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67章 多走了五十里

第167章 多走了五十里

        3月26日,钟国正吃完早饭后,拿着一张写好了的请假条,就去和易大伟请假,说今天要去办点私人的事情,需要请一天的时间。易大伟看都没有看,就在请假条上写上“同意”两个字后,才问道:“需不需要我出面?”

        钟国正笑了笑答道:“谢谢了。很小很小的事情,只要有了时间,就可以办好的。”

        钟国正请好假后,慢慢走到供销社,找到曾恩福,借了一部永久牌单车后,开始往大塘背大队小学骑去。

        27日是星期天,是全县从大队干部中招考公社干部的笔试时间。黎悠玺参加明天的考试,希望钟国正给她壮壮胆。钟国正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准备用单车把她搭到县城。

        大队小学只有一个代课老师,黎悠玺不能因为自己参加考试而停学生的课,必须上完上午下午的课,才能离开学校,到县城去参加招干考试。而下午上完课已经没有到县城的客车了,这就是钟国正借用曾恩福的单车的原因。

        钟国正推着单车路过大队小学时,看到黎悠玺正在跟学生上语文课,就没有打扰她,直接把单车推进了黎悠玺的家里。钟国正放好单车后,开始准备中饭。

        钟国正在房子里转了几圈,除了发现几个腌菜的坛子,估计里面会有腌着的油炸豆腐、酸萝卜外,再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哄么菜了。要不是自己来的时候,在公社食品站砍了差不多有一斤肉,中饭真的不知道永哄么菜来送饭下去。

        钟国正在房子后面的菜园子里扯了一把菠菜回来。这个时候正是吃菠菜的季节,多吃菠菜,不仅可以养肝明目,还可以充分补充维生素和矿物质,有助于抵抗各种病原微生物的侵袭,预防春天常见的感冒等疾病。

        钟国正把菠菜洗好后,又去把猪肉洗了洗。洗完猪肉后,又从挂在屋檐下的干红辣椒圈中,扯了几个干透了的瘪瘪的干红辣椒,洗净。

        看着洗好的蔬菜和猪肉,钟国正总是感到缺了一样哄么东西。他一拍脑袋,说道:“对了!猪肉永哄么来搭配?总不至于搞一个肉炒肉吧?有没有冬笋之类的啊?”

        钟国正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开始寻找炒猪肉用的冬笋之类的东西。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去,终于在最后的那个房间里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找到了一个一个冬笋。

        他把冬笋的包叶一片片剥掉,便露出一个白白嫩嫩的笋子来,钟国正把他洗净后切成一片片的笋片。然后,又把猪肉切成片,把辣椒切碎。

        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弄好之后,把菠菜分成了两份,一份中饭煮,一份早晚饭煮。冬笋炒肉中饭一起炒出来,留一半出来,晚饭前热一下就可以了。

        “回来啦?”

        钟国正刚刚抬起左右,还没有来得是看时间,就听到黎悠玺的问话。他朝大门看去,只见黎悠玺一边笑“嘻嘻”的往屋里进来,一边说话。

        “下课了?辛苦了。”钟国正走上前去,接过黎悠玺手中拿着的教材。

        钟国正把教材放好后,转过身来,给了黎悠玺一个大大的拥抱。

        黎悠玺“唔约”一声说道:“门都没有关,会让别人看见的。”

        “关好不解可以了?”钟国正一边说着,一边带着黎悠玺,把大门给拴上了。

        “你要做哄么?”黎悠玺被钟国正抱着,一步步的走进了里面的卧室。

        “你懂的。”钟国正在黎悠玺耳边轻轻地说道。

        “你呀,真是怕嘎你了。一见面就是‘你懂的’,‘你懂的’。那还没有我不懂的?”黎悠玺的脸蛋如三月的桃花一般鲜艳。

        黎悠玺下午上完课,已经是四点钟了。她回到家里,就和钟国正开始吃早晚饭。

        黎悠玺自从父母到县城开饭店后,家里就没有养猪了,原来家里养的一头牛也卖给了别人,家里只养了几个鸡婆,用来生蛋。黎悠玺把几个鸡婆赶回家里,有撒了一些谷子,估计够它们吃两天的了,才放心地把窗子关好,把门锁好。

        走出村子,就有了一条通往公社的大路。大路虽然通不了汽车,但骑单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唯一的问题就是,路面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把坐在单车上的两个人,抛得胆颤心惊。

        十来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县道上。县道基本上都是依照山形修建的,山弯路弯,山上坡公路上坡,山下坡公路下坡。到了省道后,公路稍微好了一点点,陡坡没有县道那么陡如楼梯了,但坡度依然不小。

