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97 情非得已(预订)

97 情非得已(预订)

        申晓确实看见一个人,却又不确定是一个人,她太瘦了!自己的保暖坐垫和外套铺在地上,一个女人侧卧在上面,长长的头发披散,正颤抖着双肩不停的咳嗽着,这似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头慢慢无力的倒下。她想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保温水壶盖,努力了几次却没有成功。

        申晓快步上前,拿起了壶盖,即使光线很暗,她也看见了壶盖里的水极为浑浊,这怎么能喝呢?

        马上拿出书包里的矿泉水,申晓费力的对准还在不停咳嗽的嘴一点一点的倒着,被滋润的嗓子咳嗽减轻了许多,想贪婪的索取更多,但是申晓还是把持着节奏,少量多次的喂着,耐心的说:“慢点,别急,呛到肺里就麻烦了,小口小口的,别急。”

        好一会儿,终于不再找水开始喘息的人,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需要去医院。”申晓认真的说,她根本看不清这人的面色,也没有办法进行初步判断。

        好像是那句“谢谢”让她筋疲力尽,申晓没有得到回答。

        申晓想了想,拿出手机调出手电功能放在一旁,这才看清了那张极为苍白消瘦却依稀清秀的脸,半眯着眼睛,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却并不脏。

        申晓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头部,有些发烧,没有外伤;又俯身将耳朵贴在她的胸部听了一下心肺音,心率稍快,呼吸音微弱;伸手放在了她的腹部,在小腹处触到了厚厚的外敷布,有点潮热,将手缩回到眼前,看见了上面斑驳的血渍;最后检查了一下四肢关节,没有开放骨折。

        掌握了大概情况,申晓判断刚才咳嗽的时候可能将腹部的伤口震裂了,血液是新鲜的,有敷布,说明伤口被处理过,见着女人平静了些,申晓再次劝道:“你的伤口裂了,需要马上处理,你都已经到这里了,就是想上医院的吧,我送你过去,好不好?”

        这个女人终于吃力的转过头,睁开眼睛注视着申晓,淡淡的笑了:“我是来找你的,不能去医院。”

        喝了水后,恢复了些精神的女人挣扎的坐起,申晓马上过去扶她,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在:“都跟你说伤口裂了,怎么还乱动?找我和上医院也不冲突呀!不论什么原因,先到医院处理伤口!”

        就在申晓喋喋不休的唠叨时,她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正有一双狼一样的金瞳,嗜血的想要冲上来将她撕碎。

        而这时面前的女人突然用力将申晓推向一边,激动的喊着一串申晓听不懂的语言。

        一个身影窜来,四肢伏地,呲着牙低吼着,眼神凶狠。如果这面前的,不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申晓可能真的会害怕。这孩子死死的护着那女人,毫不退缩。

        女人修长的手抓住了小男孩的手臂,还是用那种语言温柔的说着什么,这个男孩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但是眼睛还是盯着申晓。

        “对不起,这是我的孩子安安,他只是想保护我,您别怪他。”女人有气无力的对申晓表达歉意。

        这么小的孩子在保护自己的妈妈?申晓有点感动,说道:“没事,没事,你既然有孩子,那就更应该去医院,他还这么小······”

        还没有说完,女人打断了申晓的劝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快没力气了,让我说完。”她将那个叫安安的孩子搂进怀里,接着说:“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不能再去医院了,我活不长了,必须找到你,只有四区能收留安安!他不完全是人类!”

        石破天惊的话,申晓慌乱了。这女人知道四区,这孩子不是人类,他们在逃亡······

        该怎么办???

        青璃师傅你在哪呀???

        申晓看着对面相依偎在一起,并没有再对自己多解释的母子,心里做了决定。他们知道四区,不能放走。虽然自己现在没有能力考验他们的真实性,也没有办法带他们进四区,但是作为人,还是可以尽量帮他们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青璃师傅回来前,她是绝不会亲口承认自己知道四区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要是信得着我,实在不想去医院,就先去我家,最起码比待在这里强,你是母亲,也得为安安着想吧。”

        这女人含着笑看着我,然后轻点头:“谢谢你,我叫董素心,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我会尽量不给你添麻烦的,打扰了。”

        这算同意了呗,申晓给司机打了电话让车在最近的大门口等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巧克力,递给董素心:“你坚持一下,到我家再看看伤口该怎么处理。”

        董素心将巧克力一分两半,将一半塞进了安安的嘴里,扬了扬另一半笑着说:“伤口还好,有了这个,我能坚持的。”

        安安似乎第一次吃巧克力,甜美的味道让他的脸上露出了童颜的痴笑,申晓看着居然有点心酸,真不知道这孩子都经历了些什么!

        “那我们走吧。”申晓从包里拿出来两件自己的衣服,一件披在了董素心身上,另一件将安安裹了起来,起初安安是很抵触的,董素心摸了摸他的头,他才好一些。

        申晓扶起董素心,安安在另一边也尽力扶着自己的妈妈,在他们即将走下小路的时候,安安突然在铁门的地上捡起了一块红棕色的东西,申晓定睛一看,居然是一节泡过福尔马林的手臂标本!

        素心顺着她震惊的眼神望去,无奈的说:“安安只是想给我找吃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素心用华夏语慢慢对安安说:“我们不需要这个了,姐姐不会让我们挨饿的。”安安听完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申晓,仍然不舍得放下手里的解剖标本。

        申晓马上保证说道:“安安放心,姐姐发誓,绝对会让你和妈妈吃得饱饱的,把身体养好,你手里的这个对妈妈身体不好。”起初还在犹豫的小男孩,在听到这东西对妈妈不好时,马上就扔得远远的,上前继续扶住自己的妈妈。

        高级社区的司机对业主的隐私没有丝毫过问的意思,申晓带着她们走进家门的时候,迎来的小夫看见两个陌生人,也并没有表现出很惊讶,而是帮申晓将素心抬进了一楼的客房,这回申晓总算知道了,座敷童子的力气真的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