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8看破不说破

68看破不说破

        林宅的早餐特别合申晓的胃口,只可惜巨大的餐桌旁只有她一个人,保姆芹姨说林老爷子天不亮就离开了,嘱咐家里照顾好强叔一行人,林雪曼这个点儿根本不会起床。

        昨夜,对林向北和林雪曼来说既是颠覆也是重生,林家的家事,申晓想帮忙,但前提是林雪曼需要,她会等着林雪曼来对她说明一切。

        “芹姨,我先走了,谢谢您的早餐。”申晓礼貌的说。

        看着一个个空了的盘碗,芹姨笑眯眯的说:“没事就来,芹姨给你做好吃的。”

        “好。”

        ————

        射击馆。

        “唐教练,今天我只能上半天,可以吗?”申晓觉得,干脆抽点时间去钟塔里修炼一下吧。

        “那怎么不行呢?现在是理论课,你在这多泡一些时间没有问题,等正式射击课开始了,我建议每天不要超过1个半小时,不然手臂真的是负荷不了。”唐伟军笑着说。

        唐伟军对申晓很满意,态度认真,不急不躁,好学刻苦,昨天一天,他几乎讲完了所有的基础理论,今天开始枪械构造的了解。

        他拿出了几把在射击馆比较常见的型号:贝雷塔87、柯尔特m1911、西格绍尔p266、格络克17······双手手指翻飞,黑亮的铁疙瘩就变成了一堆堆零件,申晓看得仔细,暗暗记下了拆卸的步骤和手法。

        唐伟军一把一把的讲解着该型号枪的优缺点,并在组装的同时对零件的作用细细说明,申晓不需要笔记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她听一遍基本就可以记住,昨天申晓也是这样,把唐伟军吓了一跳,惊叹申晓的记忆力惊人!

        看着重新恢复如初的枪,申晓情不自禁的摸向了第三把,这就是有名的mk25,手感真的非常好。

        “喜欢这个?”唐伟军没有阻止,枪内根本没有子弹。

        “鼎鼎大名啊。”申晓点头答道。

        “最开始你碰不了这个,先从贝雷塔开始吧,后坐力小,适合初学者。”

        “嗯,好。”申晓没有质疑唐伟军,毕竟人家才是专业的。

        ————

        朱笑可确定这个时间临江公寓里应该是没有人的。

        伸手打开了申晓的卧室,按照他的记忆,走向床头柜,抽屉里空空荡荡,只有一根漆黑的木棍!

        他将黑棍拿了起来,一股暖意从其上传来。

        ————

        明天就可以开始自己第一堂有枪的射击课了,申晓有那么点兴奋,这条贴着烈士园林的甬道,自己走得已经很习惯了。

        快到出口,申晓透过围栏,看到了冯亮,还是靠在自己那没有招牌的大门前发呆。

        他的脸色极差,苍白间透着土灰色,嘴唇更是看不到一点血色。

        叽···扭···

        铁门拉开的声音让冯亮看向这边,待他看清申晓后,立即转身开门进去了,脚步稳健,看不出一点的异常。

        好奇怪!

        ————

        走进家门,饭香扑鼻,一个高瘦的男人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

        “还以为你离家出走了呢!”申晓坐到餐桌前,对着朱笑可的背影说。

        “看冰箱里缺的东西,就知道你吃沙拉,林老板是三明治。大冬天的,透心儿凉吧?”朱笑可笑呵呵的将热气腾腾的菜放在了申晓面前。

        “就当偶尔清清肠了。”申晓也不客气,拿起了筷子,直接冲向自己最爱吃的果仁菠菜。

        “晓富婆,我跟了你这么久,不打算送点小礼物吗?”朱笑可一副小媳妇的样子,慢悠悠的说。

        “咳咳咳咳咳咳······”申晓一口菜咽岔撇了,呛得直咳嗽!

        “好啦!好啦!我好好说话,你慢慢吃。”对着申晓要喷火的眼睛,朱笑可哈哈笑着举手投降。

        缓了好半天,又咽了两大口米饭,申晓才道:“我这儿有什么东西入得了朱大神的眼?”

        “这么明显吗?”朱笑可居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别废话了,什么东西啊?”很多时候,申晓都是看破不说破,要说就直接说,要么就不说,绕圈子没意思!

        “嘿嘿,就你上次拿着总打我屁股的黑棍。”顶着欠揍的笑脸,朱笑可直说。

        申晓脸上表情纠结,这话怎么听着有点猥琐!

        “哦,上次被我放在房间里了,哪里呢?一会儿上去给你找找。”自己放哪里了呢?申晓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努力的想着,直到夹菜的时候,才发现朱笑可还在盯着自己。

        “你总得让我把放吃完吧?”朱笑可还是不做声的盯着自己,申晓放下的碗筷,嘟囔着:“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干嘛这么急啊?连饭都不让吃完!”

        朱笑可还是没有做声,视线随着申晓移动,他没有着急,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哝!给你了啊,这下我能吃饭了吧?”过了十多分钟,申晓才跑了回来,将黑棍啪的一声拍在了餐桌上,抓起了饭碗接着吃。

        蒜泥油麦菜、韭菜炒鸡蛋、香菇油菜、清炒苦瓜······朱笑可今天真是大爆发了,做了满满一桌子全是申晓爱吃的素食!最后申晓又喝了满满一盆的豆腐汤,满足的拍拍自己肚皮,打了个饱嗝!

        “这东西很珍贵。”朱笑可平静的说。

        “嗝!听说是这样的。”申晓撑得都不能动了!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吗?”朱笑可的语气还是听不出特别的情绪,只是淡淡的问。

        “你打算告诉我吗?”申晓笑嘻嘻的抬杠,“嘿嘿,别误会,你想干嘛就干嘛,这东西放在你那里比放我这里有用。”

        “如果我把它弄丢了呢?”

        “别呀?咱可说好了,你弄丢了,我可不负责补偿你啊!”申晓立即警惕的看着朱笑可。

        “我要是把它卖了呢?”朱笑可的头微微底下,看不见表情。

        “缺钱?我倒是还能帮点,用吗?”申晓这回是很认真的说。

        “好,我记得了,没钱一定管你要,毕竟我是你包养的啊?”朱笑可抬起满是媚笑的脸,贱贱的说道。

        “呕!!!你想让我把吃的全吐出来,是不是?”申晓做出一副要吐的样子,然后站起来拍了拍朱笑可的肩膀,轻松的说:“不过,兄弟,心思别太重!不就是根木棍嘛,都是身外物,我还真没觉得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