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56谁的婚礼

56谁的婚礼

        朱笑可盯着申晓身周泛起的红晕,心有余悸!起身走到了最远的位置,胸口的憋闷感才稍好些,这能力太无耻没底线了,为了恢复自身,蚕食一切!

        飞机降落在东海的一座岛屿上,岛上有一大半的地域都是树林,只有东面的四分之一被充分的开发成度假村,但也是依景立楼,丝毫没有破坏这里的天然风光。

        “真没见过这样的,快走吧,回酒店让她好好休息。”林雪曼看着还在机位上睡着的申晓担忧的说。

        “嗯。”

        “你倒是来背一下她啊?”见朱笑可只是应声,屁股都没抬一下,林雪曼有点急了。

        朱笑可瘪嘴摇头说:“背不了!”

        “什么?你一个大男人说这话好意思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现在背她会死人的!我估计她也快醒了,这不是私人飞机吗,也不急着走,再等等吧。”

        林雪曼以为朱笑可说的是现在挪动申晓,她会有危险,大惊失色!

        “这么严重吗?晓晓会死?”

        “想什么呢?晕个飞机死什么人啊,我是说我会死!这丫头死沉!上次抗她累得我半死!”朱笑可一脸鄙夷的说着。

        砰!

        一个靠垫飞向了朱笑可的脸,不过林雪曼也没再提下飞机的事情。

        开玩笑,现在的申晓就像一个黑洞,汲取周围的灵气,谁知道会不会连人的生气也吸,朱笑可才不会傻乎乎的往前靠呢!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渴死了!我要喝水!”这声吆喝底气十足!

        一大瓶矿泉水已经递到眼前,申晓也不客气,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底儿掉!

        “呼我可算活过来了!”她抻抻懒腰,活动活动四肢,看向傻看自己的林雪曼和已经站起来准备走的朱笑可。

        “走吧,刚才你不是还着急呢吗?”朱笑可丢掉空瓶子,对林雪曼说。

        “晓晓,你没事了吧?”林雪曼没理朱笑可,还是盯着申晓。

        “到地儿了?我没事,咱走吧。”随后申晓也丢下林雪曼,追着朱笑可蹿出了飞机。

        “全是怪物!”林雪曼暗骂道。

        ————

        “哇!这个岛也太美啦!”望着成片的桂树林,申晓感叹着!

        “哇!这沙滩也太美啦!”踩着白色的沙滩,申晓感叹着!

        “哇!这酒店也太美啦!”走进全木的建筑,申晓感叹着!

        “你的赞美真没啥诚意,从头到位就一个字!”朱笑可嘲笑道。

        “哇!”申晓盯着朱笑可,挑衅的挑挑眉,身体往后上一倒,“这沙发也太舒服啦!两个字!”

        “没文化!”

        “要你管!”

        “行啦,你俩别贫了,挑个房间休息,一会儿咱们去吃晚饭。”

        一间总统套房,豪华的会客厅配有四间卧室和一间书房,他们三个住富富有余。

        这里已经不是寒冷的北方了,微凉的海风闻起来有一丝咸咸的味道,申晓站在阳台上,看着海平面上的落日出神。

        笃!笃!笃!

        “门没锁。”申晓喊道。

        林雪曼走了进来,俩人并肩而立。

        “雪曼姐,我从未想过我会站在这样的地方,好美!”

        “朱笑可说的没错,你确实显得有点没文化。”林雪曼笑道,“好啦,既然喜欢这里,就好好玩几天,行李送到了,换身衣服我们吃饭去。”

        餐厅在沙滩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会有一座巨大的尖顶白色帐篷,长方的餐桌上铺满鲜花和蜡烛,被晒了一天的沙子还留有余温,脚下传来的热力疏疏的很解乏。

        “吐了一道儿,弄点清淡的?”林雪曼问。

        “不用,我好饿,素食为主,但不用清淡!”申晓等不及,已经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开吃了!

        “鲍鱼、龙虾、鱼子酱,我不忌口,到这儿不吃贵的,那不是给您丢脸吗?”朱笑可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申晓发现桌子上高脚杯里的淡金色饮料特别好喝,有点橡木的香气,酸酸的水果味,她是左一杯右一杯的喝个没完,旁边的侍者每次倒酒的时候,都要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林雪曼。

        “晓晓啊,这酒少喝,会醉的。”林雪曼也没想到申晓的酒量这么好。

        “这是酒?”申晓砸吧了一下嘴,接着道:“没什么酒味啊?我还以为是开胃饮料呢!嘿嘿嘿!”

        侍者听着一脸黑线,这可是双鸡酒庄的顶级霞多丽,就被人当水一样的喝了将近两瓶!暴殄天物啊!

        “葡萄酒后劲都大,你少喝点。”林雪曼也笑了。

        突然,朱笑可在饭桌下轻轻踢了林雪曼一脚,见林雪曼看向自己,眼睛向旁边瞟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吃着!

        还没等林雪曼顺着朱笑可眼睛示意的方向看去,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

        “曼曼,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怎么也没和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啊?”林雪曼极为不喜欢这个声音,不禁翻了个白眼,又快速在脸上堆起笑容转向来人,绝对的皮笑肉不笑!

