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1给我留口气

61给我留口气

        “晓丫头,这可是你带我出来的哦,四区有那么多的事情,唉······有什么办法呢?就这一个徒弟。”

        申晓很想打人,也很想说师傅就别再立牌坊了!可是,她是个尊师重道的好学生,忍!

        “这不是你房间啊?”青璃看了看他们现身的地方。

        “我们在一个岛上度假,那个天竺和尚就在这里。”申晓解释。

        “你们?”

        “嗯,我、朱笑可、还有上次在医院你见过的林雪曼。”

        “哦,还要那个傻大姐啊。”

        门开了,青璃口中的“傻大姐”正坐在一张堵在门口的椅子上,留着口水瞌睡,听见门响,猛的站了起来。

        而在沙发上闭目打坐的朱笑可此时也睁开眼,待看清出现在门后的居然变成了两个人,而那第二个人······

        他轻轻的向后移了移屁股,希望成为日食中的太阳,利用林雪曼这个“月亮”,让自己成为盲点!就在要成功的时候,青璃冲他微点头,就像按了朱笑可的暂停键,整个人尴尬的停在那!

        “您是晓晓的······”林雪曼在努力回忆,上次在医院,对面这个女人跟自己说过,她是申晓的什么人来着?还没有完全驱散瞌睡虫的林雪曼,脑子实在是不那么灵光。

        “咳咳,雪曼姐,这是我师傅,上次的说词只是权宜之计。”申晓不忍见林雪曼继续纠结,首先坦言。

        而青璃也不在乎别人到底当自己是什么人,径自在这大圆厅里走了一圈,站在落地窗前向外看去。

        “这里真是不错啊!”

        这个落地窗外的景色,确实很美,尤其是在日落的时候。可是现在,黑漆漆的,能看见什么?林雪曼还在纳闷中,突然想起了朱笑可曾经说过的话,关于申晓的师傅!!!

        她想申晓使了个颜色,用口型说:“我该叫什么啊?”

        “哦,对了,我师父叫青璃。”申晓这才后知后觉道。

        “青璃师傅,您要是喜欢这里,也留下来玩几天吧。”林雪曼有些崇拜的说。

        “叫我青璃姐,只有我家晓宝贝儿能称我为师傅。”甜腻嗓子上线,青璃摸了摸林雪曼的脸蛋,笑着说。

        “晓宝贝儿???”林雪曼被雷到了!

        孙辈第一胎竟是个女孩子,爷爷、奶奶并不喜欢,在填写出生证明的时候,母亲才选了一个“晓”字,因为申晓是天快亮的时候出生的,仅此而已!没有被寄予什么期待,就是个代号。

        可是这段时间,申晓开始发愁了,被挂牌“晓(小)”后面的各种称呼,实在暧昧矫情的恶心!

        “唉······师傅。”申晓指了指总统套最后一间空卧室,有气无力的说:“很晚了,咱先休息,那间归您了。睡!睡!都睡!”

        ————

        从林子里跑回,申晓看见了伫立在海边的青璃,

        “师傅,您需要睡觉吗?”这是申晓一直好奇的问题。

        青璃哑然失笑,道:“可以睡,也可以不睡。”

        “那您需要吃饭吗?像我一样不吃会饿的那种。”

        “嗯,会饿,但你的食物,我可以吃,可以不吃。”

        “那您会受伤吗?”申晓对青璃那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并不失望,继续兴致极高的问着。

        “会。”

        “哎?师傅,这个答案不对啊,您应该回答,可以会,也可以不会!”这回申晓却开始抱怨青璃不按套路出牌。

        “纯拿我开心呢,是吧?!”青璃笑骂。

        “是您先拿我开心的好不好?”申晓不服。

        “行了,回去赶紧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青璃嘴角一翘,一个跃跃欲试的笑容浮现。

        “我已经拜托雪曼姐去查了,看看那家伙住哪里?什么时候离开?”

