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57到底为什么来

57到底为什么来

        天光微亮,被赐符伺候的精神饱满的申晓,“蹭”的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唇线弯起,笑嘻嘻的说:“这就对了嘛,闹脾气的小火龙不是好钟灵哦?”

        洪荒之力需要发泄,申晓喝了两大缸子的水,换上运动装,体验海边朝阳下慢跑!

        今天的速度有点快,已经将开发出来的路都跑完了,身上才微微见汗,原地踏着步,申晓想了想,朝林子的方向跑去。

        林子里没有想象中的沟壑泥洼,反而很平整,空气也很清新,申晓简直爱死这里了!看了看手中的运动手环,不知不觉跑了快半个小时。

        就在快要跑出林子边缘时,两个男人的争执声,夹在清晨树林里的虫鸣鸟叫中,以申晓的耳力,听得格外的清晰。

        “我告诉你,乖乖把婚礼办完,今天各界亲朋都到了,你别做出让田家蒙羞的事!”

        “哥,你就放了我吧,我本来就是个笑话,谁会在意一个私生子丢不丢人啊?”这个声音玩世不恭的说着。

        “田乐!”另一个人的语气变得严厉。

        “哥,我是说真的,这个田家,除了你把我当人看,谁又在乎过我啊?你看来的那些人,都是在各家里混日子的,不是来参加婚礼的,就是来玩两天的!好吃好喝的几天后就拍屁股走人了!”

        “不管怎么说,孩子时无辜的,要做爸爸的人了,要有担当!”这声音语气稍软。

        “别跟我提这个,那个老女人绝对算计我,我tm喝断片了,但凡有一点有意识,天下女人死绝了我也不会碰她!tmd,知道咱们田家孩子少,那一宿不知道坐了我多少回呢?!”一直吊儿郎当的声音这时候有些愤怒了。

        “行了,现在扯这些没用!”

        “我的好哥哥,全家就你最疼我,放了我吧。”

        “不行!跟我回去!”

        “啊,哥,你轻点,轻点,哎呦!疼!疼!疼!我自己走还不行嘛······”

        一个高大男人夹着另一个男人的脖子,往酒店方向拖拽着,即使有近百米开外,申晓也能看清那个高大男人的脸——田蒙!

        ————

        申晓粗鲁的掀开林雪曼的被窝,突然的凉意让林雪曼有些蒙愣的看着床边的罪魁祸首!

        “说,你和朱笑可到底有什么阴谋?”

        见申晓抽风是为了问这个,林雪曼又闭上了眼睛。

        “什么阴谋?昨晚不就公开了嘛,他现在是我的小白脸。”

        “我以为你开玩笑啊,啊!朱笑可说的活儿,就是这个?”

        “对啊,对啊!”林雪曼不耐烦的说,抱着被子试图再去找周公。

        “雪曼姐,你别睡,把话说清楚,根据我的信息收集结果,这是田林两家的婚礼。”

        “对呀,对呀。”

        “这个叫入林岛的地方是为了给你办婚礼建的。”

        “嗯,嗯。”林雪曼的思绪已经渐渐飘远。

        “你起来!”申晓强制拉起来林雪曼,接着问:“那为毛结婚的不是你和田蒙?”

        “因为他不想娶我,我也不想嫁她!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求你啦!”

        “为毛不嫁他啊?你这不挺喜欢他的吗?”

        林雪曼醒了,彻底醒了:“你哪只眼睛看我喜欢他了?”

        “那你弄个小白脸在他跟前晃,这不是明显的嘛!招数太老套!”申晓鄙视她没创意。

        “那我还不是为了你!”林雪曼放弃了再睡的决打算,无奈的说。

        “我?”

        “对啊,你不是在他手里受气了吗?想要让他难受,从他身上下手肯定不疼不痒的,这家伙就是个钢铁直男,打他我手都疼!但是呢,曾经跟他有娃娃亲的女人,公然带着小白脸参加他弟弟的婚礼,整个田家人都看着,嚼舌根子戳死他,爽不爽?”林雪曼这才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娃娃亲,现在还有谁能当真啊?”申晓不以为然。

        “哼!他们老田家巴不得当真呢!还有,赶上你放假,又帮我把原石的问题解决了,我也好久没来这入林岛了,来玩几天才是重点!”

        是吗?

        ————

        婚礼是在傍晚,林雪曼他们的衣服是在上午的时候就送到了房间。

        朱笑可那个吃货,几乎是没停过嘴,他还是那套嗑——家穷,营养跟不上,需要好好补补!

        而林雪曼和申晓在这个岛上逛了大半天,也没碰见什么人,林雪曼说老的不愿意动,少的没几个是在中午之前起床的,这让申晓想起了新郎官说的话,来的都是家里混吃等死的角色!

        午饭后,造型师就开始为他们捯饬了,申晓很别扭。

        “雪曼姐,又不是我们结婚!这不至于吧!”

        “姐从来都是既不输人,也不输阵的!”

        婚礼的主场地竟然不在沙滩上,申晓有一丝丝的失望,这么浪漫的设定居然都没有用!

        酒店的露天花园中,长长的花道通向一个圆形的舞台,宾客围着舞台而坐,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已经入席了!

        林雪曼一身妖艳的暗红色旗袍,袍面浮秀着一朵朵红梅,乌黑的长发只被一支梅花簪子随意又不失端庄的挽起,手拿绢布小折扇,半遮着面,与旁边一位谪仙般的男子说笑着。

        朱笑可一身淡青色改良中山装,只在袖口和领口绣有几片翠绿的竹叶,脸上挂着干净至极的微笑,宛若不似这红尘之人!眼神清澈的认真聆听着林妖精的话。

        前面这两个货,从踏出房间开始,申晓就发现根本不认识了,一个影帝、一个影后!