        “瞧你说的,我娇娇姐姐大婚,我能不来嘛!吼吼吼吼”

        申晓奇怪的看向林雪曼,她怎么了?怎么对着一堆人笑得这么怪异?

        “曼曼,对不起,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时间太仓促了,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你不要怪我啊!”

        看来,酒劲开始上头了,申晓很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睛对上焦距,才看清眼前一个弱柳扶风般的女人,正抓着林雪曼的手一脸歉意的说着,她身边站了一、二、三、四······不对,就三个女人!

        “呵呵,娇娇姐说笑了,我为什么要怪你啊?”林雪曼假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

        “娇娇,我就说你想多了吧,这入林岛就是田家为了娶咱们林家姑娘建的,谁用不是一样呢!”林氏女甲没心没肺的说道。

        “况且咱们都知道,雪曼根本就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田林两家一直这么不上不下的,要我说啊,这回亏了娇娇你了!就冲这,雪曼还得谢谢你呢!”林氏女乙则阴阳怪气的说道。

        待大家都看向该发言的林氏女丙时,对方只是微笑着冲林雪曼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就含笑一一回望看向自己的目光。

        “噗嗤!嘿嘿嘿嘿嘿······”许是酒精作祟,申晓没有憋住,笑了出来,成功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林氏女丙就冲申晓俏皮的挤了挤眼睛,隐晦的学了学那位娇娇姐的黛玉模样!

        “哈哈哈哈哈······”申晓更是笑得毫无形象。

        再看林氏女丙,又恢复一副端庄的姿态,如同木偶雕塑一般静静伫立。

        “曼曼,你这位朋友是贪杯了吧?”林雪娇端着主母的架子,温婉的唤人:“快去给这位小姐拿点醒酒汤,不然明儿个会头痛的。”

        然后又笑着对林雪曼说:“需要什么,可得及时跟我说啊,可不能让咱林家人吃了亏。”

        “林家和田家我不知道,不过,最不吃亏的,非你莫属啊!”

        是一位40岁上下的美妇,端庄大气,语气中毫不掩饰那不屑的情绪,冲着这桌走来。

        “小姑···”林雪娇的脸色略沉,但还是柔柔的唤了一声。

        “别,婚礼还没办呢,可别瞎叫!”田妮轻摸了自己的脸颊,话中带刺的接着道:“咱俩差不了几岁,都把我叫老了。再说了,谁知道你肚子里的是不是个带把的,兴许啊,你这声小姑,我永远受不起呢!”

        林雪娇的脸再也挂不住了,阴冷冷的不作声。

        “不装了?不装就早点回去,乖乖养胎,明天做个漂亮的新娘,别到处乱走了!”田妮非常享受撕掉林雪娇伪装的快感,像撵苍蝇一样的说道。

        这个林雪娇也真是个有城府的,竟也没回嘴,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田姑姑,您这话说得好恶毒啊,今天可是新婚前夜呢!”林雪曼凑近,撒着娇说。

        “唉,你什么时候能叫我小姑啊,田蒙那个不中用的货!”田妮点着林雪曼的鼻子嗔道。

        “谁敢进你们田家门啊,还重男轻女!”林雪曼故意不满的说。

        “那是别人,要是你,你生什么都是宝,就算不生,你也是小姑的宝贝!”

        还没有走远的林雪娇脚步明显踉跄了一下,申晓看向眼前这对儿故意扯着嗓子说话的女人,魔鬼啊!

        “我今天还看见你爷爷了,他说你不来啊?”恢复正常的两个女人坐下开始闲聊。

        “我临时决定的,带我妹子和我养的小白脸来玩玩。”

        田妮立即看向餐桌这边的两人,申晓略带醉意的憨笑着说:“我是妹子,嘿嘿嘿。”

        “我是小白脸。”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从一堆龙虾壳后举起,手里还抓着一只刚刚剥好,没来得及进五脏庙的q弹龙虾肉!

        林雪曼见了,没好气的往壳堆后扔了一个龙虾钳子,朱笑可才抬起头抗议道:“林老板,咱不是说好明天开始的吗?”

        “加钱!”林雪曼一瞪眼。

        “得嘞!”

        这两个字如同魔咒一般,朱笑可立马吞掉了手里的肉,用纸巾优雅的擦拭嘴角和手,站起身微调整状态,纯天然无公害招牌笑容上架,人模狗样的就要走过来。

        这个男娃娃露脸的一刻,田妮很是为自己羞耻了一把,这还真是个“小白脸”!

        不过她也听出来了,立即伸手制止了朱笑可走近,不再看他,对林雪曼说:“行了,行了,别演了,你爱怎么玩,我当不知道还不成吗!”

        朱笑可利落的又撤进壳堆后,继续吃着!而申晓面带微笑,双手捧着一个香槟高脚杯,一口一口的滋溜着里面的酒,杯子空了,就回头“嘿嘿嘿”的盯着侍者!

        田妮也示意侍者给自己倒一杯,喝了一大口,郁闷的说:“田乐那个废物,种哪片地不好,非挑这么个半老徐娘?”

        林雪曼哈哈的笑起来,调侃道:“我的好姑姑,你这打击面有点无差别啊!”

        申晓是喝得有点多,有微醺的醉意,意识却很清楚,傻憨憨的坐在一旁看戏,今天只是个小前奏,明天才是开锣大场面!

        有那么点小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