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7咬出的裂痕

7咬出的裂痕

        现在这里除了他们三个,依稀能在黑色钟上面的黑色光柱中,瞧见一个白衣人影端坐。

        只要细看,能发现有一丝丝流动的雾气,从黑光中倒流向下。这个人的位置,正好将所有雾气与钟隔开,并将雾气吸入体内。

        青璃疾步走向黑色的钟,同时手里出现一支红色的羽毛,用锋利的羽干尖部划破自己的手掌,将涌出的鲜血向钟面的一个地方抹去。近距离留心观察,可见一条约10厘米长的裂缝。在青璃的血流过裂缝的时候,那条裂缝慢慢消失。黑色的钟面光洁如镜,黑色光柱中的雾气也不见了。

        做完这些,青璃抬头冲着上面的人喊道:“玉辉,下来吧,嫌自己命长是不是?想做四区里第一个横死的沃民族???”

        话音刚落,只见上面的人影一晃,掉了下来。

        申晓吓了一跳,这钟怎么也有五六米高了,这么大头冲下的栽下来,头破血流算轻的!条件反射想伸手去接,被青璃拦住了。

        青璃就摆出了一副看热闹的架势,眼瞅着那人影跟地面撞在一起!

        就听“嘭”的一声,然后就是一个极为清朗的男声响起:

        “哎呦!疼死我了!青璃大美女,你还是那么蛇蝎心肠呀!枉我在上面坐了六百多年替你挡灾,你连心疼一下都没有!”

        “呸!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看你是想死找不到门路!吸了这么多年的瘟毒,爽歪了吧!”

        在青璃的骂声中,地上的那位慢腾腾的爬了起来。

        看清这人的形象,申晓真是下巴掉了一地!黢黑黢黑一片,根本分不清哪是鼻子哪是嘴,离着近了,还有一股霉腐味儿!

        “哈哈哈哈哈······”青璃根本没有犹豫,放声大笑!

        对面这位被唤做玉辉的,伸手要摸自己的脸,结果看见黑不溜秋的手,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哀嚎一声,转身就跑了!

        远远就听见他一边跑一边喊:“青璃,有种这次你别跑!”

        见玉辉没影了,青璃收敛了笑容,转身就对那个老者说:“千年了,怎么还这德行,你说你们当长辈的就不能劝劝他?一天到晚寻死觅活的,哪有个部族首领的样子!”

        老人苦笑着说:“青璃大人,您也是知道的,要不是老首领遗言,他是绝对不会进入四区的!是我们牵绊了他呀!”

        “那就由着他这么胡来?拿自己去挡瘟毒?即使是他的玉露之躯,完全浸淫在瘟毒中,那也是生不如死的!?”

        青璃的语气稍显严肃,接着道:“我留下的存血呢?”

        老人小心翼翼的说:“呃······玉辉首领说,呃······被他倒了。”

        “这个混蛋!!!”一声暴怒嘶吼,青璃也瞬间无影无踪。

        “唉······”

        两声叹息同时响起,老人和申晓面面相觑,一个无奈,一个茫然。

        还是老人先开了口:“晓大人,我是沃民族的长老,您可以叫我玉岭。您是第一次来,我引您熟悉一下这里。然后咱们到正殿去等青璃大人吧。”

        “咱们刚刚离开的地方是钟塔,九色钟的所在地,乃四区最中心地带。钟塔之外共五座城,比肩联袂而建,生活着一些较大的部族。咱们站立之处是沃野城,主要由我们两千沃民族人独占。我们是唯一可以参与四区管理的部族,是真正得到神眷顾的子民!“说到这里,申晓能明显感觉到玉岭长老的骄傲!

        他接着道:”五城外围还有十二楼,没有归属,在四区的生灵,只要有需要均可占为己用!只是这十二楼都是综合了三种以上色带能量的,所以真正在那里的生灵不多。”

        说着,指了指远处一座占地不是很大的宫羽,碧瓦朱甍的,在这里极为显眼!

