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60请师傅站脚助威

60请师傅站脚助威

        笃笃笃

        总统套房的房门被敲响,林雪曼很纳闷,现在已经很晚了,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在这个时间来拜访,毕竟婚礼已经结束,剩下的宾客几乎都是打着度假的旗号,留在这入林岛,各玩各的。

        笃笃笃

        敲门声再次响起,同时田蒙的声音出现在门外:“林雪曼,你们还没有休息吧,我们谈谈。”

        朱笑可低声对林雪曼说:“我回自己房间了,你们谈。”

        “晓晓不是让你看着门吗?”林雪曼也压低音量道。

        “有我的符,没人进得去,我在与不在都一样。”

        “那你躲什么?”

        “老板,我打不过他。”

        “狗屁!谁让你打架了?”林雪曼没想到朱笑可来了这么一句,顿时火冒三丈!

        她噔噔噔的走向门口,一把拉开房门,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田蒙,气势不减!

        “有话说,有屁放!”

        田蒙也没想到门开得这么突然,放下了要敲门的手,视线向屋里扫,碰上朱笑可,只是微微点头,算是礼貌的问好,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他才说:“申晓没和你们住一起吗?”

        本来吊儿郎当的朱笑可在听见田蒙提起“申晓”,低下了头,掩饰眼底一闪而逝的锋芒,静立在原地。

        林雪曼也没有想到田蒙上来直接就问申晓,没有及时回应。

        这个田蒙倒是急了,继续说:“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她在吗?我想跟她解释一下。”

        “嘿嘿,没想到田大少居然认识我们晓晓啊,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过呢?您记错了吧。”林家大小姐在短暂的发怔后,明知故问的打起太极。

        “你把她叫出来,就知道我们认不认识了。”没有听明白林雪曼话里的讽刺,田蒙直接说。

        “不在,回家了。”对于这种你骂他都听不出来的憨货,林雪曼实在没有耍嘴皮子的兴致。

        “不可能,婚宴后离开的人中,我没有看到她。”田蒙立即反驳。

        “你!!!不在就是不在!”耍浑是吧,她也会!

        当田蒙发现申晓与林雪曼极为亲密之后,就知道这事儿难办了,看来今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又看向了屋内一直默不作声的男人,这就是与她一起的那位吧。

        他突然自以为明白了什么,说道:“对不起,打扰了,还是麻烦你告诉申晓,她真的误会我了,我可以帮她找到一位极好的老师。”

        转身离开,这几天需要好好留意离岛人员,现在的田蒙越来越确定,没有比申晓更合适的人选了!

        ————

        “师傅,您说过,不经您允许进华夏者杀无赦吧?”申晓需要先确认一些概念。

        青璃只一挑眉,没有接话,她等着申晓继续说。

        “那您指的需要允许才能进的,是谁?”是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需要听从无极界辖主的管制?

        青璃坐到桌边,单手拄着下巴,淡笑着说:“难得啊,我家晓丫头终于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师傅呀,我躲也躲不掉,好不拉?”提起这个,申晓不免有些怨念。

        “是是是,辛苦啦!”青璃笑着哄道。

        “那赶紧说说呗?”申晓催促着。

        “无极界收留的是什么?要么过于强大,天道无法寂灭的;要么是自愿放弃大道,被收了轮回牌的。上到荒古大神、星辰转灵,下到元素孕胎、草木精妖,还有人类中修术习武、敬道拜佛的,甚至僵魃鬼魅,都可为异者,我们称之为灵,可以感天运、抽地气转为己用。整个华夏的强大灵者都在四区!华夏是我四区的地盘,作为管理者,我不欢迎的灵者,就是不能进!”

        随着青璃的娓娓道来,申晓思考着这里面自己能理解多少。

        “朱笑可那样的也算是灵者?”申晓问。

        “嗯,是。”

        “那师傅,咱们四区岂不是管得有点太宽了?僧人、道士、武夫、术士······”申晓吃惊的列举着。

        “你想什么呢!你说的那些人有几个能感知天地之气的?再说,我哪有那闲工夫?四区的能量守护着华夏,灵者可以感应到这份守护之气,炎黄血脉受其庇佑,非我族类者则需怀有敬畏之意。现在这气运中有排外的意念,聪明的便不会贸然进入。”

        见申晓听得认真,青璃继续道:“晓晓,我无极界是不应该被阳世知道的,我们也不会干预世事,所以我的发文只是为了告知其他辖区,这些年他们欺我不在,小动作有点多!”

        “看来,还会有些不聪明的或者,不畏惧的。”申晓冷静的说。

        “不聪明的敢为非作歹,自有人收拾,华夏灵者也不是吃素的;不畏惧的······我等的就是这批不畏惧的。”

        “师傅,”申晓尝试着说出自己猜测:“上次我被偷袭的事,是不是和其他辖区有关?”

        青璃眼中一亮,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不明摆着吗?丑八怪守在我进入四区的地点,那套陷阱也完全是针对我的翎羽,重点是,您到现在都没提帮我报仇的事儿!这不是您的脾气呀!”申晓直说。

        “怪师傅?”青璃也没想到申晓不声不响的能想到这些。

        “没有,完全没有,能针对我,也能针对你。况且现在你留在四区是最好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急,算利息的!”申晓从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女生,而且,她的大局观很好。

        但是,大气归大气,并不等于忍气吞声!先收点添头总是要的!

        青璃还没来的急欣慰于申晓的懂事,自己这爱徒就已经凑上来,指着自己手臂上曾经被木牌咬的地方,向青璃告状:“师傅,我遇见了一个天竺大和尚,一照面,我这里就疼!”

        青璃本就护犊子,上次申晓身上的每一处伤口她都看过,恨得当场差点暴走,此时她立即反应过来,眼神变了变:“丫头确定?”

        “嗯,我确定这感觉不会错,虽然不是他,但绝对有关系,因为不确定他是不是灵者,怕打不过,师傅给我站个台呗?”

        申晓脑子里有几百种报仇的方法,但现实里想法是美好的,实力是硬伤啊!朱笑可那家伙貌似也不弱,可哪有自己这位亲亲师傅豪横呢?不搬出这位祖宗,自己就不是一般的缺心眼儿!

        青璃甜甜的笑了,有点齁的那种!

        “还是我家晓宝贝儿最贴心,知道弄个天竺和尚逗师傅开心,还等什么呢?”话音落,人影已经出了屋子。

        申晓有种不妙的预感,急急的追了上去,嘴里喊道:“师傅,咱可说好了,你只压阵就好,可别跟我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