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极界代管在线阅读 - 2死在这里省事

2死在这里省事

        申晓快步走进急诊三病区医生办公室,看见周清他们三个都静静地站在阅片灯前面,上面插着两张颅脑ct片子。

        姜丽看见申晓也进来了,红着眼睛说:“脑桥出血,4毫升,家属放弃了······”

        “这出血量也不大呀。”话冲口而出,下半句,申晓也说不出来了。说什么呢?说还有治疗价值?说有几率恢复意识?说······

        说什么也没用!

        这时候走廊嘈杂了起来,男男女女有十多个人陆续从正门进来,穿过病区向对面的长廊大门走去。

        申晓他们站在了办公室门口,护士也都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默默的注视着这群人,眼中流露着厌恶和无可奈何。

        其中几个年轻人抬起走廊的铁担架,又反过来吵吵闹闹的向外走,申晓似乎看见那黄纸的一角仍然一下、一下的掀动着。

        这队人的后面,跟着两个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还有一个高壮的胖子男,一只手臂夹着手包,另一只手臂挥舞着咆嚣:“行了!行了!别哭了,我可是找王大师算过的,花大价钱找的风水宝地,咱妈住着不亏。”

        这胖子紧走几步又对着前面说:“唉!唉!唉!小刘,你们几个稳着点,抓紧点时间,只要不误了时辰,我给哥儿几个包大红包。”

        “这人还活着呢!他们要把人埋了吗?要不要报警?”周清满脸的愤怒回头低声和我们商量着,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一只手制止的周清的动作,原来是护士长,把我们推进屋里小声说:“别看了,干活吧。警已经报过了,家属只说是放弃治疗要回家,谁也拿他没办法。”

        “可是他们!”周清伸手指向那群马上要离开医院的人。

        护士长马上按下他的手臂,一瞪眼,严厉的说:“好啦!回去工作!”

        年轻人的热血被浇熄了!在生老病死来临之际,人性的美好与丑陋就这么被放大着。医院,就是一个这样的哈哈镜,就不知道你是看着别人,还是被看着!

        申晓回身走到窗前想透口气,没想到办公室的窗外正对着停车场,还能看见他们!

        铁担架被抬上一辆加长商务,而那个胖男人居然坐上了一辆骚包的红色牧马人?眼不见为净,只盼着他们赶紧走!

        “嘣!!!”

        突然一声巨大的响声,所有人都寻声望去,就见那辆加长商务车突然向下降了一截,车内有人下来指着轮胎咒骂着!

        几个学生马上聚在窗户前,“轮胎爆了,哼哼,活该!这是缺德事儿做多了!”周清解恨的说着。

        “你小点儿声!”姜丽虽然在提醒着,语气中却透着快意。

        很多人陆陆续续都从车里下来围在商务车跟前,申晓他们这才发现,这群人的车队很庞大,有十几辆之多,什么型号都有!

        就听那个大胖子喊道:“换车、换车!强子,你放心,哥给你换新轮胎。来来来,咱们动作快点。”

        “没天理呀!”周清叹了一声,离开窗户不再看了!

        铁担架又被抬上了一辆加长悍马,刚关上车门。

        “嘣!!!”历史再次上演!

        满脸幸灾乐祸的周清又凑了上来。

        “嗯,大轮胎爆起来就是响!”申晓揶揄的说。

        “对,没错,没错。”周清捣蒜一样的点着头,见这群人第三次把铁担架换到一辆大面包时,他着急的嘟囔:“哎?这个不行啊,轮子太小,气势弱了!”

        “嘣!!!”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太闷了!下回换那个大切,把后排放倒了应该能放下!”

        “哈哈哈哈哈······”几个人都被周清这单口逗得,躲在窗户下面笑着。

        这么反复几次,再迟钝的也该察觉出诡异了!申晓静静注视着这群人,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从淡漠到茫然再到惊恐!要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吗?

        已经没有车再敢让铁担架放上去了,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小声议论,脚步慢慢后撤,尽量拉开着距离!

