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48再无不周9阴

48再无不周9阴

        临江公寓

        庭院的绿植缩水了许多,倒是空出了许多空间,公寓管家就按照申晓走前的吩咐,弄了一个健身台,跑步机、漫步机、器械、拳击沙袋应有尽有。

        另一侧的阳光房依然被遮光布包着,直到一只手不客气的拉开玻璃门。

        “你倒是挺乖的嘛!”青璃站在门口,盯着坐在小无影灯前伏案工作的人说。

        朱笑可双手一抖,手中的镊子尖,就在一张本就破旧的绢布上又开了个口子。无奈的放下手中工具,取下眼镜式放大镜,用特质玻璃板将绢布压好,这才摘下口罩走了出来。

        “您比我预计中回来的早。”

        “是花了点时间,今天才找到。”见人出来了,青璃转身进了客厅。

        “你是这一代掌阁?”青璃开门见山,边走边问。

        “不是。”朱笑可也决定如实告知,因为在对面这个女人面前,不周和九阴并不是什么秘密。

        “那些坟都是你埋得?”

        朱笑可略有迟疑,说道:“不全是,算是吧。”

        “不全是,算是吧。”青璃轻轻重复着朱笑可的话,转身看着他问:“九阴家除了你还有活着的吗?”

        “不!应该就我一个了吧。”

        青璃选了单人沙发,优雅的坐下,看着刚走进来的人,腻着的嗓音吩咐:“来,坐,别让我一句一句的问,从九阴家怎么就剩你一个开始说。”

        朱笑可还有选择吗?他想了想,可一开口,就被青璃质疑,随着他把自己知道的讲完,青璃的脸阴沉的能挤出水!

        “我只有一半的九阴血脉······”

        “不可能,九阴家不得被阳世发现,更不可能通婚!”

        “看来您真的对九阴家很了解。九阴家繁衍子嗣从来都不仅仅是接续血脉,更是为了传承,孩子在出生时,就继承了父母族系前辈的所有研学技法,不至于将历代的积累丢失。”

        “九阴一族的先祖,乃是一群侍者冠姓,实则并无血缘关系,且道貌岸然的老东西一直自诩书香雅客,不会允许出现有悖常伦之事!并赐九阴族人三甲子寿元,短短几百年,不至于灭族吧?”

        “您说得三甲子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族人在接下传承后,子嗣的生育能力下降,且寿命也越来越短。到了这一代掌阁,同辈中只有他和妹妹,所以,不得已······只能娶了自己的妹妹!”朱笑可顿了顿,很坦然的说着。

        见到青璃直视自己,他耸耸肩道:“没办法啊,老妈当时已经怀孕了,族里适龄的男人只有我舅爹一人,他总不能看着妹妹未婚产子吧,况且这可不单是生个娃的事情,我亲爹会暴露的!那样谁都活不了!”

        “你说得很轻松啊?”

        “舅爹声称这是为族人延续血脉,大家表面上不说什么,背地里不知道骂得有多不堪!直到我出生,才好一些。可我并非正统九阴血脉,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传承,舅爹只能偷着给我开小灶,小爷我聪明啊,一直都没被发现!嘿嘿······”

        “少跑火车,说重点!”青璃瞪了他一眼。

        没办法,朱笑可是越难受就越跳脱,这些年的习惯不好改啊!

        收了收思绪,他接着说:“抱歉,抱歉!嘿嘿嘿······说到哪了?哦!对了。族人的普遍寿命已经减到40岁左右了,舅爹想尽办法,也没有找到原因。就在他快40的时候,偷偷的叫了一个外族人,就是我亲爹,将我和我妈带走了!那年我15岁,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过了一年,舅爹也死了,无疾而终。不周阁没有了掌阁,没有了传承,唯剩消亡!剩下的族人绝望了,却固执的宁愿一个一个的坐死在那里!之后的日子里,亲爹一直陪着我和我妈回去照顾一下族人,基本上都是在埋死人、办丧礼!”

        朱笑可的语气稍沉,继续说:“可是舅爹错了,他以为只要离开那个地方,我妈就会不受厄难影响,他错了!离开不周阁5年后,我妈也没了,我家老爷子伤心欲绝,闭门不出。不周阁那个破地方毕竟是舅爹和老妈的家,况且我也在那里生活了15年,舅爹应该希望我能保住那里。还有那些族人,总要有人为他们祭拜扫墓。所以我偶尔会回去,修修扫扫的。其他的,我知道的不多,有人给了九阴全族誓死守着地宫内甲书简卷的使命!守到灭族!”

        “原来还有地宫啊,那你还要守着那堆死物?”青璃意味深长的说着。

        朱笑可不语,他也很矛盾。

        “你方术的本事怎么样?”青璃转了个话题。

        “在族内不值一提,只跟舅爹学了十年。”

        “九阴的方术啊,可惜了!不过也够了,你待在晓晓身边吧,替我看着她点儿。”青璃吩咐道。

        “请我可是很贵的。”朱笑可快速整理了情绪,毕竟这十余年,再伤的痛也会缓和!

        “还想要报酬?”青璃想了想,“也不是不行,我帮你毁了不周阁那什么地宫,一了百了,怎样?”

        看朱笑可犹豫的样子,挑眉又说:“不然我替你找那老东西出口气?”

        “什么?你能找到他?!”朱笑可并不讨厌不周阁,只是那个强大的存在丢给族中的使命,让他无法释怀。

        “别想着报仇,我都打不过那东西,不过做点让他肉疼的事情,还是可以的!”青璃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啦,就这么定了,我家晓丫头人还是不错的,不会亏待你,替我守好她,老娘这就替九阴家出气去。”

        将衣服上的皱印拍平,青璃看向朱笑可说:“那堆死物少看,没多少是对的!小子,今后世上再无不周九阴,可懂?”

        ————

        四区回廊石盘上

        青璃伸手直接探入赤域,抓回一把红炎石,另一手指间出现几根火红羽毛,丝丝赤青火线涌向红炎石,吸饱了的石头像要炸裂了一样,青璃嘴角泛起冷笑。

        “你这是何苦呢?”威严浑厚的声音轻叹。

        “祝融,我家晓晓可为你赤域出生入死的,我就拿你几块破石头,怎么?不行啊?”青璃语气不善。

        祝融没声了。

        青璃轻哼,翻着白眼看向紫域的方向,拉开架势,用了个投铅球的标准动作,将红炎石全部扔进了紫色光墙中,拍了拍手,嘴里低声数着:“一、二、三、四、五······”

        “青璃!!!”一个苍老的声音怒吼!

        青璃笑了起来,甜甜的声音使劲腻着说:“呦,喊什么?来帮你清理些地方,省得你又到处找人给你守着一堆破垃圾!不谢!”

        “啊!!!!!那是他们自愿的,老夫也未曾亏待他们!”老者继续怒声说着。

        “我真信了!哼!”青璃气死人不偿命的说!

        “自私鬼,你要是敢帮那个道貌岸然的老东西灭火,我就禁了你的光门,让晓晓再也进不去!哼!!!”

        青璃威胁着祝融,烛九阴早晚会灭掉她的火,不过能多烧些时间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