        其实申晓没有注意到,真正吸引大量目光的,是她!

        1米7加的身高,俊秀的面容,短发,让她看起来有那么点阴阳难辨,今天的小礼服也是极为别致,鹅黄色的短旗袍,下配同色系轻纱宽筒长裤,旗袍无袖、双开叉在腰际,长裤侧线留缝,行走间隐约可见美腿。

        申晓身上肌肉线条极好,礼服上的小心思,让她露的虽然不多,但却让人心痒难耐,加上她右臂上又有一个灵动的羽毛纹身,不少公子哥都已经满眼炽热!

        申晓却没有这种觉悟,径自当着观众,瞧着前面俩个演戏。

        林雪曼冲着一个席位挥挥手,申晓也看去,竟是林向北老爷子。

        “你不过去那边吗?”申晓问。

        “那边都是老东西们待的地方,不去。”林雪曼向周围看来一圈,挑了离花道不远的地方。

        一路的演绎,两人已经成功的让周围人知晓了他们的“关系”,小八卦也开始不胫而走。

        申晓也真是不得不佩服,在场的有几个不是欢场老司机,如果他俩演得如胶似漆、甜甜蜜蜜,那是没人会信的。

        反倒是现在,林雪曼适时的迷恋和朱笑可恰当的羞赧,让这对狗男女就这么被坐实了!

        瞧那一个个投来的眼神,真是个众生相啊!

        场地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起立看向入口,两位老人笑呵呵的相协而行,对两旁道贺的人一一回礼,身后跟着一些中年人,有男有女。

        林雪曼三人并未站起,申晓看见林向北也只是静坐喝茶。

        猛然,申晓的瞳孔一缩,目光锁定在一位老人的身后,那是一身紫红色袈裟配僧裙的僧人,留着浓密的褐色卷发和胡子,深眼窝、高鼻梁、皮肤黝黑,赤着脚,身上的气息······

        搓了搓手臂上曾经被木牌人偶撕咬的地方,那里皮肤光洁,但似乎仍有麻痒感!

        申晓一身的气场骤变,朱笑可是能感觉得到的,顺着她阴沉的视线望去,也看见了那个红袍僧侣。

        轻轻碰了碰申晓,低声说:“收敛点儿,你快要把他盯出窟窿了!有事咱们过后商量解决。”

        申晓回过神,收回目光,看见了朱笑可有点担忧的脸,才察觉自己的失态,轻笑:“嗯,知道了。”

        加拉瓦与林家一直关系甚好,这一次代表总坛前来道喜,林家家主更是将他奉为上宾,与林氏主家同住同行。但是方才,他莫名的出现心慌,更是察觉到了一股杀意,只是在他想探究的时候,又消失了!

        他看向了花道旁的席位,都是些田林两家的年轻人,目光在一个低着头的鹅黄身影上稍停留,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而这时的申晓,正在向林雪曼询问:“雪曼姐,这些都是什么人?”

        “那个高高的老头子,就是田蒙的爷爷——田东,现在田家主事儿的,七十多了,还成天老不正经的,田乐完全是翻版了他,可惜啊,网大鱼多却没一个带籽的,老甜甜只有一儿一女。”

        林雪曼正在吐沫横飞的说着,走在田老爷子身后的田妮看见了这边,在亲爹耳边说了什么,田家当家也看向林雪曼,一脸的惊艳,随后眼中又有惋惜,转头看向跟在最后的田蒙,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田蒙跟在队伍的最后,叮嘱工作人员一会儿婚礼的事情,察觉有不善的目光看向自己,抬头对上了爷爷好像要杀了自己的眼神,一脸懵逼!

        田老爷子再次看向林雪曼,一脸的慈爱,微笑着点了点头,林雪曼这才款款站起,回了一个标准的淑女礼。

        这边的互动,全场的人可都看在眼里,变脸的变脸,玩味的玩味!

        田老爷子现在可是五味杂陈,他固然是想和林家结亲,可是他更看重的是人!

        征战大半辈子,却只有田蒙这么一个正统的孙子!儿媳的人选是他厚着脸皮赖来的,虽说是双方家长口头的玩笑,但只要这臭小子有自己十分之一的功力,还怕娶不进家门???

        林桑洲夫妇意外身亡,林向北退隐,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小视漠北林家的实力!

        田东越想越生气,真想狠狠的踢田蒙屁股一脚!

        田蒙这时候也看见了林雪曼三人,只不过他震惊的是申晓居然也在其中!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旁边的是谁?”申晓问着真正想知道的问题,那僧人是站在另一位老人身后的。

        “现在林家主家的大家长,也是林曼娇的亲爷爷,他的本事是老甜甜望尘莫及的,给本的、不给本的老婆都能生,靠着这些孩子和亲,位置倒也做的稳当!”林雪曼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他后面的和尚,地位看来不低啊。”申晓又盯着那个僧人说道。

        “晓晓,我怎么听着你的语气不对啊?”林雪曼拉过申晓,看着她认真的说。

        “那家伙可能和我在江北让人暗算的事儿有关。”申晓也没觉得有隐瞒的必要,林雪曼能帮上的忙,申晓不会客气;同样林雪曼不能插手的事情,她本人也是很清楚的。

        林雪曼此时重新看了看那个僧人,印象中,主家的身边总会时不时的出现这种打扮的人,她一直以为是信佛的原因,也没太当回事。

        “婚礼结束,咱去套套老头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