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68章 不信老婆信谁

第168章 不信老婆信谁

        “是到饭店,还是到招待所?”到了街上,钟国正一边慢慢第踩着单车,一边问坐在单车后座上的黎悠玺。

        “你说呢?”黎悠玺反问道,“到饭店不用出住宿费了。”

        “你明天就要考试了,今天晚上一定要休息好。饭店晚上都有吃饭的人。我怕人多了会影响你的休息。我们还是到招待所去算了。那里安静一些。”钟国正劝道。

        “那,”黎悠玺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就听你的。”

        “明天下午考完后,再到饭店去看看你爸爸妈妈,再连夜赶回去,也没有关系的。”钟国正说道。

        “嗯。”黎悠玺答道。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县委招待所。钟国正把单车锁好后,就到招待所前台去开房间。

        “同志,我是来住宿的,请问有房间吗?”钟国正问道。

        前台的服务员看了一眼钟国正,冷冷地问道:“你有介绍信吗?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的?住几个晚上?”

        “住一个晚上,明天就走。这是介绍信,给你。”钟国正说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份介绍信,递给了前台的服务员。

        “两个人?都是男同志?”前台服务员拿着介绍信看了看后问道。

        “对,两个人。”钟国正答道,“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那我们这里只剩下一个房间去了,只能住一个人。住不住?”前台服务员说道。

        “那个女的是我老婆,能不能开在一起?”钟国正说道。

        “那个女的是你老婆?有结婚证吗?拿出来看一看。把你老婆也喊过来,让我对一下照片。”服务员很认真地说道。

        “结婚证没有带来。”钟国正答道。

        “没有结婚证,怎么证明你们是夫妻?没有结婚证,男女是不能住在一起的。”服务员说道。

        “但我有单位的证明。”钟国正缓缓的答道。

        服务员重新拿起单位介绍信看了又看后说道:“没有啊。介绍信上没有谢你们是夫妻呀。”

        “那是联系工作的介绍信。”钟国正答道,“这是介绍夫妻关系的证明。”说完,钟国正又从口袋了拿出一张证明。

        “把你老婆叫过来,让我问问她。”服务员看证明后说。

        钟国正转过头,对正坐在一张长凳子上看书的黎悠玺微笑着说道:“玺玺老婆,服务员说,她要问问你,问你是不是我的老婆?”

        黎悠玺双脸一红,答道:“好,我马上过来。”

        黎悠玺走到前台柜子那里,对服务员问道:“是你要问我?要问我哄么事情?”

        “你叫哄么名字?”前台服务员对黎悠玺冷冷的问道。

        “我叫李游戏呀。怎么啦,服务员?”黎悠玺笑问道。

        “他不是我老公,那谁是我老公啊?”黎悠玺微笑着说。

        “你真的是他老婆?”服务员不放心地再次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像他的老婆?”黎悠玺反问道。

        “交三十块钱押金。”前台服务员说道。

        收好押金后,前台服务员把一张纸条和一串钥匙递给钟国正,对他说道:“这时押金条,明天结账的时候一起拿来。这是308房间的钥匙。收好,不要掉了,掉了要罚款的。”

        钟国正拿好东西后对黎悠玺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去把单车给好,再一起上去。”

        黎悠玺趁机在招待所大门边的商店,买了一把几种不同味道的纸包糖,塞进了自己的一个衣服袋子里。

        两人走进308房间,把东西放好后,又去把门关上了。

        钟国正便把黎悠玺抱在了怀里,正要去亲黎悠玺的时候,黎悠玺突然问道:“刚才你在一楼前台的时候,叫我哄么?”

        “叫你老婆呀。怎么,你不高兴?”钟国正不解的问到。

        “没有。我记得不错的话,你这是在公开场合,第一次叫我老婆。”黎悠玺说道。“所以,我要奖励你。”

        “奖励我?怎么奖励我?”钟国正开心地问道。

        黎悠玺迅速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三个纸包糖,长长的犹如半截粉笔一样的圆柱形纸包糖。三个纸包糖中,一种橘子味道的,一种蜜桃味道的,一种白糖味道的。

        “你喜欢哪一种味道的?”黎悠玺指着那三个纸包糖,对钟国正问道。

        钟国正指着其中的蜜桃味道的纸包糖说道:“我喜欢蜜桃味道的。”接着又有些疑惑地问黎悠玺:“你要做哄么?”

