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72 病秧子老师

72 病秧子老师

        “那个病秧子?感觉是个短命相啊?”申晓喝着热可可,有点刻薄的说。

        田蒙真的是做到了毫无隐瞒,就连自己的武学家谱都搬了出来,听到申晓这么说,他竟是沉默了下来,叹了口气。

        申晓也没再催,只是滋溜滋溜的喝着手里的热饮。

        “虽从不出世,但江湖上有些见识的,都知道冯家的地位,因为冯家研习着一套很偏门的功法,形气结合,极为诡异和厉害!”

        “当初得到这套功法的是冯家的一对兄弟,哥哥依功法练形聚气,而更为聪颖的弟弟,却反其道,以气带形,为冯家创立了一功双练的家传。”

        “哥哥这一脉练形,需刻苦修习童子功,对肉体淬炼;弟弟这一脉则是需要师傅为徒弟聚气后,配以简单体术。前者要求体质强悍,因为羸弱者经不起严酷的训练;后者需要天赋异禀,因为不带有灵性的孩子,无法聚气!”

        说道这里,田蒙停下来喝了一口水。

        申晓借机问道:“你是哥哥这一脉的,那冯亮就是弟弟这一脉的,对吧?可是你也不姓冯啊?”

        田蒙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比林雪曼还要可怕!

        尴尬的咳了两声,他继续说:“冯亮是我师爷晚来得子,从我师爷那里算的话,我们都是聚气一脉的。”

        “哦?”终于听到让申晓有点意外的地方了,她也终于开始提起了点兴趣。

        “外敌侵我华夏,修形一脉皆热血奔赴战场,只是没有想到无一生还!师爷便让自己唯一的儿子接了修形传承,本以为聚气一脉就此断绝,没想到我冯亮小师叔出生了。”

        “听这意思冯家是不外传功法的?”申晓道。

        “是的,祖训如此,可我师傅对这一点却嗤之以鼻,也不觉得他们家的功法有什么特别的,皆为强身健体而已。”田蒙回到道。

        “哦,原来如此,所以才有了你!嘿嘿嘿!”申晓笑着说。

        “师爷为小师叔聚气没多久,便去世了,我师傅一直将他带大,因而小师叔也选了位外姓弟子,聚气一脉之人多数都聪秀伶俐,可如果这份灵性不用在正道儿上,那后果······”

        申晓突然举手制止了田蒙继续说下去,她道:“忆苦思甜到此结束,现在开始我问,你答就行。”

        申晓对刨人家家底实在没什么兴趣,还是直接问自己想知道的比较快!

        见田蒙点头,申晓说:“冯亮身上到底什么毛病?不用说原因,我听结果。”

        “气海被毁!只剩三年寿命!”田蒙一脸沉重。

        “为什么收我当徒弟?”

        “你先天自带气海。”

        “什么?我?”申晓瞪大眼睛指着自己。

        “对,极少数人先天自带气海,例如冯家祖宗中的那位弟弟,不需要聚气。还有就是武学造诣达到一定程度后,可以自凝气海,我们练形一脉就是这样,只是过程非常缓慢。我在你身上能感觉出气的流动,你又明显没有修炼过功法,那只能有一个答案,就是你先天就有气海!”

        申晓低头想了想,先天气海?

        她才不信,这应该与自己通过翎羽修炼的灵力有关。

        田蒙这是要给自己找个教导修炼灵力的师傅?

        开玩笑!!!

        要是被青璃知道了,就看自己和那个冯亮谁更惨了!

        “小师叔的身体,唉······眼看冯家聚气一脉就要断了。”田蒙悲叹道。

        “我是要学些实用的把式,不是为了练气,我不修仙、也不会接什么传承!对不起,这个老师,我拜不起!”申晓直接拒绝道。

        “我小师叔原来很厉害的,我都打不过他!”田蒙急急的说。

        申晓笑了起来,有些轻蔑的说:“你也打不过我!”摆明了告诉这个直男,花架子摆再多,不实用!

        田蒙被造了个大红脸,坐在那说不出话。

        申晓站了起来,略有歉意的说:“冯家的事,我很抱歉帮不上什么忙。”

        “等等!”田蒙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拦住了已经离开座位向外走的申晓。

        “我懂你的意思了,小师叔曾经在特种部队任过教习,擒拿、格斗、刺杀他也可以教你的!”

        申晓走向大门的脚转向了前台,对着服务员说:“大杯馥芮白,热的,去奶泡,加一份枫糖。”然后转头看田蒙,咧嘴一笑:“嘿嘿嘿,付钱吧,咱们再聊聊?”

        见收银员盯着自己,田蒙慌乱拿出钱递了上去,收银员将找零和小票一起给了他,咖啡台前并没有申晓的影子,他只好拿了那杯馥芮白,寻找申晓的位置。

        还是刚才的座位,申晓热情的招着手,示意田蒙过去坐对面。

        满足的喝了一口甜甜的馥芮白,嘴角还挂着奶渍,申晓一脸幸福!

        她乐呵呵的说:“下次直接说重点,什么气呀形呀的,都是废话。你刚刚提的那个,我很感兴趣!就是冯亮那身体,能成吗?”

        “小师叔是气海毁坏,你要学的东西都是体术,教你没问题。”田蒙有点气闷,申晓好东西不学,居然对这些东拼西凑毫无正统的东西感兴趣!

        “也对,可是应该会有对抗练习吧,没对手怎么练呢?他那样的,上来我也不敢碰啊?”申晓说出自己的顾虑。

        “这······”田蒙也不知道啊,自己又对那些体术没有兴趣,可转念一想,先把这丫头弄到小师叔面前再说,立即说:“我!我当陪练!”

        申晓笑眯眯的上下重新打量着田蒙,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无论学什么,先让我心甘情愿的站在冯亮面前,对吧?”

        田蒙的脸又红了,而且在躲避着申晓的视线,明显被人戳穿了心事的样子!

        “嘻嘻嘻嘻,不过我相信你说冯亮当过教习的事情不会假,就冲这个,我得学啊!他开门做生意,我包一对一的vip课程!至于其他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冯亮这场地,节前人少,更加显得凄凉破败。

        冯亮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俩人,全身被包得只能看见一双笑眯眯眼睛的人,还有旁边兴奋傻笑的田蒙。

        “小师叔,人我给你带来了!”

        冯亮满眼的问号,这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

        田蒙侧头,看见申晓的打扮,直接上手去扒开了帽子和围脖。

        “你干嘛?我自己来!”申晓拍着田蒙的手喊道。

        “是你?!”冯亮惊呼!

        “对,是我,我要选一对一vip私教课,今天先把费用交一下,节后咱们开课,可以不?”屋子里还挺热,申晓开始翻兜找自己的银行卡。

        “什么?”冯亮完全弄不清楚状况,看向田蒙,希望他能有个解释。

        现在这场子,只是给一些熟人提供练体和对抗的地方,大家都是看着付点费用。

        冯亮身体还正常的时候,确实在这里开搏击课,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自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还没等田蒙与冯亮交流什么,申晓尖叫了一声!

        申晓的脸先是茫然,然后是了然,接着堆满了笑,转向田蒙。

        “娃娃亲姐夫?”

        田蒙如临大敌一般后撤了一步,瞪着眼睛看申晓。

        “那个,今天有点突然,我忘带卡了,要不你先帮我垫上?我用林雪曼的名誉担保,回头一定还你!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