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4赐予赎罪的机会

64赐予赎罪的机会

        真的是足足撑了一个时辰,二人才又站在了他们的总统套房内,朱笑可是脸色极为难看的直接冲进了他自己的卧房。

        “别把人弄死了,我还要用他回去传个话的。”青璃还是在那张贵妃榻上,似乎极为舒服。

        “别随便甩锅啊,即使死了,也跟我没关系,你把他困在那鬼地方,能活得了吗?”申晓马上撇清关系。

        “应该···死不了吧?”青璃话中也带着不确定,手中有蓝光微闪了一下。

        ————

        两个蓝眼褐发的男人注视着眼前依旧不省人事的加拉瓦,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如同在看一堆肮脏的垃圾!

        他们上身穿淡青色底衬外有金银线刺绣的搭帕分别搭在两肩上,下身穿蓝色丝绸及膝裹裙,华丽镶满宝石的腰带在两端打结成球形,足蹬金色尖头软皮长靴,巨大的黄金项圈和单耳耳圈彰显这他们身份的尊贵!

        “只是一个吠舍,有必要带回去吗?”他们在用自己的语言沟通着,其中一个更为倨傲的率先开口。

        “祭司称那位大人指名要他,我们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另一位面容冷毅者,刻板的答道。

        “可是!”不爽来源于这会弄脏他高贵的双手,更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要派两个刹帝利同时前往,还动用了帝坛灵印的传送力量,这力量一年也只能用十次!

        冷毅者没有这么多纠结,军人就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从袖筒里拿出一把短匕首,割断了捆着在铁柱上的绳子,又用这条绳子一头套住加拉瓦的一条手臂,另一头抓在他手中。

        开始涨潮了,海浪一波一波的赶来,加拉瓦就像一头死羊,半泡在海水中被拖拽着!申晓的那条输血管早就被刮掉了,8号针头扎出来的眼儿,可没那么快愈合,小股的血不断渗出,很快又被海水冲淡!

        “走吧,赶紧回去复命。”

        ————

        接下来的几天,青璃并没有离开这座入林岛,极为偏爱那扇能看见美丽落日的落地窗,大多数时间都倚靠在贵妃榻上假寐。

        朱笑可病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裹着厚厚的被子喝姜汤,酒店有一些常用的备用药,他也坚持只要能吃好,病就一定会好,就没有离岛去医院。整日大鱼大肉的,也不怕食积!

        林雪曼已经将田蒙找过申晓的事情说了,申晓也无所谓,无论有没有好老师,对田蒙的第一印象实在太差了,随缘吧。

        这位田大少竟也真的没有再出现过,林雪曼拉着申晓泡温泉、做spa、浮潜、海钓,俩人玩得不亦乐乎!

        “明天咱该回去了吧,这都一周了。”申晓涂着晒后修复,冲一旁已经成小黑人的林雪曼说。

        “回吧,回吧,再不回我真没法见人了。”林雪曼根本没有想到申晓这么喜欢户外,舍命陪君子的结果就是自己严重晒伤,而申晓就跟没在太阳底下待过一样,洁白如初!

        “那······”林雪曼轻轻指了指贵妃榻上的青璃,申晓领会,扭过身喊道:“师傅,我们要回了,您怎么个指示啊?”

        青璃躺在那里并没有睁眼,平静的说道:“林丫头,这房间能给我留几天吗?”

        林雪曼没想到青璃是在跟自己说话,赶紧豪气的说道:“留几天?您说笑了,青璃姐你要是喜欢,这里就给您留着,从今往后,您随时来,想待多久都行!”

        “嗯,我很喜欢这里,就这么定吧。你们随意,不用管我。”青璃还是闭着眼说。

        林雪曼出去交代离开的相关事宜了,圆厅里只有师徒俩,申晓也坐在落地窗前,仰着头看着青璃。这几日的青璃恬、怡然,申晓想都没有想过青璃也会有这一面。

        “为师是美,无需如此迷恋。”青璃还是只动嘴。

        “师傅,你都问了那个天竺大和尚什么呀?”申晓实在憋不住问道。

        “什么事也没问,只是在他身上留了个印记。”青璃本来也没想瞒她。

        “印记?算是警告的那种?”申晓没明白。

        “动了我的人,就给他们一个警告?我有那么好说话吗?”青璃语气平淡,继续说:“晓丫头啊,咱们四区在无极界中有那么点特别,你应该明白一山不容二虎,可四区趴了九头猛虎,却一个也不出来主事儿,由个看门的料理杂七杂八的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不屑!这说明什么?”

        “强大!这又说明什么?”

        “说明我说得算!”

        “我们不参与无极界的琐事,也不过问阳世的纠葛,日子久了,似乎有人就忘记了华夏四区在创始之初的威力了!那就帮他们回忆回忆。”

        此时青璃终于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看着申晓的眼睛说:“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无极界在改变,具体变在哪里,我说不出来,只能静观其变。但这些,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我帮不上忙吗,玉辉也曾说过这样的话,还说我出现的时机也许不是巧合······”

        青璃抬手示意申晓不要再说了,笑了笑说:“他的直觉还是那么灵敏啊!不过现在的你真的什么也做不了。看看吧,也许十年,也许五十年,也许千百年······真相总会水落石出!乖,你现在无需挂心此事。就是因为我无法离开华夏,才不得已给了一个赎罪的机会,希望他们懂得珍惜。”

        ————

        加拉瓦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真正成为了一封人肉信件,身体被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像是随手丢在一旁的人偶,身上的袈裟早已不知踪影,后背上雕刻着的羽毛图案皮肉外翻,却没有血液流出!

        围着这坨肉上空有三个光团,分别是蓝色、黑色、紫色,随着光团的闪烁,三个声音在互相指责争论着。

        “她四区这是什么意思?太目中无人了!”黑色说。

        “你动人家徒弟的时候,就目中有人了吗?”紫色说。

        “伐由!你什么意思?当初你也没有反对啊?”黑色说。

        “当初?当初我们只说试探,谁让你下狠手了?”紫色说。

        “行啦!行啦!你俩别吵了!这个帝坛是保不住了,就是不知道人怎么处理。”蓝色说。

        (“一个不留!”)一个更为洪亮的声音此时插入!

        “天帝,我们要退让到这种地步吗?”蓝色说。

        (“四区辖主不好惹,现在不宜节外生枝,不要把注意力引到我们这边。让她满意吧!”)

        “是!”三色齐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