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70搞定国宝

70搞定国宝

        “雪球地球的快速侵蚀,让沉积岩序列在一个不大整合的侵蚀面上,急剧地覆盖着较早的火成岩,这种损失相当于现在被摧毁的1.9至3.1英里深的岩石。这段序列的丢失,在地质界几乎被认定!其成分只能靠推测,而这块晶石,其中元素排列方式与公认的其中一条猜想完全相同!天啊!这是在哪里发现的?你们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

        申晓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拉到这个洋房,听着过度亢奋的强叔授课,明明他说的都是地球话,自己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而她旁边的林雪曼,却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能与强叔据理力争着,两人时而蹙眉沉想,时而击掌附和,很是有默契。

        看着二人的嘴还在一张一合,申晓决定给自己一个金钟罩,开启屏蔽模式。

        咕噜噜噜噜······

        申晓的五脏庙受不了了,想到芹姨的菜,她吞了吞口水,瞄着眼前忘我的一对儿,脚底抹油开溜!

        “呼······”清冽的空气让人精神一震,申晓做了一个深呼吸,向主别墅走去。

        强叔手里的晶石是稀有还是珍贵,自己都不是很在乎,听来听去都是猜测的东西,真不明白兴奋个什么劲?宝石的价值很大程度都是人为炒作上去的,这种找不到来源的石头,就是给强叔这样的匠人玩玩而已。

        铃铃铃······

        申晓看了一下手机来点,不认识的号码。

        “喂?您好。”

        “晓富婆,我到位了,快点告诉我密码。”电话里传来朱笑可市侩的声音。

        “六个6啊,不是告诉你了嘛。”申晓不咸不淡的说。

        朱笑可被雷到了,谁会用这么白痴的密码!感觉自己被耍了,他威胁道:“我要是发现里面不到六位数,我就直接绑架林向北!”

        “嗯,管家婆,那是咱家所有家当,看好了!注意安全!”申晓笑道。

        “不是说好是我的工资吗?怎么我成保险柜了?申晓,你给我说清楚······”听着申晓的话,察觉出不对劲,朱笑可在电话里吼道。

        申晓嘻嘻笑着挂了电话,让朱笑可吃瘪,总是让自己心情舒爽,她哼着小调,去找芹姨讨饭吃!

        申晓刚刚要爬上客房的床睡觉,穿着睡衣的她又被提到了工作洋房,看着满眼血丝的强叔,她瞪了一眼林雪曼,这老头子已年过七旬,哪能经得起这样消耗精力!

        “强叔,身体要紧,这石头又跑不了,慢慢研究呗?”申晓出言劝道。

        林雪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辩解道:“晓晓,这老头儿根本就不听我的,还容易把我拐跑!”

        “申晓,不说这些,雪曼说你那里还有很多这样的晶石样本。”王震强一脸严肃的问道。

        申晓想了想,试探着问:“强叔您是要进行地质研究吗?”

        “研究?老头子都黄土埋大半截的人了,哪还有心思搞那东西!我就是好奇,这些晶石我从未见过,更别说亲手打磨了!我的意思呢?”说道这里,强叔略有些脸红的接着道:“如果这不是孤品,那能不能让老头子过过手瘾,嘿嘿嘿,这完全不同的元素排列,怎样才能让它熠熠生辉,我啊······心痒难耐呦!”

        强叔边说,边搓了搓手,一脸的期待。

        “那咱们得约法三章。”

        强叔立即点头应道:“你说,你说说看。”

        “第一,您说这是样本,我很同意,怎么加工,我不管。老爷子得给咱把好关,您见多识广,那些市面上都没见过的原石,您得帮我扣住了!”

        听完这些,强叔赞许的点了点头,笑着同意了。

        “第二,来源问题,我说不得,你们也问不得。”说道这里,强叔微愣,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第三,我要是发现您因为这些样石影响作息,工作超时,我会马上收了拿出来的所有晶石,并不再提供!”

        说道最后,强叔的脸都垮了下来,林雪曼却笑得前仰后合,伸出大拇指冲申晓比了比,道:“晓晓,你这回算是抓住这老头儿的命门了!”

        “怎么算超时,谁说的算啊?”强叔有点郁闷的问。

        “您年纪大了,本就不应该工作了,所以这时间,我看情况吧。咱把这就当一乐儿,行不行啊?”申晓也是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哄着。

        “娃娃,你到底是什么人?”强叔突然的问题,惊得林雪曼一身冷汗,急忙想替申晓遮掩一下,申晓拦住她,然后小狐狸一般的笑着说道:“人老成精,王老头儿,您想给我按个什么身份啊?”

        强叔冲申晓狡猾的眨了眨眼睛,耍着光棍说:“我管你是谁!娃娃,我进棺材前,可得让老头子我过足手瘾!”

        “那老爷子,您该休息了。”申晓立即蹬鼻子上炕,命令道!

        “你!”强叔吹胡子瞪眼,可又拿打着哈欠转身离开的申晓没办法!

        “晓晓,真有你的!”林雪曼其实也很累,可是她就是说不过强叔。

        “对了,雪曼姐,明明七十多了,叫强叔,这辈分怎么论的?我有时候也跟着你叫,有点混乱。”

        “唉,这事儿啊,也是这老倔驴定下的规矩,他说自己未婚,还是个精神小伙儿,没孙子,就不许大家喊他爷爷。强叔就是个称谓,跟辈分没关系,圈里人知道强叔的多,王震强反倒没什么人知道。”

        “这样啊,这老头,好可爱啊!”申晓也笑了。

        “雪曼姐,最近你们是不是一直会在宅子里?准备你的作品。”

        “对,强叔野心勃勃的,比我还来劲,现在他的心也踏实了,我们就全面开拔!”

        “也好,我也暂时住这边,你也给我找些基础书籍,跟着学习学习。”申晓其实还是担心林雪曼的安全。

        “晓晓最好了!”林雪曼哪能不明白申晓所想呢?

        ————

        林向北的私人飞机上。

        朱笑可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沓黄符、绣锦包卷和一根黑棍,抓着黑棍,温热感立即透指传入身体。

        “这真是个好东西啊。”他轻轻抚摸着。

        飞机上都是林向北的亲信,深知这趟接着的人绝不简单,将精致的茶点准备好之后,就没有人再进入客舱打扰朱笑可了。

        将黄符一张一张的裹在黑棍上,神奇的是,黄符紧紧的贴附在凹凸不平的木棍表面,甚至深压在沟壑中,银针刺破指尖,用鲜血粘合每张黄符,殷红的血珠点在黄符中,瞬间隐没。

        一层又一层,很快,那沓黄符一张不剩,黑木棍变成了一根黄褐色的短棒,看不出木质,也看不出是被黄符包裹的,像是刷了一层黄色的亚光漆。

        凭空轮了两下,带起呼呼破风声。

        朱笑可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