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71章 老师傅的故事

第171章 老师傅的故事

        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坐到了大塘背大队的村子里了。黎悠玺跳下单车,钟国正也从单车上下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村子显得特别的安静,只有偶尔听到一两声狗叫的声音。黎悠玺走在前面,钟国正跟在黎悠玺后面,推着单车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走进屋里,两人顿时感到饥饿,这时才想起一路赶路,竟然忘记了在路上吃饼干充饥了。于是马上烧火煮饭。

        坛子里有泡菜,还有油炸豆腐。煮好饭后,黎悠玺挖了一些泡菜和几块油茶豆腐,两人就狼吞虎咽起来。

        两人刚刚吃完饭,突然就下起雨来了。

        “杂房好像有些漏雨,我去看看。”黎悠玺拿起一个电筒就往杂房走去。钟国正便跟着一起去了。

        打开杂房的门,就听到滴雨的声音。钟国正拿过电筒一照,没有一会儿就找到了原因。原来是一片瓦片烂了。

        钟国正搬来一张凳子,站在凳子上面,很快就把瓦片弄好了。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老师傅啊。”黎悠玺夸奖道。

        “老师傅这个名称可不是乱喊的。”钟国正答道,“这可是有故事的。”

        “哄么故事?”黎悠玺问道。

        “那要看你想听哄么版本的故事。”钟国正笑道,“有两个版本,你想听哪个版本的故事?”

        “我从来没听说过,哪晓得听哪个版本?你干脆把两个版本都说出来听听。”黎悠玺说道。

        钟国正一边走,一边开始讲起老师傅的故事来了。

        “农村的房子都是瓦房。时间一久,风吹雨打日晒,或者瓦片堵塞,或者瓦片错位、脱落和烂了,房子就会漏水。所以瓦房每隔几年,都要捡一次瓦,清理碎瓦、错位的瓦,换上好瓦,防止漏雨。”钟国正说道。

        “所以在农村就有专门的捡瓦师傅,还是一门比较吃香的手艺。”钟国正接着说道,“捡瓦看似容易做事难,特别是做好更加不容易,既要手脚轻巧,效果好,不损瓦片,又要动作麻利,效率高,时间要快。”

        “我们那里有一个叫木马桥的地方,有一个姓周的捡瓦师傅,他天生性格憨厚,为人忠实,做事认真,一板一眼,质量好,但速度慢,别人一天捡完,他要两天才能捡完。所以喊他捡瓦的人并不是很多。”钟国正边喝着白开水边说道。

        “有一年冬天,周师傅到妹妹家作客。那天,正下暴雨,来串门的妹夫堂嫂抱怨说,家里的瓦才请本地师傅捡了,还是漏雨厉害,跟没捡一样,白花工钱。周师傅的妹妹就安慰说,自己的哥哥就是捡瓦师傅,等雨停了,免费帮你们捡一次瓦。”钟国正不紧不慢的说道。

        “雨停后,周师傅爬上她妹妹那堂嫂的屋顶,一遍遍的翻捡起来。他赤脚走上屋顶,一叠一叠的将铺瓦揭开,再一片一片的重新盖好,动作娴熟流畅,既轻盈又稳重,盖好的瓦片重叠部分间隔均匀,整齐有序。慢工出细活,两间房顶用了足足三天时间才完工。”钟国正继续说道。

        “也许是老天爷要检验一下周师傅捡瓦手艺的高低,周师傅捡完瓦的当晚,天就突刮大风,下起了倾盆大雨,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停过哄么雨。害得不少人家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而周师傅捡过瓦的屋,却一点水都没有漏。”

        “周师傅妹妹的堂嫂十分高兴,不仅主动给周师傅开了工钱,还在村里逢人就说,全靠周师傅,否则家里没法住了。”

        “以前和周师傅妹妹堂嫂有过同样经历的村民,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就纷纷跑到他们家里去看究竟,见她家里干干爽爽的,抬头看,房顶不现一处缝隙,不见一线明光,一看就是老师傅的手艺,不像本地师傅,捡瓦之后房顶像满天星,亮光点点。”

        “来看过房子的人,原打算请人捡瓦但没来得及捡的,就向周师傅妹妹的堂嫂打听,是从哪里请来的师傅。周师傅妹妹的堂嫂,就很自豪的说:‘是我堂弟媳亲哥,木马桥的师傅!’”

