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81 里糠外朽

81 里糠外朽

        b市。

        西山别墅区内,一座几乎被绿色填满的的园子,绿影婆娑间,一个不大的北欧风小筑隐于其中。

        林向北坐在会客厅的首位,微笑着喝着茶,满意的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

        这些人年龄大一些的看起来有四十余岁,小的顶多二十出头,一脸的朝气!他们在这里从容随性,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有条不紊的完成着手里的工作。

        这个团队是林桑洲亲手打造的,如他一般,是一群有才华、有野心的精英!

        时隔5年,林向北再次召集他们的时候,即使这中间有些人在行业内已经举足轻重,仍是卸去浮华出现在这里!默契十足,似乎都在等着这一刻!没有人问过一个问题,一切一如五年前!

        “啊~哈~我说,林老头儿?”

        林向北立即寻声望去,屋子角落,一个超过20寸、形状怪异的手提电脑后面,赤脚佝偻着一个昏昏欲睡的男生。年龄不会超过30岁,那快赶上大熊猫一般的黑眼圈,覆盖了整个鱼泡眼,留了一条随时都会闭上的缝。

        每说一句话先打个哈欠,这是有多困啊!先睡一觉不香吗?

        “啊~哈~我说,你这林家比5年前还惨啊,空的不能再空了!除了单独把在几个分支的账面还有点看头,主家这边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照他这开销,华夏首席以下,全都姓林才对!”

        “蜥哥哥,你这技术又见长啊,这么快就筛干净了?”旁边一个绝对不到25岁的阳光少年,抢先探过头惊艳道。

        这男生,不直接成团出道都可惜了爹妈给他的原厂配置!而他是从一个环屏的电脑座舱中跳出来的!

        “啊~哈~我说,看来这回你这大宝贝没有用武之地了,林家里子已经糠了,没有多少数据值得分析!”

        “什么?”阳光少年立即垮了脸,这座舱是他3年的心血,至今全世界上也就有两台成品,费了老大劲弄来了,居然可能用不上?

        “小蜥说得没有错,我这里的风险评估结果,老爷子,直接毁了重建,亏损最少!如果只毁不建,属于消费行为,在我们收入的承受范围内,无风险!林家现在的盘口,不值得接手,风险爆表!无法计算!”

        --------

        田妮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活动着酸胀的脚腕,不耐烦说道:“林叔归隐田园有多久了?在入林岛的婚礼上,他都不屑给林茂安一个眼神,最近却在b市待了那么久!这是什么情况还用打电话问?脑残啊!”

        要不是老爹通知有董事会,田妮才不会穿着正装来公司,恨天高踩得脚都要断了!

        “你把话说清楚!”田斌对这个妹妹的聪明也是佩服的,就是这臭脾气,难怪没男人要!

        谁知田东却接过了话说道:“那是因为什么呢?这么多年都选择了避世。”

        田妮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这对那些一直希望林家腐败下去的超级世家来说,却不是个好兆头。”

        “你的意思是······林家,要变天?”田东小心翼翼的说出一个结论。

        “不可能!”田斌立即提出质疑,“从前还有个林桑洲,可是现在,就算拿下来林家,又能给谁接班呢?”

        “怎么?你是觉得我们女人没资格做家主吗?”田妮眯起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

        田斌反应了半天,才恍然大悟:“你是说林雪曼?”

        “小姑,这是不可能的,林雪曼她······”田蒙抢着说。

        “她什么?你以为你很了解她吗?”田妮狠狠的瞪了田蒙一眼后,对田东说:“别忘了,她是谁的女儿?”

        看着眼前男人们眼中的了然,田妮讥笑,她就知道这群蠢货一定是想偏了!

        林桑洲的优秀,田妮承认,可是在她眼里,真正的骄子,却是她崇拜的女神,林雪曼的妈妈——谷乔!

        当年对冲金融市场的一个神话,很少有人知道其真正的身份,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亚裔女孩儿,可惜却在短短的几年辉煌后,销声匿迹,原因是她甘愿嫁给了爱情。

        谷、田两家是邻居,田妮从小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的粘着谷乔,在她的心中,谷姐姐那么优秀、那么完美!就像是自己的天!虽然谷乔赚钱只是为了挣学费,但是她的天赋,无人能及!

        也是因为跟着谷乔的那些年,田妮学到了很多东西,林桑洲夫妇的意外,那些年对她的打击也很大!

        同时,她一直悄悄的注视着林雪曼,甚至心底希望自己能代替谷乔守着她。

        当她看到林向北退隐时,也觉得让林雪曼衣食无忧的度过一生,真的算是最好的选择。

        父亲一直打林家的主意,田妮嗤之以鼻,没有林向北的林家,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个田家填进去都不会够!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林向北的动作,让田妮如同闻到了腥味儿的猫,如果未来的林家有谷姐姐孩子的参与,那么她有兴趣让田家丰腴一些,好成为那孩子在林家的垫脚石!

        没有人知道田妮的真正打算,在田东眼里,小女儿肯积极的为家族谋划,这是田家崛起的象征!

        他田东白手起家,可总也摆脱不了市井出身的诟病,这是他的心结!要不是早年,与还在漠北的林向北有过些许瓜葛,怎么也不可能搭上林家这艘大船!

        “等等!”田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田妮说:“你的入资,是给林家吗?”

        田妮听后狡猾的眨了眨眼睛,点头道:“当然啦,当然是给未来的林家啦!”

        “爸!你看这!”田斌刚要发作,被自己的父亲制止。

        田东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田妮说道:“未来的林家?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总比你丢给林茂安强。”

        “这就你的理由?”

        “不够充足吗?”

        “我们田家不是只有这两种选择!”

        “对,没有我,田家就只剩下孤注一掷了!”

        田东不说话了,他明白女儿这是在讽刺自己,太过执念于攀附林家,难道自己错了?

        田妮站了起来,依然光着脚,走到了田蒙的旁边,笑吟吟的说:“大侄子?脱鞋!”

        “哦。”田蒙想都没想就照着做了,然后吃惊的看着自己的亲姑姑,一脚伸进一只,踏拉着。

        “你们慢慢讨论吧,老爹,把律师叫来,提前把你的遗嘱执行一下,加上我的嫁妆,一起算给我哦!”

        “田妮!”田斌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生气的喊道!

        “坐下!干什么?我还没死呢?轮不到你在这大呼小叫的!”田东却冲着儿子怒道。

        田妮见到哥哥挨训,可开心了,气死人不偿命的对田斌挤挤眼睛,踩着一双过大的男鞋,得意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