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9派保镖

69派保镖

        “林家的事情不简单,我不可能不管。”刷着碗消化食儿的申晓说道。

        “嗯,我知道。”朱笑可夹着申晓剩下的菜,边吃边说:“那个帝坛应该被你师父收拾了吧?剩下的事情,我们能插手的地方不多。”

        申晓转过身看向朱笑可,朱笑可笑了:“这不难猜的,你家师父的火爆脾气,绝不可能让那个帝坛好过。”

        申晓想了想也释然:“也对!可是我怕他们最后会狗急跳墙,林桑洲是雪曼姐的爸爸。”

        “原来如此啊,林老板也是个可怜人。”

        申晓简单的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朱笑可,然后说:“我不清楚雪曼姐会让我了解多少,但我现在只是担心他们的安全,帮我个忙吧?价格你开。”

        朱笑可心里有些谱,苦笑道:“这个活儿时间有点长啊?”

        谁知道这林家内斗会拖多久?

        申晓立马倒了一杯水,狗腿的敬上:“这可是长期饭票啊,青璃师傅让你待在我这儿,可曾跟你说过有报酬?现在我把你借调到林老爷子身边,一转手,月月都能拿工资!你说我向不向着你?”

        “按月结账?”朱笑可立即一脸的痴笑,仿佛眼睛里飞的都是毛爷爷。

        申晓心想,演!你怎么就这么爱演???

        朱笑可看似爱钱好色,但是并不是有钱有色就能指示得动他,面前这个男人,表里不一的很!

        “同意?”申晓趁热打铁的问。

        “得嘞,您就请好儿吧!”

        申晓一口喝下手里水杯中的水,哪还有方才一脸谄媚的样子,公事公办的交代道:“那你抓紧收拾收拾,我这边联系好你就过去。还有啊,大婶,今天的菜,口儿有点重了。”

        朱笑可要接杯子的手还在半空停着,申晓看了看,就把手里的空杯子放了上去,转身上楼去找手机打电话。

        朱笑可将杯子重重的放到桌子上,拿起筷子挨盘菜都尝了一口,冲着楼上吼道:“哪里咸了?这不都正好吗?!”

        ————

        “喂?雪曼姐,你那边?”申晓犹豫着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

        “晓晓?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强叔还在到处找你呢!”电话那边传来了林雪曼精神饱满的声音。

        “呼······雪曼姐,林家的事情你想对我说多少,完全取决于你,但是现在,我想做的事情希望你和林老爷子不要拒绝。”申晓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先将朱笑可送到林向北的身边,其他事情可以慢慢再说。

        于是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你告诉我林老爷子现在的电话和地址,并告诉老爷子我会送一个绝对靠得住的人过去,贴身保护他。黑白道儿上的事情我们帮不上忙,但是像你父亲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林雪曼用低沉的声音问道:“你认识的人?”

        “朱笑可啊。”

        “他?”林雪曼惊呼,随后,申晓听见了略微更咽的声音:“晓晓,我也好担心爷爷,甚至想让你陪在他身边,可是爷爷坚决不同意,他说以前是他盲目自大了,没有防这一手,这回他会重金请一些高人,让你在我身边他才放心。可是,可是,我好害怕!”

        “雪曼姐,别哭,你把老爷子电话给我,我与他说,你先打个电话告诉他,朱笑可可信,好不好?”

        “嗯!嗯!好!好!”

        “我这边先安排,一会儿去林宅。”

        放下电话没多一会儿,林雪曼的短信便发了过来,申晓大约等了10分钟,才按照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老将军?排兵布阵如何啊?”申晓开门见山。

        “呵呵呵呵呵······你这孩子,不声不响的,看得明白啊。”是的,林向北的离开,可不是为了度假,而是老爷子重新披挂上阵,有些人该付出代价了!

