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60章 男人那点心思

第160章 男人那点心思

        “姚叔叔,我第一次来,没有带哄么贵重的东西,就拿了一点家乡的土特产,还请您不要笑话。”

        钟国正走进姚万旦家里,将装有红瓜子等土特产放在了一张空着的凳子上。

        “哦。是小钟是吧?是哄么风,把你这么大的一个公社干部,都吹到我这里来了?”姚万旦看着钟国正和自己的女儿一起进来,心里顿时有些不悦,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调侃性的对钟国正说道。

        “惊蛰都过了,还能有哄么其他的风?肯定是春风才会把我吹到姚叔叔这里来的啰。”钟国正笑“嘻嘻”的答道。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现在可是你们这些天之骄子的世界啊!”姚万旦感叹道,“随便坐吧。”

        “谢谢姚叔叔。”钟国正答道。

        “你今天肯定不是纯粹的来认人,来认识房子的吧?”等钟国正坐下,姚万旦随即对他说道。

        “长辈就是长辈,我还没哟普开口,您就知道了我的心思了。”钟国正答道,“我今天专程来,就是……”

        还没有等钟国正说出具体事情,姚万旦就接过话来,对他说道:“老婆啊,小钟和我说事情,你看,是不是辛苦你和晓兰,一起先到晓兰的房间坐坐?”

        李俊娇看了一眼姚晓兰,就先站了起来,径直往外面走去。

        姚晓兰有些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嘟”着嘴巴对姚万旦说道:“你们哄么事请,就那么重要了?我连听听都不能行了?我不插话就是了。”

        “听话,兰兰。”姚万旦笑着说道,“男人之间说话,说得比较随意,比较出格,女的不是不能听,我是怕你们听不惯,有损耳朵。”

        等姚晓兰走出门,看到她和李俊娇走到了姚晓兰住的房间,姚万旦彩站起身把房门关好。

        “找我有哄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姚万旦对钟国正说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钟国正看着姚万旦,认认真真的说道。

        “你说。”姚万旦一边端茶杯,一边说道。

        “是这样的,”钟国正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我和姚晓兰认识也有这么久了。认识以来,我发现,我们两个人还比较谈得来,所以我就想……”

        “慢。”姚万旦插话说道,“你和我家晓兰,哄么时候认识的?”

        “去年国庆前认识的。”钟国正说道。他当然不会说是在舞厅上认识的,只能说是之前认识的。

        “是在你认识李俊娇之前,还是在认识李俊娇之后才认识的?”姚万旦紧紧地盯着钟国正的双眼,问道。

        “应该是差不多的时间认识的吧。具体的时间也记不清楚了。这个重要吗?”钟国正装作不解地问道。

        “那你们是哄么时候,开始谈的?”姚万旦进一步问道。

        “谈哄么?”钟国正继续装着哄么都不懂的反问道。

        “谈哄么?谈恋爱啊。”姚万旦一字一句的说道。

        “谈恋爱?姚叔叔,你这可是误解我们了。我和姚晓兰,只是认识而已,还从来没有谈恋爱的!”钟国正不承认道。

        “你一个大学生毕业生,晓兰一个哄么世面都没见过的单纯得很的小姑娘,还不给你骗得团团转?”姚万旦想起李俊娇已经早就不是处的事情,那天晚上又被钟国正在李俊娇的房间里“抓”了一个现场,心里顿时恨得痒痒的。

        “真的,姚叔叔。我和晓兰正是因为还没有谈恋爱,我才来找你,向你正式汇报这件事情。如果不得到您的同意,我们是不可能谈恋爱的。你如果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去问姚晓兰,看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钟国正诚恳的解释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姚万旦不相信的问。

        “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钟国正大声地说道。

        姚万旦想起钟国正有李俊娇房间的钥匙,半夜三更跑到李俊娇的房间去,仿佛喉咙里插了一根鱼刺,就浑身特别的不舒服。他高度怀疑钟国正是想借姚晓兰来报复他和李俊娇两人,才接近姚晓兰的。

        “既然你这样讲,”姚万旦无奈的说到,“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但是我要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准和小兰在一起联系了!知不知道?”