        “从此之后,人们争着请周师傅捡瓦。就这样,周师傅在妹夫家的村子成了香饽饽,被一家家的请过去,一干就是一个冬天。”

        “第二年春雨季节,凡是周师傅捡过瓦的房子,没有一间漏雨的。饭前茶后,村民们对周师傅的手艺交口称赞,一传十,十传百,周边村民都知道了周师傅。”

        “因他是木马桥人,常年在瓦背上干活,皮肤被太阳晒得老黑,人显得苍老,捡瓦手艺又精湛,所以人们在传赞他时,尊称他为‘木马桥老师傅’。”

        “‘木马桥老师傅’的称呼就这样慢慢的传开了。但墙内开花墙外香。当时,木马桥本地的人,也都不晓得‘木马桥老师傅’这个称呼,到底是哄么意思。”

        “一直过了很久以后,木马桥的人才晓得,这是别个地方的人对捡瓦匠周师傅的专用尊称,才开始对周师傅刮目相看,渐渐的,墙内也香了起来。后来,周师傅老死,再后来,人们就把很厉害的捡瓦匠都称作‘木马桥老师傅’。就这样,‘木马桥老师傅’的称呼,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了下来,它的内涵也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延伸和拓展,渐渐地演变成为对农村具有某种精湛的技艺专长的匠人的一种尊称。?

        “这是正版的老师傅的故事。但是,油来由于还有另外一个老师傅的故事,慢慢的,正版的故事被人淡忘了,野版的老师傅故事,反而成了流行更加广泛的老师傅故事。还真应了那句哄么家花没有野花香的说法。”钟国正感叹道。

        “还有这么的事?”黎悠玺不相信的问道。

        “人都是好奇的。特别是对带有颜色的故事,更是好奇,没有不喜欢听,没有人不喜欢传。”钟国正答道。

        钟国正见黎悠玺虽然没有说话,但一副害死猫的满满的好奇心的表现,就接着说道:“这个故事也是发生在木马桥这个地方,不同的是发生在另一对师傅和徒弟身上。”

        “相传在木马桥的另一个村子,有一有个老师傅带了一个年轻的小徒弟。有一天,师徒两人在给一户人家捡瓦的时候,捡到捡到的时候,就看到屋底下来了两条狗。”

        “来的两条狗,一条是子狗,就是那种没有完全长大,还从来没有赶过生的公狗。一条是正在发情的母狗。子狗追赶者母狗,追着追着,就在屋底下的地面上交配起来。”

        “子狗可能是由于太激动,也可能是由于没有经验,在哪里爬了好多次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个时候,不知从哄么地方跑来了一条老公狗,把子狗挤开,毫不费劲的就趴在了母狗的背上。”

        “这一切都被在屋顶上捡瓦的师傅和徒弟俩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全场后,师傅和徒弟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一直等那几条狗走开了好远之后,徒弟才有意无意的感叹道:‘姜还是老的辣啊。老师傅就是老师傅,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你不承认都不行!’”

        “徒弟的感叹被师傅听到了,师傅以为是徒弟故意说他,就对读题说道:‘你才是老师傅!’现在在外面喊别人老师傅的时候,别人很不高兴,原因就在这里。所以,你在外面的时候,记住,一定不要随便喊别人喊‘老师傅’!否则,别人以为你骂他,会生气的。特别是碰到个别小气的人,算不到还会当场和你骂一顿。”?

        “当然,木马桥这个地名的来历,本身就有一个故事。相传在古代的时候,朝廷有个会看天象的李天师,在朝廷里面观察天象的时候,发现在南方的一个地方,即将会诞生出一个新的皇帝来。”

        “皇帝听到李天师这么一报告,惊恐不已,立即命令钦差大臣携带一支特殊的队伍,到李天师所说的地方明察暗访,四处寻找。”

        “李天师说的位置是一个大致的方位,而要找到这样一个身怀天子龙胎的妇人,犹如在大海里面捞针。他们走访完了李天师所说的范围,才终于在一个岭脚下的一户人家中,寻访到一位妇人,看肚相说怀的就是天子。”

        “于是,这支秘密队伍就命人残忍地把妇人腹部剖开。还没有足月的天子从腹部跳出来,抓到旁边一条三角木马,就是木匠师傅做工用的三角撑架,就往外面跑去。”

        “钦差大臣一看,果然是一个天子!立马就慌了,急忙命令随从骑着马在后面追赶。三条腿的木马不管你怎么跑,也跑不过四条腿的马。从岭脚下开始跑,经过一片大洞,又翻过一座大山,一直追了三天三夜,才将天子追到,并将天子杀死。后来的人们为了纪念这个故事,就把天子被杀死的这个地方叫做木马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