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8找死癖的玉辉

8找死癖的玉辉

        边说边走,二人就到了正殿,刚踏上台阶,就听见两个声音:一个高八调,一个念经音;一个怒骂,一个犟嘴:

        “你不是自称七窍玲珑吗?那窍都被屎堵死了?他们要验九色钟你就同意了?”

        “不同意我还能怎么办?人都进来了,我又不是辖主,级别不对等呀?”

        “还让人家一个小孩儿把我的钟啃坏了!你连一只狗都防不住吗?”

        “长着人形的,谁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直接上嘴呀!再说,你也不想想,那是什么牙口,玄钟都被啃出条裂缝,这我要是直接上了,能够人家塞牙缝吗?”

        “嘿,你还有理了,不是成天想死吗?怎么关键时候怕了?多好的就义机会,你咋不奋勇向前呢!?”

        一直趴在桌案上嘟囔的小黑人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呀,那小狗崽子肯定能咬死我!!!呜呜呜呜······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

        然后他伸着黑亮的手臂指着青璃:“就怨你,臭青璃,作为一个辖主,几百年对自己的辖区不闻不问,都被人家欺负到坟头儿了!我满脑子想着怎么帮你,连死的机会都没了!你赔我!!!!”

        看见对方突然抓狂,青璃不甘示弱的回骂过去:“呸,你才有坟头呢!光想着帮我?少放屁了,你是看见玄钟出了裂缝,光想着吃那些瘟毒找死吧!没想到没弄死自己,白遭罪!活该!”

        听到这里,小黑人垂着头颓然坐下:“哼,我倒是想有个坟头呢,你也不帮帮我······谁想到那位大人的瘟毒都弄不死我,真怀疑是不是浪得虚名!”

        “看吧,看吧,就知道你目的不纯!还敢把我的存血倒了!真是!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刚进殿的申晓就看见了青璃气炸毛的样子,头上似乎在冒烟!

        而青璃对面的桌子上,盘腿坐着玉辉,一身白衣,皮肤不再像在钟塔里时是墨黑的,现在褪色了一些,能辨认出五官了。

        玉辉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丢给青璃:“哝,瓶子给你,再多给装点儿,每次抠的呀,就给那么几滴。倒的时候费了半天劲儿呢!”

        青璃手中红光一闪,一支羽干锋利的红色羽毛出现在手中。申晓不怀疑,下一秒青璃就会杀了对面的黑炭!

        谁知玉辉砸吧着嘴,酸溜溜的继续抱怨:“唉,不愧是瞎猪呀,就那么点儿血,用处还挺大!真是没对比就没伤害呀!”然后他又斜扫了一眼亮晶晶的羽干,揶揄的说:“你就不能动点真格的?炽羽又杀不死我!”

        青璃脸上的怒意突然消退很多,转而一脸愤懑,别过头鼓着腮帮子坐回了椅子上!

        玉辉却正视青璃的侧脸,眼中的戏谑消失,苦笑着说:“不用担心,我这身子,除了当个象征外,还能有点用处,挺好!”

        青璃猛地回头,一双眼睛好像要喷火一样怒视玉辉。

        玉辉马上移开视线,侧着头用小手指扣扣耳眼儿,好像真挖出料了,屈指一弹。这才看见了走进正殿的申晓和长老二人。眼睛一亮,从桌子上蹦下来,围着申晓转了一圈,摸着下巴说道:“这身打扮,肯定是青璃的品味吧?哎呀,真是没一点长进。委屈这可爱的小姑娘了!”

        “你才没品呢,成天一身白褂子,好看到哪里去了?”青璃忍不住马上回嘴!

        申晓算是发现了,这个个子不到一米六的玉辉,真是有本事,句句把青璃师傅惹得暴跳如雷!!!绝对的人才!申晓开始有点崇拜他了。可是偶像现在的尊容,可真是不敢恭维:

        黑发、黑脸、黑眸

        白鞋、白衣、白牙

        随意束在脑后的长发,居然也用一根白丝带随意系着。

        整个一个曝了光的黑白底片!

        可这又如何?申晓现在就是看他顺眼:    “在我们那里,我几乎也是天天穿白褂子的,挺好的。”

        “诶小家伙不错哦,平时一定被青璃欺负惨了吧,嘿嘿,我也打不过她总被欺负,咱俩同病相怜,联盟一下?”

        “你巴结她也没用,她更弄不死你!”

        青璃终于冷着脸站起来说:“想联盟也得看人家同不同意!?别一头儿热了!“

        申晓对青璃的换脸有点不适应,只见玉辉对自己眨了眨眼睛,用口型告诉自己:“下次见。”转而边搓手边对青璃说:“闻着有海味儿,拿着六尺法杖。轻点折腾,嘿嘿嘿嘿······”

        申晓看见青璃师傅眼中狠戾转瞬即逝,然后······

        回廊里,

        “你说个地点、时间,不能早于你进来的时间,我送你出去。”青璃似乎很赶时间的样子。

        “哎?就是说无论我在四区待多久,都能选择出去的时间?”

        “不算是,与阳世时间基本同步,两界的中间存在一些短暂的时间错位,但不能回到过去。”

        再次坐在办公桌前,申晓很无语,看来青璃真的有急事!

        时钟显示11点10分。

        看着自己又恢复原样,申晓想了想小声的试探:“青璃?”

        “嗯,我没走。”空气里传来声音,申晓马上回头看了看值班室的门,确认这里只有自己。

        ”如果你想进四区了,把这个带给玉辉。”青璃继续说。

        桌子上突然多了一个玉瓶,可是申晓在意的确实青璃的话:“我进四区?自己?“

        “是的,你自己,利用手臂上的翎羽,这是进入四区的钥匙,感受它存在!”

        申晓挽起袖子,看着手臂上的纹身:“我该怎么做?”

        ······

        没有回音!青璃居然离开了?!

        “青璃?青璃?”

        ······

        伸手抓起桌子上的白玉瓶,居然还是温热的,半透明的瓶身映出了里面大半瓶的红色液体,看来是因为要放血,才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

        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玉瓶,该从哪一步开始思考?

        要把这血送给玉辉,就要想办法进入四区,就像花时间琢磨翎羽,就要······

        承认自己已经入坑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