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62章 先追到手再说

第162章 先追到手再说

        “今天是春分,你知道吗?”

        钟国正刚刚走进黎成明家的屋门,黎成明就笑问道。

        “我是学农的,二十四节气倒背如流,怎么不知道?”钟国正答道,“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哪个月的节气我不记得啊?”

        “现在很多人都忘记了二十四节气了。那你知道春分的时候,老百姓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哄么吗?”黎成明问道。

        “‘春分到,蛋儿俏’。春分除了树蛋呗,还能有哄么游戏?自古以来,春分最流行的游戏,就是树蛋了,所以,连古代的诗人都写道:‘日月阳阴两均天,玄鸟不辞桃花寒。从来今日竖鸡子,川上良人放纸鸢。’”钟国正答道。

        “你可别小看了这个树蛋,一立一倒之间,特别的需要掌握树蛋中平衡的力量,稍有疏忽,那蛋就树不起来。”李成明说道。

        “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树过蛋。”钟国正老实承认道。

        “没有关系,等下我来教你怎么树蛋。”李成明说道,“这个树蛋啊,还有顺口溜的。”

        “哄么顺口溜?”钟国正问道。

        “春分树蛋的顺口溜,读起来朗朗上口,韵味十足!”

        黎成明马上接着说道:“上头光,下头园,顶天立地保平安。春分日,公平天,夜不长,昼不短,日夜更替各占半。光阴转,天气暖,春风吻上你的脸。吃春菜,相见欢,炎黄儿女尽开颜。风筝高,白云淡,神州大地艳阳天。或老少,或女男,踏青尚农亲自然。顺天时,节令变,人人身体要康健。接地气,声声慢,人人快乐要舒坦。春分日,竖鸡蛋,年年今天更灿烂。”

        “传说春分树蛋,已经有了4000多年的历史,又叫春分立蛋,就是每年老百姓都会在春分这一天,比赛竖蛋,看谁树蛋树得多。谁树得多,谁就赢了。”黎成明解释着说道。

        “树蛋有哄么诀窍吗?”钟国正问道。

        “不讲诀窍,方法是肯定有的。不管做哄么事请,哪一种事情要做好做得快,能够没有方法吗?”里程达大道。

        “既然有方法,那你今天就现场教教我,看我学不学得会树蛋?”钟国正说道。

        “第一步就是挑新鲜鸡蛋。”黎成明说道,随手把旁边一个装着鸡蛋的篮子拿过来,放在两人的面前。

        “看到没有?这都是刚生下四五天的新鲜鸡蛋。你要在这些新鲜里面,挑选那种一头大一头小的鸡蛋,不能选那种两头一样大小的鸡蛋。”

        说着,黎成明在鸡蛋篮子里选了两个一头大一头小的鸡蛋,并将其中的一个递给钟国正:“拿着。立蛋的时候,要记得把那大头那头朝下。大头朝下,重心自然就会在下面,就像那种不倒翁一样,容易保持平衡。”

        “第二步就是要找到一个合适鸡蛋树立的支持面。”黎成明接着说道,“你用手指来摸摸这个鸡蛋的底部,是不是感觉到了,鸡蛋的表面是高低不平的,有许多突起的‘小山’?如果这个‘小山’,和桌子的表面能够能够吻合起来,鸡蛋就可以树立起来了。”

        “第三步就是,拿鸡蛋的手,一定要做到稳,不能颤抖。因为生鸡蛋里的蛋黄,并不是固定不动的,是随着鸡蛋的变幻而变化的,这肯定就会影响道鸡蛋的竖立情况。所以,竖鸡蛋的时候,手一定要尽量保持不动,让蛋黄慢慢沉淀到鸡蛋的下部,这样重心就足够低,使鸡蛋保持平衡。”

        这时,黎悠玺走了进来了,看到中国证,就马上问道:“钟同志,你哄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钟国正看着黎悠玺,维笑着答道。

        “你们要树鸡蛋啊?”黎悠玺问道。

        “悠玺,你会树蛋吗?要不,我们三个人比一下,看谁树蛋熟得快?”黎成明邀请黎悠玺一起参加树蛋比赛。

        “等半个小时就要上课了,我怕没时间。”黎悠玺答道。

        “树蛋哪要半个小时?又不是造哄么核弹?”黎成明开玩笑说道。“快的几秒钟就竖起来了。”

        于是三个人开始比赛树蛋。

        黎悠玺从鸡蛋篮子里挑选出一个一头大一头小的鸡蛋,又在鸡蛋大头的那面用手指细细的摸来摸去,感觉出鸡蛋的凹凸感后,又在桌子的表面扫了几道,把眼光落在自己前面不远的一个地方,再用刚才摸鸡蛋的手指,去抚摸桌子表面的光滑度。

        约莫过了二三分钟后,黎悠玺才拿着鸡蛋慢慢的往自己刚刚感觉出来的地方放去。她不敢用力,而是轻轻的轻轻的把鸡蛋悬空放下,一直待鸡蛋睡着了一般,她才轻轻的轻轻的松开自己的双手,而双手却不敢立即离去,如同一圈护栏一样,保护者那个竖立了起来的鸡蛋,生怕它随时都会倒下。

        他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小声地说道:“我树好鸡蛋了。”

        听到黎悠玺说已经树好了蛋,黎成明和钟国正两人,不相信的歪过头开了过去。当发现那枚稳稳的竖立在桌面上的鸡蛋时,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是学杂技的?这么快?”

