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69章 解释胡说八道

第169章 解释胡说八道

        下午两点到四点半,是一门中难免会和考试科目,既包括时事政治、农村政策法律,也包括本地的风土人情、历史地理、建制演变等等在内的“大杂科”。

        钟国正把黎悠玺送进考场后,就在一中校园里面转了起来,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看一会儿书。坐的地方还没有找到,就听见一个女声在喊他:“钟国正?钟国正,钟国正!”

        他转过头,朝着喊他声音的方向找去,只见二十来米外的地方,正站着一个朝她微笑的姑娘。看那身材,看那五官,很像姚晓梅。他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没有看错,是姚晓梅,姚晓兰的姐姐,寒江师专的学生。

        “姚晓梅?真的是你啊。真的没有想到,我会在一中喷到你。你哄么时候回来的?”钟国正快速走了几步,走到姚晓梅眼前时说道。

        “回来快一个月了。”姚晓梅答道,“我现在在一中实习,要实习三个月。哎,你今天怎么道这里来了?”

        “哦,我一个同事的小孩子在这里读书。同事看到我要来街上来办事,就委托我给他小孩搭一点东西过来。这不,刚刚把同事的东西,交给了他的小孩子。”

        两人便慢慢地在校园里走了起来。走着走着,姚晓兰突然对钟国正问道:“你和晓兰,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晓兰?我高攀不起。”钟国正悻悻的答道。

        “不会吧?我知道晓兰很喜欢你的。”姚晓兰说道。

        “不会?晓兰没有和你说?”钟国正问姚晓梅。

        “没有。”姚晓梅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姚院长把晓兰嫁给了县卫生局长的少爷这件事情?”钟国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姚晓梅的眼睛。

        “听说过。但那不是晓兰的意思。晓兰也是没有办法。希望你能够想开一点。”姚晓梅说道。

        “已经形成事实了,想不想得开都是那么一回事了,你说是不是?我就是想不开,也是于事无补。”钟国正答道。

        “当选调生的心胸,境界就是不一样。”姚晓梅说道,“拿得起放得下,那才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应给有的行为。”

        “哦,你今年就要毕业了,回不回寒州来?”钟国正突然想起,姚晓梅今年要毕业了。“准备当老师,还是改行?”

        “地委组织部今年也开始搞选调生了。”姚晓梅说道,“全地区十一个县,每个县派一个选调生。你说,当选调生公社干部,有没有前途?”

        “那要看你是喜欢过安静的有规律的生活,还是喜欢折腾的繁忙的生活。”钟国正答道,“通过我这快一年的选调生生活,喜欢安静有规律生活的人,最好不要当公社干部。”

        “为哄么?”姚晓梅问道。

        “公社干部工作的地点在农村的村子里,工作的对象是农民伯伯,男女老少都有工作的内容,包罗万象,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农民群众的哭哭啼啼,没有哪一所大学可以教会你怎么做工作,一切都要靠自己在工作中分析、判断和决定。对人的挑战性是全方位的。所以,我建议,喜欢安静有规律生活和照顾家庭、照顾子女的同志,最好不要去当哄么公社干部。”钟国正说道。

        “哦,是这么一回事啊?”姚晓梅大吃一惊的说道,“看来女同志还是不到公社工作的好。”

        “如果女同志在公社工作,那丈夫就必须不在公社工作,负责照顾家庭,照顾小孩。否则,那家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解体。”钟国正答道,“当然,如果有父母来照顾家庭,照顾小孩,也可以。”

        “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太沉重了。我还是安安心心当好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就是了。”姚晓梅感叹道。

        “女同志当老师,是最好的。既以照顾家里,又可以照顾小孩,再也没有这么完美的职业了。”钟国正说道。

        “你这么喜欢老师,你当初干嘛不填师专的志愿?”姚晓梅解的问道。

        “别提了,这都是命!”钟国正很是无奈的说道,“当初我填的志愿都是老师,不该写了一个服从分配,就把我录取到农转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作弄?”

        “那还不好办,到时你找一个老师做老婆,不就把你的心愿逗了结了?”姚晓梅笑道。

        “你说得倒轻松,老婆是用来过日子的,哪有那么好找?这要有机会,有缘分,两个人要对得上心跳的。”钟国正说道。

        “要不要我来和你做介绍?”姚晓梅笑道。

        “你来和我做介绍?你会做介绍?”钟国正说着说着,灵感突然一跳,笑道:“也行。那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

        “哄么任务?”姚晓梅问道。

        “哄么任务?和我介绍老婆的任务啊!”钟国正说道,突然话锋一转,小声对姚晓梅说道:“你干脆把你自己借给我做老婆算了!我不差的。”

        “去去去!”姚晓梅的脸顿时红了,“我和你说正事,你和开玩笑,没有一点诚意。”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和你说真的。”钟国正微笑着看着姚晓梅。

        “不说这个了。我问你,如果我有时间,到公社去找你玩,你会挤出时间来陪我玩吗?”姚晓梅问道。

        “前提是,我要自己能够做主的时候。”钟国正答道。“下次我如果到街上来,就来找你,可不可以?”