        申晓忽然扭头在周围寻找着,怎么没见那群和自己形影不离的黑影?难道······

        不可能!不可能!否决了自己奇怪的想法,申晓换了个姿势,继续倚着窗边看戏,突然瞟到一个身穿蓝裙的高挑美女,俏丽的身影站在那辆红色牧马人旁边,看向申晓这边,甜甜一笑,给了个飞吻。

        “噗······轰!”

        就见那辆牧马人的前车盖突然帽起白烟,紧接着火花窜起,现场一片混乱,那个大胖子围着车捶胸顿足,像极了一只大猩猩!抱歉,让大猩猩受辱了!

        那蓝色身影也消失了。

        ~~~

        晚上7点多,医学院的学生大多会选择晚自习,校园的小树林几乎是没有人的,申晓独自坐在一个长椅上望天。

        省城的天没有家乡的蓝,灰蒙蒙的看不见干净的星空。

        “嗨······”

        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位漂亮姐姐,长长的大白腿,身材很妖娆,却不是夸张的s曲线那种,整体看着让人觉得很舒服。红发黑眸,最特别的就数那对丹凤眼,要是长时间的盯看,彷佛要陷进去了一般。

        申晓侧头只是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悄无声息出现的女人,没有接话。

        “是不是也被我的美惊到了?嗯?咯咯咯······有时候为师也很是为自己的花容犯愁呢,实在太祸国殃民了”。申晓眼前的大美女说罢,还故作愁态,微微蹙眉。

        申晓没有察觉到危险,想了想说:“白天是你弄的?”

        没错,这就是白天那位蓝裙美女,那一连串的“巧合”事件,申晓总觉得和这女人有关,试探着问一下。

        “是啊,这要跑到别的地方咽气了,我还得去找,麻烦!”美女一边看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说着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你怎么做到的?”申晓其实想直接问“她是不是人”的问题,但又觉得不太合适。

        “想学吗?”说着身体向前倾了倾靠,笑得不怀好意:“我的晓宝贝儿,来,叫声师傅听听?我教你!”

        申晓瞬间石化,心想着难道这句“小宝贝儿”是在叫我吗?这女人不会·····想到这里,顿觉全身发冷,好似一波波电流窜过,汗毛竖起!!!向后挪了挪屁股躲开靠近的女人。

        “嗯···不用了,谢谢!”申晓说完站起身就走。

        刚走了两步,前面就已经被人挡住了,回头看了看椅子上,这女人是怎么到自己前面的?

        “很厉害吧,这个为师也可以教你哦!”女人笑的更灿烂了。

        申晓不再走了,指着面前这个将近一米八的美女说:“你,妖魔鬼怪?”

        “嗯,算是吧”

        “我身边的小东西是你撵走的?”

        “嗯,也算是吧。”

        “果然。”申晓又坐回到椅子上,开玩笑,难道要和一个不是人的东西赛跑吗?估计这女人要是不放,她根本就跑不了,不费那力气了。

        目光瞥向别处,无所谓的问:“你到底要干嘛?’

        “胆子倒是很大嘛!我喜欢。”见申晓坐下,女人也坐在了她对面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手拄着下巴,目光灼灼:“收你当徒弟呀?教你大本事!”

        “呵呵,不用,我胆子很小,其实都快被你吓尿了!我不配!”嘴上说着,可在脸上,真没看出一点儿害怕的样子。

        真不是她胆子大,只是申晓觉得世上没有比活人更可怕的生物!

        而且这些年不清不楚的“脏东西”也见了一些,都是“嗖”的来了又“嗖”的走了,从来都看不清样子,也没把自己怎么样,慢慢也就习惯了。

        对面的美女微愣!然后放下二郎腿站立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裙侧,继续笑眯眯甜甜的说:“配不配的,你说的不算。好啦,走吧,师傅带你去见见世面。”

        都没给申晓回嘴的机会,迈开一双大长腿,一把就把她拽了起来。

        手臂上传来的温度让申晓迷惑了,“脏东西”不应该都是冷的吗?

        眼睛一花,眼前的景物就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