        “在那边,马上就到了。”

        然后接着之前的话题:“而其他单一色带中,生存的嘉木、艳草、奇鸟、怪兽、山精、金灵更是不计其数。其实四区里平日是没有什么事务需要管理的,进入这里的生灵平和安逸,自生自灭。”

        申晓又问:“那你们平时就是为了守那九色钟吗?”

        玉岭长老听后,叹口气说:“当初九位荒神将神力寄付于九色钟上,这无尽岁月里,从未出过差池!唉,真的是我们大意了!”

        申晓小心的问:“那我能知道怎么回事吗?”

        老者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开始了讲述,这一段故事也被展开:

        六百五十多年前,

        青璃已经三百余年未在各界现身,就连四区也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无极界的岁月一直都是漫长的,这几百年也不过就是个数字,九色钟能量稳定,也代表着青璃安然无恙,四区内依旧一片祥和。

        忽然有一天,回廊的空间出现扭曲震动,开始只是很轻微,且很快就消失了。过了一个多月这种震动开始变得频繁,而且越来越剧烈。玉辉便带领着沃民族所有长老终日守护在回廊,应对突变。

        一日,回廊中突然出现一个旋涡,隐约可见十几位不同身形的影子围绕着一柄法杖席地而坐。

        一个极为不标准的华夏语传来:“四区辖主失踪已三百余年,谕碑指引新辖主接管无极界四区。”

        声音震彻四区除玄域意外的每一个角落,五城十二楼内所有的生灵开始出现骚动。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从旋涡中走入回廊,高者身披斗篷,手持法杖看不清容貌;矮者看居然是个孩子,黑发金瞳,咧嘴笑着,露出一嘴的獠牙。

        “你们是何人?我四区能量稳定,辖主无恙,怎敢擅闯!!!”玉辉厉喝。

        只见那斗篷人微一欠身,声音再次响起:“我们并非擅闯,无极界担心四区无主,生灵有异。”说着环看了一下周围,接着道:“嗯,这能量确实稳定,待确定核心也无碍,我们便会撤出四区,并且通告无极界,青璃仍在。”

        沃民族各长老听见对方要查看九色钟,均气愤难平,那里是辖主交托给他们的圣地,怎容外人踏足?

        可是玉辉却在做另一番盘算,这四区内有着一个更大的麻烦,必须让这两人尽快离开!

        “可以,查验完毕,请尽快离开!”玉辉冷冷的说。

        钟塔内,手拿法杖的人环视着九色钟,每扫过一个,便点点头。谁也没有注意到,同入的小孩子在看见玄钟时,便目不转睛,眼中的炽热越来越明显。

        突然,那孩子高高窜起扑向玄钟,张嘴就咬向钟面,“咔”的一声,所有人都听见了开裂的声音。

        紧随而至的玉辉伸手抓住那孩子的脖子,用力向后一扯,将他丢出了钟塔。但此时,冲向天际的玄色中已经出现一片黑雾,向下灌向裂缝处。玉辉立即将一个白玉瓶丢给玉岭长老,毫不犹豫的跳上玄钟,置身于黑雾之中,将其尽数引向自己的身体。

        骤然来袭的痛苦差点让他喊出声来,咬着牙嘱咐着:“马上把那两个人赶出去,用辖主之血封住回廊!等青璃!”

        长老们更加愤怒,马上全区寻找,却人影皆无,回廊内的旋涡也消失。

        玉辉听完长老的汇报,只是那样静静的盘坐着,没再出声音

        ————

        听完这段原委,申晓不禁感慨:

        青璃可真是超级超级不靠谱的“瞎猪”!!!

        忍不住问道:“那这六百多年,这些人没有再来?你们没有查清楚他们是什么人吗?”

        玉玲长老摇摇头:“我们是不能离开无极界的,没有办法调查。能做的只是赌青璃大人的血可以阻挡他们再次进入,毕竟首领可以吸收瘟毒,却不能守护四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