        每当到了上坡的地方,黎悠玺就从后座上跳下来,钟国正也从单车上下来,推着单车上坡。一到坡顶,钟国正便先坐上单车,紧紧握住单车的刹车,把单车的速度控制到最低的程度,以便于黎悠玺从后面跳到后座上。

        走到离县城七里左右,有一个叫七里亭的地方。

        七里亭有一个大陡坡,陡坡的顶处建有一个凉亭,专门供来来往往的行人休息的。因为无论从哪一边到这里,都要爬一个大陡坡,用一身大力气,出一身大臭汗。

        当钟国正和黎悠玺两人走到坡顶,两人已经气喘吁吁。

        “小伙子,大妹子,坐一下,谈谈白,歇歇汗再走,哪么样?”坐在凉亭里面休息的三四个人,对他们两说道。

        “好咧。”钟国正一边支单车,一边答道。“你们是?”

        “我们几个人,都是走村串户,做小生意的。”生意甲说道,“我是买牛皮糖、纸包糖、各种针线等等小生意的。”

        “我是收鸡毛鸭毛牙膏皮的。”生意乙揍我介绍道。

        “嘿嘿,我是走村串乡炸爆米花的。”生意丙介绍说。

        “我呀,是专门到农村买鸡买鸭,道街上(县城)卖,赚一点点小差价的。”生意丁笑道。

        “我们两个呀,”钟国正等他们说完后,对着他们笑道:“世道街上走人家的。请问几位老兄,这里到街上,还有好远啊?”

        “这里叫七里亭,顾名思义,到街上就是七里路。”生意甲答道,“不过这都是过去的喊法。过去的一里路,和现在的伊犁路,恐怕不是一个数字。就像称一样,现在一斤是十两,过去一斤是十六两。所以老成语把半斤八两放一起。”

        “用现在的里来算,估计有十来里路。”生意乙说道。

        “小伙子啊,你这一问路,我倒想起了一个俗语故事。”生意丙说道,“问路不行礼,多走五十里。”

        生意丙于是说道:“古时候有一个叫王大爷的人,为人热心,乐于助人。但他有一个怪毛病,就是如果谁和他说话的声音大了,她的耳朵顿时就会嗡嗡的叫,听不清别人说哄么话。”

        “有一次,王大爷正在田里做事,从远处走来一个火急火燎的年轻人问路。它是由于家人病了,家里人叫他到一个叫彭家院子的地方,把彭大夫请来看看病。”

        “小伙子从没有去过彭家院子,但因为心里急,他看见王大爷就大声地问道:‘哎,老头,到彭家院子走那条路?’”

        “王大爷耳朵嗡嗡直响,抬头一看是一个小伙子正看着自己,心想可能是问路的,就对小伙子问道:‘你是要到哪里去?’”

        “小伙子看着王大爷年纪大了,以为他的耳朵,就更加大声的问道:‘彭家院子。’”

        “王大爷那个地方说话,是‘彭’、‘冯’不分的,‘彭’、‘冯’读的都是一个音。所以在他们那里,你要先告诉别人,是两点马的‘冯’,还是三片刀的‘彭’。”

        “王大爷以为小伙子说的是两点马的冯家院子,就朝西边的方向一指,告诉小伙子:‘那那边。’”

        “到了下午夜边,小伙子满头大汗第爬回来对王大爷说道:‘我问的是彭家院子,你怎么把我喊到冯家院子去?’”

        “王大爷一听,知道是自己没有听清楚,就乱点了去路,于是说道:‘小伙子,你说话的声音太大了。’”

        “小伙子一听误会了,以为是打野怪他态度不好,没有礼貌,就赶紧给大爷施礼。王大爷被吓搜获子弄得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在那里自言自语:‘何必施礼,何必施礼?’”

        “小伙子马上答道:‘我上午问路没有和你施礼,结果冤里冤枉夺走了五十里!’”

        大家听完生意丙讲的故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生意丁笑完后对钟国正问道:“小伙子,你听了这个故事,有哄么感想没有呀?”

        “给我的感想就是,”钟国正略一思考后答道:“路在嘴上,经验在嘴上,学问在嘴上。”

        “为哄么?”生意甲、乙、丙、丁四个人几乎同时问道。

        “一个人就是不管你再怎么走南闯北,去东到西,总有没有去过,没有走过的路。你如果不去问小的路的其他人,你就很难晓得哪么去走。”钟国正答道,“经验,知识,学问,一切文明的成果都是一样,你想比别人很,就必须向别人虚心学习。你向别人虚心学习,不就是向别人请教吗?这个请教,就是刚刚说的问路。你把别人的经验、知识、学问等等学到了,就等于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