        “帝坛虽然没了,但这人玩脏的得了好处,免不了还会故技重施。我这朋友看着年轻,嗯···表面还有点轻浮。”申晓斟酌着说着,希望林向北千万不要把朱笑可看轻了,“但是,林爷爷,从感情上,我信任他;从能力上,我师傅信任他。”

        “什么?!”申晓这一番话,其实是一个很重的保证了。

        昨晚林雪曼的讲述,对林向北的震动不小,他知道申晓不简单,但是没有想到她的师傅更是深不可测的人物,因此他坚决要求林雪曼待在申晓身边,有个万一的时候,看在自己徒弟的面子,大神也不好完全袖手旁观。

        林雪曼并不知道朱笑可是听从了青璃的命令,才守在申晓身边,因此林向北没想到申晓的身边还有一个这样的角色!

        而申晓的一句“林爷爷”,让老头子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但是,嘿嘿,老爷子,他不太擅长打架。”其实申晓是希望林向北保护好朱笑可的人身安全,毕竟方术家也怕刀砍枪打,前面牛皮吹得响,这句却有那么点虎头蛇尾,她也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哈哈哈,晓丫头,你放心,术业有专攻,我会保护好他的!我现在就派飞机去接他。”

        “妥妥滴!那我就在这里等您凯旋啦!狠狠的弄他们!”

        “谢谢丫头啊!”林向北真诚的说。

        “雪曼姐这边,您放心。”申晓再次承诺。

        直到走出家门,朱笑可还是噘着嘴不说话,申晓无奈,直接递给他一张银行卡,有点心疼的说:“现如今我所有的家当,工资自己扣吧。”

        谁知朱笑可脸上不买账,手却是诚实得紧,牛哄哄从牙缝儿里挤话:“密码!”

        “哎呦喂!脑子够清楚的!就你这态度,给差评啊!”

        “那你可得写清楚,我的菜哪里难吃了?少于八百字我都不乐意!!!”这仿佛是尊严问题,朱笑可无比较真儿!

        “哦,这事儿啊,行!明天看你邮箱吧。”申晓敷衍着说。

        林向北做事很周到,不仅有私人飞机,还有专车来接,申晓粗暴的将朱笑可塞进车里,拍拍车门告诉司机快开车。

        “密码!密码!密码······”朱笑可趴在车窗上,反复冲申晓强调着。

        申晓比了“六”放在耳边,笑呵呵的送走了朱大神!

        ————

        老城区的破酒吧内,

        叼着雪茄的酒保对面,一个衣着光鲜的秀丽男人,扭着腰翘着腿只有半拉屁股搭在高脚椅上。他掐着兰花指,中指的指肚摸索着面前杯子的杯口,骚里骚气的说道:“咱们小可办事从来都是看心情,他虽然爱钱,可谁又敢去催他?一天是他,一年也是他!你说,你怎么把照片烧了呢?”

        酒保抬了抬被烟熏着的眼睛,骂道:“靠,我怎么派任务,轮不到你个娘炮插嘴!”

        男人也没生气,将垂在眼前的发丝扫到耳后,拿出一个屏幕很大的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痴迷的看着说道:“老灰儿啊,你这对罩子真是被熏瞎了!小可这么优美的身段儿,难道看不出来?”

        酒保终于放下了帕子和酒杯,也探过头来看。

        在2009年的华夏,智能手机初见锋芒,而这男人手里拿的,是一款只在境外才能买到的第三代ipho

        e,像素虽然已经是顶级的,但是跟照片的清晰度还是不能比的。

        现在屏幕中的,是任务那张照片的翻拍,男人的手指慢悠悠的点着屏幕中的白衣人,巨大的滑雪镜遮挡了大半张脸,滑雪帽、滑雪服更是把身体包裹得没有一块皮肤是露在外面的。

        “你哪看出这是朱笑可了?”酒保老灰质问。

        “哪看出来的?”花枝招展的男人突然拔高了腔调,仿佛受到了羞辱,很生气的吼道:“我全身上下都看出来了!”

        但是老灰对他的神经质毫无感觉,缩回脖子继续拿起桌上的帕子,咬着雪茄,眯着眼说:“我告诉你,下次你再敢把你那破粪叉子停我门口,我给你砸喽!”

        这男人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阴郁的死死盯着老灰,烦躁的啃着自己的拇指指甲!

        “少在我这里发疯!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