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82 不安分的傀儡家主

82 不安分的傀儡家主

        林家经营了上千年,在每个朝代的军政学商中,都有其缩影。

        何时、何地、因何崛起?林家人自己也讳莫至深!

        林家由主家与分家构成,主家渐渐势弱,分家却代代人才辈出,逐渐分出四长老席,各自掌一线发展,以商供养军政学,用以关键时刻护佑林氏延绵不绝!

        林家有个很奇怪的不成文的规矩,家主如精明强干,则众志成城,保时任家主励精图治;如家主昏庸无能,则各自为政,架空家主守家族屹立不倒!

        这或许是从无数次血的教训中,得到的宝贵传承经验,总之在林家,主家固然重要,但有和没有也无伤大雅!

        因此林茂安削尖了脑袋要做家主,四席也没有出面阻止,即使他们比谁都清楚这是个什么货色!

        改变来自于华夏的大变动,社会形态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席继承人之间出现了巨大分歧,商学两席仍固守林氏祖训,而军政两席则希望迎合改变,拥新权,利用林氏资源为新华夏出力。

        几十年的貌合神离,加上有心人的从中挑拨,林家差点拆伙!

        林向北父子的强势出现,说服了军政、打服了商学!

        一战定乾坤!

        正当几乎放弃希望的林家重新燃起斗志之时,主家又跳了出来!做出了那等人神共愤的事情!

        军政二席事后多少猜出了些端倪。

        政客从来都是薄凉客,三席那边最终选择了沉默。

        而以林四喜为首的四席,却因为没能尽早阻止,心怀愧疚!

        林向北悄然隐退,再未踏足林氏主家,也没有给四席解释的机会!

        但林四喜这一肚子怨气,可一点没客气的全招呼到林茂安的身上了,甚至拿下了军队中所有与主家有瓜葛的军衔!

        林茂安不想做一个傀儡家主,这些年他利用了各种手段,拉拢中小财阀筹集资金,培养自己的人脉势力!

        然而,长老席仍对他不冷不热,看着他上蹿下跳的各种举措,既不反对、也不支持,甚至对他利用政商学的资源睁一眼闭一眼!

        林茂安高兴不起来,这明显是把他当吉祥物圈养着!

        他没有放弃,他相信自己会成功!

        可是,林向北又来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又来了?

        林茂安知道林向北与四席都有接触,所以他在年前的长老会议上,公开说出了自己要处理漠北林氏,算是试探!

        可是,除了林四喜鄙夷的眼神,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林茂安自以为是的想:你们都瞧不起我!那我就要让你们知道,我要处理掉的,即使你们去告密,他也别想活!就像林桑洲一样!

        那个林茂安刷了很多钱的帝坛突然消失了,让他很是抓狂和气愤!不得不动用了他保命的底牌!

        结果······

        四把太师椅全都空了,林茂安独自坐着没动,这个位置,他是绝不会拱手让人的!

        ————

        更文希望大家晚一天再看!

        屋子里,沙发上假寐的工装男翻了一下身体,安静看书的学霸男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镜,阳光男生重新进入电脑座舱,石头的电容笔“哒哒哒哒”传来密集的触笔声。

        “啊~哈~”蜥蜴哈欠连连,眼缝中的黑眼珠转回自己的怪电脑。

        叶子······

        曾经,一群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听着一个儒雅的男人描绘着宏伟蓝图,那眼中的异彩,是那么吸引人!

        “我说,叶子,一面破旗而已,有那么重要吗?”黑眼圈还没有那么严重的蜥蜴说道。

        “揭竿而起,你懂不懂?这面旗插在我这里,就是司令部!”

        “这不合理,想这么做的你不是第一个,却没有人真的这么做。”一身休闲服的石头面无表情的说。

        “因为他们不是我,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极不相称的狂妄之语,却让林桑洲说得如此没有违和感,仿佛在闲聊家常。

        五年了,他们用各自的方式,收下了这份悲伤。

        “大宝贝,今天开始你有名字了。”那个阳光男生拍了拍自己的座舱,“就叫你司令部吧!”

        当初还未成年的他,在得知噩耗时,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悲伤与那个天下第一狂人不搭配,那个他追随的脚步从未消失过!

        包括石头在内,所有人嘴角似有似无的扬起,这个名字,很好!

        ————

        “林向北怎么还活着?”林茂安气急败坏的摔碎了面前的水杯。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客厅,四副太师椅上都坐着人,末尾的一位发出一声讥笑,冷嘲热讽的说道:“这还没踏上门儿呢,就吓破胆了?主家也只会玩儿些上不得台面儿的,啧啧啧啧!今儿个坐在这儿,我这脸皮,都觉得臊得慌!”

        “老四,少说两句吧。”起首的出声劝道。

        “确实也没什么可说的,现如今的林家,就好比一条全是破洞的裤子,兜不住风不说,白花花的屁股已经露给满天下瞧了!还要哪张脸的皮?谁分得清楚呢?”

        “林四喜!你什么意思?”林茂安一脸阴沉的看向末座。

        这人身量偏瘦,年龄在四十岁左右,一脸的精明,身着深蓝唐装,整个人都盘腿蜷坐在太师椅上。

        他送了林茂安一个大白眼,依然不客气的说:“林四喜是你能叫的吗?怎么?连声四叔都不叫了?也对,这些年道貌岸然的装得很辛苦吧?老大,我就说我瞧不上这货,你给猴子穿上衣服,那就是人了吗?”

        “你以为你就能撇干净吗?”林茂安的脸色更难看了,长老席中这个四席的继承人一直跟自己不对付,无奈这一席掌军脉一线,实在得罪不起!

        “撇什么?黄泥掉裤裆,这脏名声林家撇得掉吗?小安子,主家想怎么丢人我不在乎!但我这边你敢碰一下,不管你有几条腿,我全都给你剁了!听明白没?”

        林四喜说完,推倒了面前的茶碗,跳下太师椅扬长而去。

        其他三席的长老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好像这一切与自己无关,只是林茂安的脸,黑得如锅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