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5安隅之地

5安隅之地

        校园小树林的长椅上,申晓有点气急败坏的说:“你不是说选择权在我吗?”

        “给你选择权,那是你以为你有选择权。我说了,我们只是天道的棋子而已,终会回到自己的位置,何必自欺欺人呢?绕圈圈有意思吗?”

        申晓沉默。

        青璃挥手又一片水雾,拉着申晓踏入其中!

        申晓感觉自己在缓慢的下落,直至踩到一块巨大的黑色圆盘上,九色域泾渭分明的围绕一圈,而在圆盘上此时已经站立着一个白色身影。

        申晓这才看清这个身影的样子,居然是白天铁担架上的老人!!!

        看见申晓茫然的样子,青璃解释道:“收魂台子时聚鬼归幽冥。亥时上台的鬼魂,皆是九世不得善终,不愿再入轮回者。即使入了地府,也会因抵触轮回产生念力。倘若再投胎,定会为祸一方,死即为恶,最终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申晓喃喃重复着。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造化留有一线生机,我无极界,便是天道网开的一面、且饶的一地。”

        “这句我好像在哪里听过。”申晓努力回忆着。

        “你说什么?”申晓的声音太小了,青璃没有听清。

        “没事,没事,那四区就是个收留鬼魂的地方?”

        “不,这里是阴阳之外的地带,收留着所有天地无法容纳或者选择不入轮回的生灵。”

        “没听懂。”申晓实话实说。

        “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青璃又开始丢出了诱饵。

        “现在你只要知道,她在这里很安全。”说完,青璃拉着老人走到了圆盘链接黄色域的地方,轻轻一推,老人便消失在一片黄光中。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称为回廊,是四区和阳世的连接处,等你什么时候想了解四区了,我再带你正式进去,我们走吧。”

        迷迷糊糊中,申晓被丢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搞得她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接下来的几天,申晓每天都会鬼使神差的跑到小树林,都会看见青璃坐在长椅上等她。

        申晓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刻意的提起四区,青璃也乐意接话,浅浅的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

        好奇害死猫的道理申晓明白,也清楚青璃在不断地给自己下饵,可就是无法自控的每每都咬上去。

        两个人就这样来来回回的,申晓耳中的无极界,是一个拥有无数强大生灵的地方,因为青璃说这些生灵天地规则无法容纳!可青璃又不同意申晓用“强大”这个形容词。

        “万物皆是天地而生,不是物异乱造化,而是天地规则变了,难道就要将一切抹去吗?晓晓,这些生灵,如今除了无极界,没有地方可去,这里是最后的桃源埋骨之所!我们只是需要安隅一地而已!”提及此,青璃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寞落。

        ~~~

        看着手臂上的翎羽纹身,申晓有点怅然,人活着呀,总是要选条路走下去的。

        曾经的申晓会选择尽量平淡,不给别人添麻烦,毕竟那时候的她带着一堆“拖油瓶”,挨着谁,都不好。

        现在呢?

        是不是真像青璃说的,兜兜转转还是会落在自己该在的位置上!

        “想什么呢?咦?申晓,你什么时候纹身了?”李柏琳走进办公室,就看见申晓独自在发呆。

        “以前就有。”申晓赶紧放下袖子笑着回答,不想解释太多。

        两人本就不是很亲密,要不是这次分在了一组,平时也说不上多少话,见申晓不愿多说,也就没再自讨无趣。

        “听说你前阵子请病假了?怎么样?好点没?”李柏琳客气的问。

        “嗯,没什么大碍,好多了。”说完两人没再主动找话题,都各忙各的去了。

        “这位先生,我都说了,我们这里是住院部,而且医生都在病房,您要看病需要到门诊大楼,那边有接诊医生。”门外传来了护士长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

        “你们这不是医院吗?医院就得给人看病,今天!你?就得给我看!”

        吵闹间,就见护士长和三个男人出现在医生办公室门口,护士长面朝外拦着,一个男人护在她跟前不停的道歉;另外两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一个张牙舞爪的冲着护士长叫骂着,一个死命的往外推拽!

        “对不起,对不起,他喝多了,我们马上把他拖走!”

        “梁子,别在那说了,过来帮帮我,这tm是喝了多少啊!我快拽不动了!”在那边拽人的着急的喊着。

        谁知道耍酒疯的这位,一见办公室里有人,居然回手给了自己身边人一拳,在其他人呆愣的刹那,窜进屋里,直奔着李柏琳就去了。

        “这tm不是大夫吗!我要看病!”一把抓住李柏琳的手,酒鬼喊起来!

        因为今天申晓有点心不在焉的,还没有来得及换上白服,所以只有两个医学生的办公室里,穿着白服的李柏琳可倒了霉了!

        这个酒鬼的行为出乎了大家的意料,李柏琳更是被吓得脸色惨白,从椅子上被重重的拽到了地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md,起来给老子看病!”见这个穿白大褂的居然摊在地上,酒鬼又开始发疯,拽着李柏琳的胳膊就要把她提起来!

        离着最近的申晓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想也没想就抓住了酒鬼要向上抬的手臂,使劲向下一扯,酒鬼的这条手臂如同突然失重了一般,瞬间松开了李柏琳,向下垂去!

        “哎呀我去!”酒鬼一声惊呼!

        申晓也没有想到手里的手臂竟然被自己扯脱臼了!!!

        大家应该都碰到过这种情况:当手里的东西突然掉落时,人总会条件反射的向上托一下,做个挽救!

        此刻的申晓就是如此,脑子里可没有什么正骨复位的理论指导,就是用尽力气那么胡乱的往回一插!

        “啊!!!”随着酒鬼一声惨叫!

        吓得申晓马上松开了手,那酒鬼重心不稳,噔噔蹬蹬向后倒退,撞到墙滑坐到地上,惊恐的望着申晓!

        申晓也发蒙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不知所措。

        此时,院保安也接到通知赶来,呼啦啦的冲进屋子,制住了那个酒鬼。

        脱臼复位,也就是过程有些血腥,事后多数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不过申晓这野蛮的手法就不好说了,可惜现在这个酒鬼在酒精的作用下,跟半麻了也没啥区别,疼痛减半。估计明天酒醒了,有他遭罪的时候!!!

        护士长也第一时间抱住了已经被吓傻的李柏琳,轻拍着后背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孩子,没事了。”

        好半天这姑娘才“哇”的哭出了声音!求此时她的心理阴影面积!

        科室的医生及主任也都陆续赶回来,了解了事情经过,都气愤不已!主任看着申晓,关心的问道:“小申啊,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伤到了?别怕!这事儿,我们一定追究到底!”

        还是没太想明白的申晓马上回答:“没事,主任,我没事,就是刚才好像把那家伙拽脱臼了?”

        “什么?”主任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然后说:“不可能,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有那么大力气?”

        “我只是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寸劲儿?”迷惑的申晓也猜测着。

        主任想了想,郑重的说:“那可真是多亏了你这’寸劲儿’了!小申,抱歉让你们经历这些,我会向院里申请心理辅导,希望不会对你们的未来产生阴影!”

        申晓明白这是主任对自己的保护,看了看还在哭的李柏琳,说:“我还好,真的,柏琳真是太无辜了!”

        “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以后的事情交给院里。”主任也是满眼愧疚的看了一眼李柏琳,交代护士长看好两个学生,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