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2最妙的心理实验

62最妙的心理实验

        申晓看了看这间空房间,味道实在是太呛鼻子了!

        “大婶?来一下[地]字3号房间,有惊喜给你。”申晓打电话叫着朱笑可。

        “你确定你给的是惊喜,不是惊吓?”

        “哪那么多废话,叫你来就来!”

        挂断电话,申晓走向门口瘫着的“老孔雀”,单手一提,将他丢进了屋里。

        因为[地]字号别墅这边婚礼期间全部给了林家主家这批人住,今天乌泱泱的全走了,大部分房间清空,所以这么半天,走廊里也没有个人经过。

        没过多一会儿,有脚步声传来,虽然很轻,申晓还是能辨认得出来,她站在门口探出头,正看见挨个门看的朱笑可。

        “这边。”申晓道。

        “这什么味道?”一走进这房间,朱笑可就蹙眉问道。

        “虫子

        q!”申晓随口答道。

        “这不是林家的人吗?”朱笑可终于看到了地上还有个人。

        他蹲了下去,用手杵了杵那人的腰,道:“还活着吗?”

        “嗯,应该没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

        “你干的?”

        朱笑可保持着半蹲的姿势,似乎在地毯上发现了什么,用食指轻蹭了一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

        “青璃。”

        “人呢?”

        申晓双手一拍,然后一摊,耸耸肩道:“飞了。”

        “活该,你就不应该叫来这尊大神。”朱笑可见申晓那一脸的衰样,幸灾乐祸。

        “那也比你强,跟老鼠遇见猫了似的!”申晓也不吃亏的挖苦道。

        “你家那位活祖宗,谁不怕啊?”朱笑可很光棍的认了!他不是一般的怕,好不好?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畏惧!

        “我呀。”申晓就不明白了,这个人行为怎么还被朱笑可说得跟普遍现象一样呢?

        朱笑可突然不说话了,看向申晓的眼神渐渐怪异。

        “怎么了?我只是个小萌新,初级的很,要打怪哪有不抱大腿的?我又不清楚你是个什么段位,总不能以命相托吧!再说了,家里有个牛逼师傅,不用当摆设吗?”

        其实申晓这嘟嘟囔囔的一大堆,很大程度是说给她自己听的。也是,搬来了师傅,这天竺大和尚准没好!可是,这心中的怨气一点都没泄出来!她要憋屈死了!

        见朱笑可还是不说话,申晓不再嘴硬,问道:“说真的,朱大师,你什么段位啊?”

        朱笑可却目光闪烁,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切,不说拉倒!”

        申晓可不想一直等在这里,抬脚踢了林荣隶一脚,她又对朱笑可大声说:“这人是师傅弄晕的,你看看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

        朱笑可将眼中的情绪隐藏起来,笑骂:“你再踢,没准就醒不过来了,自己多大力量心里没数吗?”

        “哦!差点忘了!”

        朱笑可拿出一张黄符,随着起咒念出,黄符自燃,朱笑可居然捏开了林荣隶的嘴,将燃着的符塞了进去!

        “唉!你这干嘛啊?焚尸灭口?”申晓立即出声制止。

        “这一屋子的蛊虫,他只是个普通人,会被吃光的!”朱笑可云淡风轻的说。

        “啥???哪呢?还有虫子?我怎么看不见?”申晓慌张的四处看着,想想那些虫子就浑身不自在。

        “现在饲主不在,蛊虫不会主动现身攻击活人,但这家伙被青璃弄没了意识,蛊虫饿急眼了,肯定会对他动手的。走吧,蛊虫离了饲主,不会活多久的。”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把你叫来就是想让你确认一下,这个虫子和你那个姻缘蛊有没有关系?”

        朱笑可问道:“我不是很理解你说的。”

        “我也说不明白啊,曾经袭击我的那个家伙的气息,和这个天竺大和尚有些相似,而这里的蛊虫和姻缘蛊的气息相似,但是我在姻缘蛊上并没有感觉到有和袭击我的人有联系,哎呀!我也很混乱,所以才叫你来,我没有依据,全是感觉!”申晓说着说着,把自己绕晕了,她不指望朱笑可能听懂!

        “你的感觉只属于你,我······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朱笑可不觉得申晓说假话,但他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唉,算了,我们走吧,或许我错了。”这种完全没有头绪的思维状态很糟糕,申晓实在不想再继续了。

        但是朱笑可却隐隐发现,一个强大的力量在觉醒,只是申晓现在毫无知觉,且不能自控。

        ————

        “这是怎么了?”回屋看见没精打采的申晓,林雪曼问道。

        “嗯···嗯···嗯···”申晓哼哼着。

        林雪曼用眼神询问朱笑可,朱笑可很厚道的说:“她师傅把那大和尚带走了,这是洪荒之力无处发泄,憋的!”

        “什么?你们找到人了?怎么没叫上我呢?斗法很精彩吧?”林雪曼两眼放光。

        “哼哼,跟青璃斗法???你可真敢想!”朱笑可被林雪曼的蠢话气乐了,他决定不再对牛弹琴!

        林雪曼感慨,真是不同世界的人啊!她有说错话吗?

        直到日头偏西,申晓还是一副死狗的模样摊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橘色的落日透过落地窗照得整个房间都带着暖晕,一个身穿蓝色飘逸长裙的高挑身影,轻轻的斜倚在窗边的贵妃椅上。

        “这里的落霞真不错。”

        申晓瞬间跳起来,吼着:“师傅你回来了?”

        “嘘,小点声,让我安静的欣赏一会儿。”青璃笑道。

        “师傅!”申晓赖叽了!

        “给你留着口气儿呢!”青璃双眼直视那颗咸蛋黄,无奈的说。

        “嘿嘿嘿,雪曼姐,你帮我找的东西呢?”申晓重新满血复活,兴奋的冲进了林雪曼的房间。

        不多时,申晓背着一个小包袱挡在了赏落日的青璃面前。

        “我累了,让九阴家的小子陪你去吧,我给你们一个时辰。”

        “去哪啊?”(“我不去!”)两个声音还在耳边,圆厅内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林雪曼,还有已经在贵妃椅上小憩的青璃。

        ————

        噗通!噗通!

        申晓被砸在水中,直接到底,屁股被石头隔了一下,生疼!努力向上一窜,她居然站了起来,水只到腰,并不深,却极为咸涩,煞的眼睛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