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7漠北林家的痛

67漠北林家的痛

        “好啦,好啦,别让你王爷爷太辛苦,他年纪也不小了。”胡闹够了,林向北拍了拍林雪曼的肩膀,嘱咐道。

        “好嘞好嘞!那老头子,该你了,出点血吧?”林雪曼竟一脸认真的说道。

        林向北转向申晓,笑道:“晓晓,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老爷子,问你的是我啊?”林雪曼叫屈。

        申晓这边是一直笑着看这对活宝,立即说:“工作室一直是雪曼姐主导,她说什么我听什么。”

        “那可不行啊,别亏了都不知道!”

        “林老头儿,你这是瞧不起我呢?还是侮辱你自己呢?也不看看我是谁家的!就这家学渊源,谁敢让我吃亏!!!”

        “嗯嗯,说得有道理!”没想到林向北居然郑重的点了点头!

        “稳赚不赔的买卖,林奸商打算投多少啊?”林雪曼可没那么容易让林向北混过去。

        “哈哈,哈哈哈,投!肯定投!缺钱了就管老头儿拿。”

        申晓其实有些不理解林雪曼为什么一定要林向北的保证,就这么一个孙女,还能不管吗?

        “嘿嘿,今天来,就是想让强叔和晓晓碰个面,结果这老爷子现在就没影了,那我们也走了,明天我们早点来。”林雪曼志得意满的说。

        “嗯······我还有点事情想问林老爷子。”申晓拉住了要起身离开的林雪曼,对着林向北说。

        “哦?你说,你说。”林向北倒是很好奇申晓有什么事情问自己。

        “老爷子,咱们家有没有叫林桑洲的?”记得那个天竺和尚好像说得就是这个名字。

        说者无心,听者却如同五雷轰顶!

        林向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而一直欢脱的林雪曼,也如同被定在了沙发上!

        看来那个帝坛执行的任务不是什么好事!申晓也确定了林家祖孙都熟悉这个名字!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林向北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确定这一定不是林雪曼对申晓说的,因为出事后,这孩子甚至都没有对他这个爷爷提起过一次!

        “这个人对您是不是很重要?”申晓没有正面回答,她需要先确定这个名字的身份。

        林向北沉默了,没有再逼问申晓,也没有要回答问题的意识!仿佛只要自己不说出口,有些事实就从不曾存在过!

        “这是我爸爸的名字。”没想到林雪曼回答了申晓,林向北眼圈立马红了,更是心疼孙女。

        “什么?”

        申晓想过这个人对于漠北林家可能很重要,但是她没有想到竟是林雪曼的父亲。

        “晓晓,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爸爸的名字的。”林雪曼凝重的脸上透着苍白,嘴唇都有些颤抖,好像随时都能晕倒!

        申晓其实想先弄清楚林桑洲这个人现在的情况,不过看到面前两人的反应,她多多少少有了一点猜测,那个帝坛不属于普通人的势力,如果他们对林雪曼的父亲出手了,手段一定是普通人无法寻到蛛丝马迹的。

        申晓想了想,决定先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是自己能帮上忙的,于是她说:“入林岛时在林茂安身边的和尚。”

        林向北蹭的站了起来,又砰的摔进了沙发,脸色涨红,双眼圆瞪,申晓见状,赶忙上前一手按压合谷穴,一手轻柔檀中穴,回头冲林雪曼喊道:“雪曼姐,快去把窗户打开!”

        本来没有注意到林向北变化的林雪曼,被申晓这一吼,才看见自己爷爷的异常,红着眼跑去开窗。

        北风灌进,最先吹醒了林雪曼,她擦掉了即将涌出的泪水,从一个方储柜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倒出了一粒黑褐色药丸,放在了林向北的嘴边,老爷子极为配合的将其吞下,大约又过了5分钟,林向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咳了两声,慢慢的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眼角两行老泪滑落!

        林雪曼坐回了爷爷的身边,轻轻依偎着,而林向北也伸出颤抖的手,轻拍着孙女的后背,沉浸在他们的悲伤中。

        申晓没有出言打扰,走向窗边,关窗后静静站在那里,不去打扰这对祖孙!

        想起离开入林岛时,青璃挤眉弄眼的对自己说:“别说师傅没给你报仇啊?凶手一定在那个什么帝坛里,去一个一个找太麻烦,那就让这劳什子帝坛消失,解气了吧?”

        “您这消失的意思是······”申晓很蒙。

        “消失就是一个不留呗,很难理解吗?”青璃发现自己这徒弟不太聪明啊。

        “啊???这,这也太暴虐了吧?师傅,你这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那得死多少人啊?”

        要是真的,申晓觉得太血腥了!

        “丫头,我华夏境内有人出钱养着这个雅利安帝坛,也授意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做了很多事情。我们窝里斗,轮不到这群大鼻子卷毛插手,所以他们全该死!授意他们的人更该死!只不过呢?我这人护短,自家的事情关起门慢慢解决。”青璃平淡的说着。

        “可是,您不是说给他们一个机会吗?”

        “对啊,一个不再深究的机会。不过,晓宝贝儿,背地里那几头蒜我心里有数,早晚有一天,师傅把你这口气捋顺了!”

        当时申晓的震惊无法形容,现在看到林家祖孙的痛苦,自己竟然觉得青璃做得太漂亮了!

        “晓丫头啊,谢谢你!这么多年,我一直都不相信我儿子会有那么懦弱的一面!现在,心里的疑惑终于解开了!难怪那场意外找不到任何疑点!”林向北嗓音沙哑,却也有着一种解脱。

        “林!家!”林雪曼的情绪却有些激动,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曼曼,这件事情交给爷爷,你不要插手!”林向北很严肃的说。

        “爷爷!!!”林雪曼毫不退让的直视林向北。

        “唉,曼曼乖,爷爷奶奶就只剩你了,我们不想再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帝坛做事毫无底线,你坚决不能出事的!”林向北放软了语气,哄道。

        “可是!可是!可是······”林雪曼急着想争取,可是见到瞬间苍老了许多的爷爷,也实在不忍心说浑话!

        “我懂,我懂,咱们家不出孬种!你看爷爷的,好不好?”看着自己可爱的孙女,林向北满眼的疼爱,这是自己那宝贝儿子留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嗯,那个,能听我说吗?”申晓好不容易插进了话题中,见二人看向自己,她赶忙接着说:“你们不需要再担心雅利安帝坛,他们消失了。”

        “是青璃姐!!!”林雪曼最先反应过来,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亢奋的喊道!

        “嗯,青璃师傅做事的风格有点······嘿嘿!”申晓没有继续细说,怎么说?反正她是没有办法那么云淡风轻的说出口。

        林向北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也没有见过青璃,所以老爷子没能消化这些信息。

        “晓晓,消失了是什么意思?”林雪曼问了和申晓一样的问题。

        “就是你最想的那个意思。但这不是青璃师傅干的,虽然有那么点联系,但我师父绝不是嗜杀之人。”申晓委婉的表达了一下,并为自己的师傅维持形象!

        “真的?”林雪曼满眼泪水,瞬间决堤!

        “太好啦!太好啦!真希望是我亲手做的!哈哈哈哈哈···太好啦!”林雪曼有些癫狂的边哭边笑,申晓知道她需要一个泄洪口!

        林雪曼和申晓留在了林家老宅没有离开。

        这一夜,林雪曼私下将自己知道的关于青璃、关于申晓、甚至包括朱笑可的事情,全部说给了林向北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