        黎悠玺维笑着答道:“树鸡蛋是技巧活,掌握好了技巧,就不难了啊。”

        “哄么技巧?”钟国正问道。

        “我看过一本专门讲树鸡蛋的书。”黎悠玺笑道,“书上说,鸡蛋的表面是高低不平的,是由许许多多突起的‘小山’构成的。每个‘山’的高度,大概是0.03毫米左右,山峰和山峰之间的距离,一般都在0.5—0.8毫米的范围。”

        “春分竖蛋,其实是有科学原理的。我们都知道三点组成一个平面的原理,只要我们找到三个合适的‘小山’作为支点,就可以构成一个平面,就能够让鸡蛋稳稳地竖立在这个平面之上。”黎悠玺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书上还说了一个例子。说哥伦布横渡大西洋发现美洲新大陆后,有人对他的发现不以为然,认为是纯属偶然。”

        “在一次庆功大会上,哥伦布提议宴会上的先生女士们树鸡蛋,看能不能把桌上的鸡蛋树立起来。结果现场没有一个人树起鸡蛋。哥伦布就说,看我来和你们表演。他把鸡蛋磕下去,鸡蛋壳破了,蛋也就竖立起来了。然后他说,这就是我的发现,的确十分容易,但是,为什么你们不会?”

        “鸡蛋匀称光滑的曲线,既是它难以竖立起来的原因,也是它能够树立起来的魅力所在。画家达芬奇之所以能够成功地塑造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与他曾经废寝忘食两年多,天天练画蛋曲线打下的坚实基础,是分不开的。”

        钟国正听到这里,想起我国民间把脸庞称为“脸蛋”,并且用蛋的形状作为衡量脸庞美丽不美丽的标准,特别是把鹅蛋形脸庞作为女人最美的脸型之一,是很有美学水平的。

        再看看黎悠玺的鹅蛋形脸,他突然觉得,今天的黎悠玺比原来似乎又漂亮了不少。

        “钟同志,你难得到我们这里来,我请你吃中饭,好不好?”黎悠玺见钟国正看着自己不摇,就微笑着对他说道。

        “你上午上课,下午还要上课,你哪来的时间做饭啊?中午就算了,我就在支书家里吃就是了。”钟国正答道。

        看着黎悠玺离去的背影,钟国正心想,树蛋也好,看人也好,其实都是一种心情,都是一种心态。当一个人的心情好的时候,你看哄么东西,都是愉快的,满意的。树蛋也是一样。不管你树的是什么蛋,其实你树的就是一种心境。

        “悠玺不错的,钟同志,你看她那屁股。”黎成明看着钟国正一直看着黎悠玺远去的背影,就说到,“女人屁股大,生崽的就多。她现在又报考了公社干部招考,等她考上公社干部,我来和你做介绍,哪么样?”

        “现在不是还没有考吗?”钟国正微笑着说道。

        “我告诉你啊,钟同志,女崽们就是要在她们,还没有红么出息的时候,你和她讲好。等她有出息了,眼光就高了,选择的范围就广了。到时候,就不是你选她,而是她选你了。所以,我还是劝你,你如果真的喜欢她的话,就要赶快行动!”

        “婚姻啊,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是你的缘分,谁都抢不走,不是你的缘分,你就是用一根铁丝拴住也拴不到的。你说是不是?”钟国正说道。

        “男女之间是要讲究缘分。但缘分为哄么讲可遇不可求啊?你想过没有?”黎成明说道,“可遇可遇,可遇就是主动地去遇啊。遇不是无缘无故的就能够碰到的,而是有意识地去找才碰得到的。”

        “你这个话讲得有些道理。”钟国正说道。

        “你看看你们公社干部,双职工的有几个?百分之九十五的家属,都是农村的,都是半边户。你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毕业生,就比他们牛一些了?屁!除非你是在县城工作。你在公社工作,你接触的都是农村的,不是城里的。这就是你以后讨老婆最难的地方。”黎成明不管不顾地说道。

        “我不可能一辈子在公社工作。”钟国正答道。

        “可你讨老婆的时间,就那么几年,并不是一辈子都在讨老婆。所以,我劝你,你赶快把黎悠玺追到手。追到手了,她就是想选别人,也没有机会了。”黎成明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