        “不需要这么麻烦,我去······”

        “停停停!师傅,咱可说好了,您就是来给我压场子的,那得是高高在上被供着的位置,可不能自降身份!嘿嘿,再说了,杀鸡焉用牛刀啊?”一边舔一边赔笑的申晓道。

        “合着让我来过眼瘾呢?是吧!”青璃可不会乖乖认别人支配!

        “嘿嘿嘿······”

        两人一边就谁出手的问题争着,一边一起往酒店走去。

        谁料她们刚踏上大门的台阶,迎面走出一群人,正是婚礼现场中林家主家的那批。林雪娇被一个贵妇抓着手叮嘱着什么,而那个主事的林茂安背着手,一脸得意的走在不远处。

        申晓装作路人,挽着青璃依然走自己的,靠近后,就听林雪娇不耐烦的说:“行了,我这不是挺好的嘛,你瞎担心什么?”

        那贵妇的声音中充满担忧,“可是婚礼上,那个田乐哪有个丈夫的样子,你这还怀着孕呢······”

        没等她说完,林雪娇打断道:“我又不是为了嫁给他!?”说着低头摸了摸尚没有变化的小腹,踌躇满志的说:“只要有个这孩子,他还有什么用?!”

        “说得好!我林茂安的孙女,就该如此!”

        该如此什么?是该如此当生育机器?!还是该如此借种不要脸?!

        听到这些的申晓真是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但这与她似乎没有什么关系,申晓只是在这群人中搜索着一个身影。

        竟然没有?

        难道那个和尚已经离开了?

        “荣隶啊,别忘了将加拉瓦大师安全送到目的地,一定不能怠慢了,听见没有?”

        林茂安现在有种坐拥天下、颐指气使的错觉,能攀上田家,对于他的和亲帝国尤为重要!

        雪娇能给出了名子嗣艰难的田家怀上孩子,就算不是计划中田蒙的种又能如何?田蒙未来有没有种都不好说,现在肚子里的这个,就是筹码!

        这中间加拉瓦大师也帮了不少忙,林茂安极为看重此僧,今后必有大用!

        “爸,您放心吧,我这就再去和大师确认一下。”当初送林向北他们三人出婚礼现场的中年人答话后,立即转身向酒店内走去。

        申晓立即向青璃使了一个眼色:他去找的就是那个天竺和尚。

        青璃接受到信号,头稍稍一偏:跟上去?

        申晓立即摇头,她想示意的是:现在别打草惊蛇。

        结果是青璃拽着申晓就跟了上去,完全没有隐藏行径、暗中行事的风格,就这么大咧咧的走在林荣隶身后。

        中途好几次林荣隶回身,申晓都半躲在青璃身后,而青璃则大大方方的、笑吟吟的与其四目相对,如果不是因为有事要办,申晓相信这个老色胚准定会孔雀开屏的!

        直到他走到了一个房门前停下,被色.欲懵心的脑花才稍稍的冒泡,盯着身后的二女,浑身警铃大作!

        申晓没想到青璃是这个路数,赶紧小声说:“师傅,杀个普通人不太好吧?”

        对面的“脑花孔雀”脸色煞白,盯着逼近自己眉心的指尖,然后就软到在地上了!

        “我对杀人,没兴趣!”青璃独独强调了那个“人”字。

        二女跨过那堆“烂泥”,依旧是青璃风格的直接推门,门是从上向下开的,厚厚的地毯有极好的消音作用。

        “哧啦哧啦······”

        申晓身周一层人形火圈闪起,像是开路的先锋,所到之处有无数的虫子瞬间焚烧殆尽。空气中弥漫着有机质燃烧的味道和无数细微的气化声音。

        “晓宝贝儿,这你确实打不过。”青璃腻腻的说。

        对面那个本来一脸骄横的和尚,现在的脸色跟他的衣服也差不多了。

        “你···你···你,你们是谁?”磕巴半天,才问出一句话!

        “小卷毛,我有话问你。”青璃根本没理会加拉瓦的问题,迈着长腿笑着走到他跟前,然后······

        这两人的身影微一扭曲——消失了!

        “师傅,给我留口气儿!”申晓只来得及冲空气喊了这么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