛?

        如果自己快速闪回家中,留下彩宝就马上回四区,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脚步开始往回廊移动,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编辑了一大段短信,告诉林雪曼近期回林家老宅住,并帮申晓向学校请假,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等出了四区,手机有了信号,信息就会自动发出去了。

        申晓的体力虽没有完全恢复,想来支持自己一个来回还是绰绰有余的。

        嘿嘿笑着,不知道林雪曼看见这两块彩宝,会不会开心的晕过去。

        催动翎羽······

        脚踩在一片草地上,申晓纳闷的看着空旷的四周,显然,这里绝对不是自己家!

        “桀桀桀桀桀······”一个非常刺耳的笑声响起。心知不好,申晓要立即返回四区,可是根本感受不到翎羽的波动

        !

        申晓四下张望,确定这里是曾经和素心母子站过地方,并没有看见有人,告诉自己要冷静,再次催动翎羽,依然没有反应。

        申晓慌了,她不明白,自己明明设定的出口是家里,怎么又回到了郊区?更要命的是自己无法再进入四区了!

        片刻的无措后,申晓决定必须先离开这里,辨了一下方向准备用跑的。

        那个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在吟唱一种咒语,申晓完全听不懂。

        耳畔传来破风声,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许多巴掌大的小木牌,拍在申晓身体的不同位置,申晓立马被定住,不能动弹。

        咒语又换了一种音调,黏在身上的木牌居然长出了头、胳膊和腿,头的位置齐齐的裂开一道缝,露出一排獠牙,狠狠的咬向申晓。

        钻心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紧接着申晓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意境中,意识是清醒的,能听能看,却不能说不能动。

        申晓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半边身体被摔得生疼,几乎把她要震晕过去了!

        这时,身后传来了脚踩草地的声音,走得非常缓慢,申晓不知道这是人还是兽在靠近自己。着急呀!可是全身就是动不了!

        “吽吗啦哞咪······”又是一串奇怪的字音传来,身上的小木人都动了,依然死咬着申晓漂浮了起来,而申晓就如同一个牵线木偶,被直立的提着。

        剧痛!!!伤口的肉被扯拽着,随着身体的晃动,鲜血来回的飘洒。头无力的歪垂向一边,申晓被慢慢的转着与来者面对面。

        居然是一个光着头、赤着脚的丑陋沙弥,东南亚僧人穿衣的习惯,黄褐色袈裟斜露一侧臂膀。虽是佛陀的打扮,却全身散发着恶鬼般的贪婪和凶狠!

        他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见申晓没有反应,桀桀的怪笑起来!

        真丑!丑得让人恶心!也不知道为什么,申晓并没有因为被制住而绝望,反而在看见自己一身血红的时候,有那么一丝丝的兴奋!

        血腥的气味更加刺激着自己意识的游离,不在意身体的痛,反而如同旁观者一般,只想让对面这个丑八怪的脸消失!

        太难看了,简直让人无法忍受!申晓觉得自己的忍耐快到极限了,谁能帮帮自己让这张脸滚远点!

        没想到这时候,沙弥竟然凑近了申晓,宽大扁平的大鼻孔扩张了两下,似是很陶醉的闻着!

        “轰!”申晓脑中似有一道墙崩塌!

        她瞬间双眼血红,漆黑的瞳孔极度厌恶的看着对面,牙缝里挤出冰冷冷的一个字:“滚!”

        丑陋沙弥脸上的陶醉表情还来不及转换,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块巨石砸中,整个人飞了出去!

        申晓身上的小木人也变成碎片,随着提吊的力量消失,她便从半空中摔落。

        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刚刚从身体里涌出的力量让申晓重新控制了身体。她看了看血红色一半极为暗淡的纹身,猜想可能是翎羽救了自己!

        丑陋沙弥的身体一动不动,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申晓不敢去确认那家伙是死是活,还是先离开这里最重要!

        检查了自己身上的外伤,虽然还是在流血,所幸没有动脉受伤,失血量就不会太多。咬牙站起来,每走一步,地上就会留下一个血脚印。

        H市是依江而建的城市,江南为现代市区;江北则尽量保持绿化植被,只在这几年,沿江边建了几个别墅区。

        艰难的走到江边,申晓利用江水洗去脚底的血渍,意识渐渐模糊,申晓知道自己失血过多的症状开始出现了!

        必须往有人的地方走,隐隐的见到树荫后有房屋,不知道是哪个别墅区。

        申晓告诉自己要清醒,加把劲,确定安全就可以打120了!身上的伤口都是木头弄得,谎称是摔下山坡,应该不会惊动警察。

        好像有人迎着自己走来,眼前已经开始出现重影了,申晓想晃晃脑袋清醒些,没想到这一晃,直接天旋地转把自己晃倒了!

        来人马上蹲在申晓身边喊着:“喂!喂!你怎么回事啊?醒醒!”

        这人想伸手拍拍申晓,可是伸到一般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把手缩回去了。小声嘟囔着:“可别遇见碰瓷儿的了?这一身血,真的假的呀?太夸张了吧?”

        申晓是倒在地上,可是没晕呀!这人的话可都听见了!躺在地上,好像比站着舒服些,只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看清了蹲在旁边的是一个娃娃脸的白净男生。

        深呼吸后说:“我是到郊区写生不小心摔下山坡的,麻烦您帮我给一个叫林雪曼的朋友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

        申晓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接着说:“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我不是碰瓷儿的,我可以给你报酬。”

        这男生看似纯洁的脸上却有一双狡黠的眼睛,当他听到有报酬时,那眼睛亮的呦!

        “谁还没有个落难的时候?不就帮个忙嘛,举手之劳!”手上的手机刷的被夺走,他很快就找到了号码拨了过去。

        “喂?是林雪曼吗?······啊,对,这是你朋友的手机,她在旁边······她受伤了,让我帮她打电话叫你来接她!······你来了不就看见了吗?······活着,喘气儿呢。······唉?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有这功夫都到了!”就见他把手机远离耳朵一会儿,然后冲着话筒喊:“江北白桦林别墅!”迅速挂了手机。

        “你这朋友有点彪悍呀?”

        申晓没答话,费力的在兜里摸出个石头,她根本不知道拿出的是哪一颗,由于手指头使不上力,石头滚落到地面,申晓用最后一点意识坚持说道:“这是你的报酬。”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