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88 温故而知新

88 温故而知新

        “铃···铃···铃···”刺耳又熟悉的铃音响彻整个心内科医护办公室。

        申晓能朦胧的感觉到身旁的床上,有人快速起身冲出了值班室。因为低血压,自己一直都是个起床困难户。心里很清楚周围的情况,可就是无法清醒。

        一咬牙,申晓也昏沉沉的跟着冲出值班室,拽起白大褂,走向护士站。

        老师跑的太快了,根本不知去向,见护士拿着分离式担架和氧气袋,赶紧问:“在哪呢?”

        “消防通道。”

        一手抄起听诊器,一手接过氧气袋,连同两个护士一起向不远处的消防通道跑去。

        消防通道的门口,吴医生扶着一个失去意识的中年汉子坐在地上,刚搭上那汉子的手腕,吴医生就皱眉了。

        回头看见申晓手里的听诊器,申晓立即把听诊器递了过去,然后迅速给这男人戴上吸氧管,链接氧气袋。

        片刻的安静,吴医生初步听诊后说:“申晓,准备心电监护,除颤仪,病人马上进抢救室。”

        没有人说话,都在用最快的行动执行着吴医生的指示,申晓在抢救室刚刚把所有仪器调整完毕,病人就被推了进来。

        申晓除去病人前胸衣衣物,手中的电极片准确接触定位点的刹那,一幅立体的心脏跳动景象传入申晓脑中。

        迅速的抽回手指,图像消失。

        这回,申晓没有只顾着发呆,而是又拿了一张电极片贴在心尖位,视野再次清晰呈现:一颗左心室在不停抽搐的心脏。

        说实话,申晓并不知道应该怎样让一颗抽搐的心脏恢复正常,只是出于本能的想伸手去按住。

        下一刻,右手真的好似穿过了肋骨,抚在心脏上,感觉着真实的触感和强烈的搏动,申晓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申医生?”一旁的护士就看到本该在链接导联的小申医生,将右掌贴在病人左前胸后就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不禁问道。

        “啊?!”一语惊醒梦中人,申晓也看见了自己的怪异姿势,马上收手把导联线练好,拉出一张纸质心电图,把监护仪戴了上去。

        吴医生此时也赶了进来,看了眼申晓手里的心电图道:“想办法联系家属,通知值班主任,我们需要授权紧急处置。”

        做为二年级医学生,老师并不会允许直接参与病人救治。

        很显然,刚刚那短暂的神技也不能起死回生。

        现在的申晓,只能站在抢救室的门口,尽量不让自己碍事。

        看了一眼手机,快2点了。

        回头看了看安静空寂的走廊,身前身后就如同两个世界。

        不知什么时候,戴着白色高帽的白无常大人站在了走廊的尽头。

        申晓很疑惑,难道他是来带走这个刚刚收治的病人?不是说医院有收魂台,鬼差一般不用一个一个勾魂吗?

        申晓站在原地没有动,她还记得,有一次要靠近在收魂台收魂的二位时,无常爷落荒而逃的样子。

        白无常微微躬身,尖细悠远的声音传来:“过去是我兄弟二人不识体统了,您不要见怪。不知今后我们该怎么称呼您?”

        “别别别,你别这么说!”申晓被吓了一跳!赶紧接着说道:“叫我晓就好,还什么都不太懂,以后要是哪里给您添麻烦了,请白无常大人一定给个指点。”说着申晓也轻轻鞠了一躬。

        就见白无常如同屁股下被点了炮仗,立即蹦到一边,紧忙说:“受不起,受不起,大人这是要断了老谢的鬼籍呀!!!青璃大人不知比小鬼高出了多少个辈分,您是她的徒弟,这礼,咱们可受不起!”

        如果现在不承认自己是青璃的徒弟,没了靠山,这位传闻性格阴晴不定的白无常,会不会一哭丧棒收了自己的小命。

        局促的笑了笑,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杆,应验了“狗仗人势”!既然黑白无常的死穴就在青璃身上,这就好办了!

        干咳了一下,申晓说:“白七爷单独过来,为了何事?”

        白无常仍有些拘谨,眼睛瞄了一眼抢救室,接着说:“我看您对这个人很是上心,不知是否有意收入无极界?过几日收魂前,我们可以把他单独带来。”

        原来是来示好的?!

        申晓哭笑不得,看来背靠大树好乘凉,到哪里都是真理呀!

        被巴结的感觉让她有点不自在,故作镇定的说:“这个人就活不成了吗?”

        此言一出,白无常立即用狐疑的目光看向申晓!

        完了,说错话了!申晓第一反应就是这样。于是,假装没有看见白无常的疑惑,不变应万变!

        殊不知此刻白无常内心里上万头草泥马奔过!

        啥意思???四辖区辖主的徒弟是不知此人必死?还是明知,是收?是救?

        和四区沾边准没好事,自己是闲得蛋疼跑来自投罗网!收不收关自己屁事!

        挣扎了许久后,尴尬的说:“那是老鬼唐突了。”

        说完身影渐淡消失!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一群有男有女满脸焦急的人跑出来,见到穿着白服的申晓,高壮的年轻人客气的急问:“您好,大夫,是不是有个心脏病抢救的人······”

        没等那人说完,申晓就听出了这声音,正是自己刚才通知的病人家属,立即指着抢救室的方向:“那边抢救室,快去吧。”

        “谢谢,谢谢!”四个字,人已经跑向远处。

        众生如蝼蚁,即使这么多人在关心着,努力着,最终也无法改变命运的安排!

        看着自己的手,如果自己有能力救他,会救吗?

        天渐渐亮了。

        吴医生终于疲惫的走进办公室,见申晓坐在电脑前,有点惊讶:“怎么没再去睡一会儿?”

        申晓根本没做什么,所以这一夜紧张激发出的肾上腺素无处宣泄,现在没有一丝倦意!

        “那人···怎么样?”心里有一丝侥幸,医生可是从阎王手里抢人的工作,没准······

        “不太好,不明原因的心律失常,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自己走到医院的。行了,快走,快走,小小年纪总熬夜,小心不长个儿!”说着就挥手要把申晓撵出办公室。

        也对,自己也就是个学生,学医的而已!

        没再推辞,申晓下楼到食堂打了早饭,回到八楼发现大家又聚集到抢救室了。

        可能病情反复了吧。

        将热腾腾的包子和粥放在了公共办公桌,离开时和擦身的护士说了一声:“有时间吃早饭。”

        也不知这个匆匆跑过的姐姐有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