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30片瓦遮头片语暖心

30片瓦遮头片语暖心

        冬日的北方,将近7点天空才渐渐露出鱼肚白,半开放的露台已经成为了阳光暖房,这段时间,管家把这里的花草照顾的很好,窝在花园的摇椅中,没想到这里居然这般舒服,看着眼前橘黄的圆慢慢跳脱地平线,俯瞰的世界开始动了,在自己的规则里,循环往复。

        想起了无极界,和这里的世界哪有什么不同呢?!说白了,都是为了活着而已!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申晓拿起电话,电话接通,还没来的及说话,就听话筒里传来兴奋的声音:“喂,晓晓,是你吗?”

        “嗯,雪曼姐,是我,我回来了。”

        “我的天啊,将近一个月没有你消息,急死我了!你怎么样?身体好没?回家了?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嘟嘟嘟”

        无奈的看了看手机,申晓拿出了刚才抄写的号码拨出了出去。

        “喂,您好,请问您是住在猴儿山7号吗?”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晓宝贝儿······”

        啪!

        申晓快速的合上翻盖手机,左右张望着!应该不是自己幻听吧,怎么好像听到了青璃师傅的声音。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是刚刚自己打出的号码,确定周围没有人,按下了接通键。

        “晓宝贝儿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挂我电话?”

        把手机屏幕放在眼前仔细确认了号码,再次放回耳边:“青璃师傅?”

        “对啊,不然呢?”

        “这是···您的手机号?不是···您把这号跟地址放在一起干嘛?等等······您有手机???”申晓脑子有点乱。

        “我当然有手机啊,这千年我一直在阳世,很与时俱进的好不好!我不把我手机号留给你,你找得到送种子的地方吗?晓宝贝儿,怎么变笨了?”青璃居然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停!停!停!让我捋一捋。您让我送一枚种子,给了送达地址却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原因是怕我找不到地方?”

        “对呀,对呀。”

        “那我现在打电话给您,再把具体地址给我?”

        “对呀,对呀。”

        “那···为什么不直接把地址写清楚?或者不用纸,咱俩直接电话沟通?”

        “······”青璃那边没音儿了。

        “你这孩子,绕口令呢!!!”青璃有点色厉内荏的说。

        申晓马上举手投降,费力气和青璃掰扯,才是最蠢的决定!

        “唉,您真行!您赢了!没想到四区居然有信号?”放弃挣扎的申晓说道。

        “四区哪有信号······”一个顺嘴问,一个顺嘴答,然后电话两边都不说话了。

        ······

        “嗯···晓宝贝儿,地址我短信发给你,拜······”青璃抢先说完,电话就断了。

        申晓在这边咬着牙嘿嘿冷笑——青璃离开了四区!就在这位“死瞎猪”冠冕堂皇的信誓旦旦之后!

        想着自己居然有那么一刻,觉得有师傅就如同有了靠山???自己真是幽默啊!

        叮叮叮!

        短信到了,除了开头的某某市,后面的什么镇啊村啊的,申晓仍然觉得很陌生,看来只能有时间打听一下了。

        着急吗?

        回了一条短信,申晓无奈啊,可是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一想到有人会比自己还抓狂,心里就没什么怨念了。

        随后坏笑着又编辑了一条短信——玉辉知道吗?

        神速回复——除夕前送到。

        紧接着又一条——别告诉他,我马上回去。

        信你个鬼!只打了两个字——呵呵,申晓就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楼下传来了开门声:“晓晓!晓晓!”

        “雪曼姐,我在暖房。”

        噔噔蹬蹬······

        “快给我看看,身上的伤好些没?”说着,林雪曼就开始伸手扒申晓的衣服,当看见一个个丑陋的伤疤时,眼圈立马就红了。

        申晓见状马上说:“别哭,别哭,别哭啊雪曼姐,我的伤都好了。”

        在四区时,一直沉浸修炼之中,也没怎么顾及看身上的疤好没好,药老给的玉油果也没怎么用。

        一边抽噎着,林雪曼一边鼓励着申晓:“放心,姐给你找最好的整形医生,用最好的药,一定把这身疤全去了!”

        看着林雪曼焦急的样子,申晓安慰说:“我这儿有好药啊,只是这段时间没有坚持用,原来这疤更可怕,就用了一次药这疤就淡了很多。”

        “真的?!”

        “正好你在这,帮我涂吧,很多地方我自己够不着。”说着就把那个装着玉油果的玉罐交给了林雪曼。

        盯着手里的玉罐,林雪曼不停的砸吧嘴。

        申晓实在看不下去了:“姐姐,您这职业病又犯了?那我这药能不能涂上啊?”

        “涂,能涂,趴下吧。”

        见林雪曼还是爱不释手的摩挲着玉罐,申晓说:“擦擦你的口水吧,等这药用完,罐子送你了。”

        “好嘞!就等你这句话呢!不过这么好的暖玉装药好可惜啊。”

        如愿以偿,林雪曼打开盖子,一股清香飘出,诱人的让人想吃一口:“这是药?”

        “对啊,草药。”申晓也不想过多解释。

        感觉到后背传来一丝清凉,申晓问:“雪曼姐,这段时间你那边都顺利吗?”

        “设计比赛延期到年后了,好像邀请到一位很牛的业界设计师做裁判,为了配合人家的时间!真不知道是哪位大咖,有如此这般影响力。我是求之不得啊,最后一块彩宝的选料一直不够理想,唉······”

        林雪曼逐个伤疤涂着,接着说:“你学校那边不用担心啊,我都给你请好假了,不过你们也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你还回去考期末吗?”

        “嗯,要考,不然没学分会延迟毕业的。”学业对于申晓来说并不重,自己也从没有想过要名列前茅,通过考试很容易。

        短暂的静默,

        “晓晓,你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爷爷不让我问,我也清楚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咱是女孩子,太危险的事儿可不能沾。”

        申晓依旧趴着,轻轻的“嗯”了一声。

        这可能就是家的感觉吧,有挡风遮雨的地儿,有惦记关心的人儿,真暖!

        林雪曼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申晓完全走神了。

        “······擦好了,晓晓,这药一天擦几次啊?”

        林雪曼把玉罐放在一旁,见申晓起身,没等到回答,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晓晓,姐有钱!”

        申晓的身子突然僵住,不明白林雪曼这是什么告白?

        “可这点优越感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恐怕狗屁用也没有!!!但姐要你记住!在我们俗人堆儿里,姐有钱!明白吗?”

        这位大姐头总是这么一语中的,语出惊人!申晓笑了笑,点头:“嗯,我记住了。”

        没有解释什么,林雪曼的好意,申晓全收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