        黎悠玺二话没说,就马上拨开蜜桃味道的纸包糖,然后慢慢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开始咀嚼,一直等到那纸包糖完全融化后,主动地抱住了钟国正,把嘴巴伸向了钟国正。

        从开始到结束,钟国正感到嘴里嘴外,都是一股浓浓的挥之不去的蜜桃味儿……

        “你知道我为哄么要吃蜜桃味的纸包糖吗?”黎悠玺满脸幸福的说道:“因为,蜜桃味道的纸包糖是你喜欢的。你喜欢的味道,就是我喜欢的味道。”

        钟国正没有答话,静静地看着黎悠玺。

        “我非常高兴你叫我老婆,”黎悠玺说道:“我们虽然已行夫妻之实了,但人生这么长,我不敢肯定,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能不能够永远地记住我。”

        “今天是我们两人一起到街上来的第一次,也是你第一次公开的叫我老婆,更是我参加全县公社干部招考头一夜的亲吻,所以,我一定要让你记住,你喜欢蜜桃味,我就喜欢蜜桃味,无论是嘴里,还是嘴外,都是满满的蜜桃味道!”

        吃完早饭,钟国正用单车把黎悠玺送到考点——县一中的教学大楼。这里早已经是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讲话的,说笑的,沉默的,默诵的,都在考试的红线之外,等着进入考场铃声的即将敲响。

        “沉着,冷静,不要有任何压力!你就把这场考试,当做是在和你上课的那学校生,批改作业一样。遇到一时想不起的知识点,就想想我在外面看着你,你就哄么都会想起来的!”钟国正在黎悠玺耳边悄悄交代道。

        考试入场的铃声终于响了起来。红线一撤,等考的人们就开始鱼贯而入。黎悠玺和钟国正挥挥手,迅即加入了鱼贯而入的队伍之中。

        黎悠玺走进第九考场,发现第九考场有三十多张桌子,一人有一张桌子,都已经差不多坐满了。黎悠玺迅速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一会儿,考试的铃声又响了,监考老师拿着考卷进教室,宣布考试纪律和讲解注意事项后,打听到外面的哨声吹响了,才开始发卷子,正式开始考试。

        上午考的是语文。黎悠玺把整个试卷扫了一眼,发现主要是高中语文的内容,松了一口气,开始做题。她把前面的语文题目做完,并检查了一道后,才开始写命题作文。

        这是一篇议论文作文,作文题目是“谈谈你对实行农村承包责任制的看法”。看到这个题目,她想起钟国正和她说的农村承包责任制的种种好处和优点,结合本大队的实际,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

        作文写到一半多的时候,黎悠玺无意识的抬头一看,她突然发现,整个考场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没有想到,这些考生竟然这么厉害。她无奈的摇摇头,心想,我落后了。看看手上戴的钟国正的手表,还有二十分钟才结束,于是又低下头“哗哗”的写了起来。

        坐在讲台上的监考人员,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在那里不停地写着作文,答着试卷。心想,这个女同志还真是镇定自若,全场就她一个人了,竟然还能坐得住,也算是不简单了。

        还有一个监考老师,本来是在考场里流动监考的,看着整个考场只剩下一个女同志还在考试作答,为了不影响她的正常发挥,他干脆坐在考场最后的一张考桌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黎悠玺作答的背影。

        这时考场的巡视人员也来到了第九考场的走廊上,从外面差搜里面看去,发现只有一个女考生,还在里面一丝不苟的作答,不由感到很是吃惊。心想,这样的考生要么就是非常认真的那种类型,要么就是一窍不通在那硬撑时间的人。

        坐在前面讲台上的主监考官,看到走廊上来的是组织部和人事局的巡考领导,赶紧站起来,走到走廊上热情地和巡考领导一一握手。

        这时,还有十五分钟结束的哨声吹响了。哨声一落,各个还没有结束的考场里面,监考官们就开始告诉考生:“还有十五分钟结束,请各位考生抓紧作答,做完了的认真检查试卷,看有没有错别字和错误答案的。”

        黎悠玺写完作文后,有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错别字和错误的标点符号,大大的呼出了一口压抑了近两个小时的郁积之气。

        还有最后五分钟的哨声吹响了。

        黎悠玺又快速地检查了一遍整个试卷,包括考生姓名、考号和整个试题,确认无误之后,才站了起来。这种全场考试结束的铃声,如大钟一般的洪亮声音,响彻在整个考场的上空,久久未散。

        黎悠玺走出考场的封闭线外,钟国正正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等着她。

        “走,吃饭去。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下午你再来和他们批改批改作业!”钟国正对黎悠玺微笑着说道。

        “你就这么相信我啊?”黎悠玺对钟国正问道。

        “老婆都不相信了,还相信谁?”钟国正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