        “没有问题。只要我在学校就行。”姚晓梅愉快的答道。

        钟国正又坐了半个来小时,听到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哨声时,赶紧站了起来,推着单车,开始向考场走去。

        从考场里面,陆陆续续的走出一个个的考生。有的高兴,有的沮丧,有的沉默不语,毫无表情,有的轻松自如,仿佛从课堂走出,有的在一起交流不止,讨论声声,争吵不休。

        “走,坐上来。”看到黎悠玺走了出来,钟国正立马走到她的身边,对她说道。

        “好,我上去了。”黎悠玺右手扶在钟国正的腰部,说了一句话后,屁股一台,迅即坐在了单车的后座上。

        “坐好,我要踩快的了。”等黎悠玺一坐上单车,钟国正就对她说道。

        “只要你有力气,你想踩多快就踩多快!”黎悠玺坐在单车的后座上,“咯咯”的笑着答道。

        “今天赶不赶回去?”钟国正一边快速地踩着单车,一边对黎悠玺问道。

        “明天还要上课,肯定要赶回去啊。”黎悠玺马上答道。

        “那饭店那里,还去不去了?”钟国正又对黎悠玺问道。

        “让我想想。”黎悠玺说道,“算了,还是下次再去看他们了,今天赶回去为主。”黎悠玺想了想说道,“昨天来的时候,要了两个半小时,今天回去,肯定也要两个半小时。”

        “我已经买了两斤饼干,一斤纸包糖,还在一中上了一军壶的冷开水,晚饭我们在路上解决算,好不好?”钟国正征求黎悠玺的意见。

        “有饼干,有纸包糖,有冷开水,这不是过年才有的待遇吗?那简直是神仙一样的日子了啊。”黎悠玺说道。

        “现在几点钟了?”钟国正问道。

        “四点四十。”黎悠玺赶紧答道。

        “离天黑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走快一点,尽量在天黑前赶到大历县,好不好?”钟国正说道。

        “好。越快越好。”黎悠玺答道。

        钟国正便开始快速踩着单车,往前赶路。

        “你也不要踩得太快了,”黎悠玺对钟国正说道,“太快了,你一下就会没有力气的,到时候下来休息,反而要的时间更多。所以,我建议你,一定要量力而行,掌握好速度。”

        “对,欲速则不达。你说的很有哲理。”钟国正答道。

        “你猜猜,国正哥,我们下午考了一些哄么题目?”黎悠玺坐在后座上,问钟国正。

        “你们下午考的时事政治和寒州县情。考哄么题目,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事情,你还真的难住我了。”钟国正说。

        “时事政治主要考的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时事政治。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考县情这个部分的题目,出的既容易又很不容易。”黎悠玺说道。

        “哄么叫既容易,又很不容易?”钟国正问道。

        “就是讲,出的题目基本上是我们平时生活中最容易遇到的问题。但如果不是一个有心人的话,这些题目还真的不一定答得上,答得完整。”黎悠玺解释道。

        “哦?那我就要好好的听一听了。”钟国正笑道。

        “比如简答题里面,就有一个‘胡说八道’的题目。你说有不有意思?”黎悠玺对钟国正说道。

        “那你是怎么答的?”钟国正一边踩单车,一边问道。

        “我说,胡说八道最初是指胡人到内地讲解佛经。胡是古代对西、北部少数民族的称呼。胡说就是胡人说讲,八道就是不信佛的人认为,胡人讲解佛经是说荒诞之言。胡人讲解佛经八圣道,就简作为‘胡说八道’。现在我们说的胡说八道,已经不是原来的意思,而是指一派胡言,泛指一切没有根据的说法。”

        “你不说,我都不知道胡说八道的原义。”钟国正笑道。

        “还有一个题目,问哄么是三姑六婆?”黎悠玺说道。“我就写着,三姑是指尼姑、道姑、卦姑。卦姑你听说过吗?就是专门给人占卜算卦的女性。六婆就是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我估计,蛮多人都说不准确。”

        “还有一个题目是:《论语?微子》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请问:四体指哪四体?五谷指哪五谷?”黎悠玺接着说道。

        “那你是怎么答的?”钟国正问。

        “四体就是两手两脚,五谷就是指黍、稷、麦、菽、稻;或者是指黍、稷、麦、菽、麻。”

        “看来你对农事还晓得不少嘛,比我这个农专生强多了。”钟国正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