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58婚礼就是个流程

58婚礼就是个流程

        全场优美的音乐响起,盛装的新娘已经扶着父亲的手臂,立在了花道的一头,本应等在圆台上翘首以盼的新郎却迟迟不见身影。

        奇葩的是,全场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现出一丝丝的异样,婚礼进行曲中,新娘挎着父亲,步伐稳健,噙着幸福娇羞的笑容,走向只有司仪的礼台。

        随着司仪的开场词起,穿着白礼服的帅气新郎,被人从侧面丢上了台,紧跟着一个高大的黑西装男人也上了台,抓着新郎站在了新娘的对面。

        不难猜测,这个充当伴郎又兼职看守的,正是新郎的亲哥哥——田蒙。

        仪式的过程,就像在看两个平行空间,各走各的时间线,直到交换信物的时候,伴郎抓着新郎的手,强行为新娘戴戒指,骨节被捏得嘎巴嘎巴响和新郎的惨嚎声,为这个舞台闹剧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新郎的悲惨命运还没有结束,接下来依旧在看守的陪同下,挨桌的敬酒。

        其实现在年轻人基本上都会选择西式婚礼,浪漫也没有那么多琐事。但是今天的婚礼,主角根本就不是新人,而是挂附在两人身后的家族,所以没有人会在乎这对新婚夫妇的感觉!

        司仪也跟在新郎的一旁,介绍着每桌客人的信息,人们亢奋的说着虚伪的祝福话,仿佛刚刚见证了一场世纪婚礼!

        申晓目瞪口呆!

        “有意思吧?百年难得一遇的西洋景儿,不虚此行吧!”林雪曼献宝一般,接着说:“赶紧托托下巴,走了,去我的亲亲老爷子那边。”

        “不等田蒙过来了?你这戏不白排了?”申晓也急,但这点时间还是有耐心等的。

        “这不有更重要的事情了嘛,抓紧,要不是给老甜甜面子,我家老爷子根本不会跟主家那边照面,别让他跑了!”

        说着,林雪曼就抓起申晓,穿过席间往林向北那边走,至于朱笑可,丢在原桌继续吃吧!

        “这不是曼曼小嫂子吗?”白影一晃,田乐醉醺醺的拦住了二人,眼睛死死的盯着申晓,一脸淫笑让本有些帅气的脸完全扭曲,可能是今日的憋屈,让他彻底的放纵了自己的本性!

        “呦,这位小美女是谁啊?来,咱们喝一杯认识下。”说着,田乐伸手就搂向申晓的肩膀。

        “住手!”(“田乐!”)两个惊呼同时响起,除了林雪曼,另一个声音来自田蒙。只是他俩一个是为了阻止田乐冒犯,另一个是为了阻止田乐找死!

        不管怎样的目的,都晚了!

        “咔!咔!”

        “啊!!!!!”

        申晓没有躲开伸来的咸猪手,而是迎过去探手抓住对方的小臂,另一掌成手刀下劈,两声脆响,胫、腓骨齐齐断了!

        田乐杀猪般的惨叫响起,换完礼服的林雪娇刚好再次现身,却又转身回了更衣室,避开了。

        一个中年妇人扑到了在地上打滚的田乐身边,慌张的问道:“乐乐,你这是怎么了?”

        田乐疼得都快昏死过去了,哪里还能说话,只不停的哀嚎着,那妇人还是在那里哭着一遍一遍的问,田家人渐渐聚拢了过来,场面很乱。

        “曼曼、晓丫头,这是怎么了?”林向北走了过来,站在了林雪曼和申晓旁边,嘴里问着,眼睛却看着田家人中的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马上客气的说:“林叔,都是小孩子开玩笑,怎么也把您惊动了?呦,这是雪曼呀,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我年纪大了,久坐实在是乏得很,剩下闹洞房的事儿,就由着年轻人吧。跟你父亲说一声吧,我走了,改天单独叙!”林向北道。

        “行,林叔,那您慢走,回头我和父亲说一声。”中年人陪着笑将三人送出花园。

        田蒙早就叫人将田乐送去私人飞机,毕竟岛上没有医院!

        而刚刚申晓断田乐手臂的手法,田蒙记忆犹新啊,简单、粗暴、有效,如同屠夫举刀劈断大骨棒,野蛮至极!

        ————

        林向北的私人飞机上,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许久没见的女娃娃们,心情极佳。

        “晓丫头伤着没有啊?”他明知故问。

        “老头子出现的很及时啊,给你个小红花。”林雪曼还是跟自家爷爷没大没小的贫着。

        “林老爷子,给您添麻烦了。”申晓有点不好意思,当时脑袋一热,只有一个念头:敢碰我就废了你的手!

        谁知林向北挥了挥手道:“别太往心里去,和雪曼在岛上好好玩几天吧。要是还有哪个小兔崽子不长眼,废了他第三条腿!”

        “看,我家老爷子多生猛!”林雪曼趁机捧了一句,接着说:“行了,我夸也夸了,问您点儿事呗?”

        林向北似乎极为享受与孙女的这种相处方式,弥勒佛笑容又出现在脸上,点头道:“说说吧。”

        林雪曼看向申晓,申晓会意,说:“老爷子,跟在那个林雪娇爷爷身边的僧人是谁?您知道吗?”

        申晓故意避开了林家本家、分支的字眼,而是挑了个平辈的人起话头,可见心思的细腻,这也让林向北更加的喜欢申晓这个孩子。

        “晓丫头啊,我们林家不是个小家族,是能屹立时代更迭而不倒的家族!这样的家族,仅是靠才干与奋斗吗?这是远远不够的!桌面下的游戏规则,我们也懂!孩子,就像我能看出你的不普通,这不是靠猜测,因为在我们身边,存在着跟你类似的人。”

        林雪曼一直和申晓有着一种默契,对于申晓的身份,从未去深究和挑明,申晓明白,这一定有林向北的授意!

        “最开始我让雪曼与你交好,我承认,有刻意的成分。曾经是我的坐井观天和目中无人,让我得到了这辈子最痛苦的教训!我不能让历史重现!但现在我真心替雪曼能有你这个朋友开心,无关于你的身份。”

        “爷爷,你跑题了。”林雪曼极少见爷爷这么感性,有些别扭!

        “哦,呵呵呵,是跑题了,唉!老喽!”

        “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