        “姚叔叔,这时为哄么啊?您为哄么要做出这样不近人情的决定?到时候,晓兰怎么想?”钟国正大声问道。

        “晓兰怎么想,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和晓兰一刀两断,不能保持任何联系!”姚万旦严厉地说道。

        “我和晓兰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我做不到!我做不到!”钟国正急需大声地说道。

        “做不到你也要做到!你做不到,我到时候,就会去找你们公社所有的领导,找县委组织部的领导,找县委领导,说你勾引晓兰!”姚万旦进一步威胁道。

        “恋爱自由,结婚自由!你虽然是晓兰的父亲,但你没有权力干涉你女儿恋爱和结婚的自由!”钟国正直直的说道。

        “你如果是正常的恋爱,我绝不反对!”姚万旦见威胁不了钟国正,立即从另一个方面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说说,你以前和李俊娇是哄么关系?需不需要我一一的说出来?响鼓不用重敲。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

        “你!”钟国正被姚万旦这么一说,一时语塞了。

        “你哄么你!男人家的那点心思,我比你更加清楚!”姚万旦一字一句的狠狠说道。

        姚万旦说完,把钟国正一直送到卫生院外面的省道上,看不到他的身影之后,站在大门口抽完一支烟,才慢慢的返回卫生院。

        在返回的路上,姚万旦想,如何同自己的女儿晓兰说这个事呢?直接说肯定是不好说的。对了,就和她说,把她介绍给县卫生局局长赵庆龙的儿子赵志军好了。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志军虽然有残疾,但毕竟在县教育局财务室工作。那也是很体面的。赵庆龙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如果再推也不好意思再推了。只有委屈晓兰了。

        姚万旦推开姚晓兰房间的门,见李俊娇和姚晓兰聊得正开心,就对李俊娇说道:“老婆,你先回去,我和晓兰说几句话后,就回去。”

        “晓兰,你今年也十九岁了,不小了。”姚万旦说道。

        “爸,你还记得我十九岁了啊?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玩的干干净净了呢。”姚晓兰和他父亲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是我的女儿,我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的呀。”姚万旦露出一种慈祥的父亲的笑容。

        “这还差不多。”姚晓兰撒娇似的抱住姚万旦的手臂,“这才像亲生爸爸说的话。哎,钟国正还没有走吧?”

        “走啦。刚刚,我就是去送他走的。”姚万旦笑着说道。

        “他走啦?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啊,走了也不和我打一个招呼,就走了?”姚晓兰有些生气地说道。

        “怎么,她和你很熟识?”姚万旦装着十分惊讶的问道。

        “一般一般。”姚晓兰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随口答道。“爸,他不是说,今天晚上是专门来找你说事的吗?他和你说了哄么事没有?”

        “没哄么,就工作上的一点小事情。”姚万旦漫不经心的说道,“说完,他就走了,还说公社还有不少事。连我留他多坐一会儿,他都拒绝了。”

        姚晓兰心里心里一“咯噔”,知道父亲肯定没有同意他和自己的事情了。看来,钟国正的担心和紧张是有道理的。

        “有一件事情,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姚万旦见小晓兰皱起眉头不说话,就小心的说道。

        “哄么事请?”姚晓兰问道。

        “这件事情,这次开全县卫生院长的会议时,县卫生局局长赵庆龙,已经是第三次和我说了。俗话说,好事不过三。我在不给他一个明确答复,我这个院长,可能也当到顶了。”姚万旦很是无奈的说道。

        “哄么事请,这么严重啊。”姚晓兰再次问道。

        “他想把你嫁给他的儿子。”姚万旦喃喃的答道。

        “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他儿子赵志军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留下了一些后遗症。看起来,那个样子,不是很舒服。”姚万旦说道。

        “这,这……”姚晓兰顿时听呆了。

        “赵庆龙说,只要你答应嫁给他儿子,他马上把你调到县卫生局工作,结婚后一切家务事都请人,不要你做一点事情。而且可以把我也调到城关镇卫生院当院长,或者是调到县人民医院当副院长。”姚万旦说道。

        “你答应啦?”姚晓兰紧张地问道。

        “我答应了,还在这里征求你的意见?”姚万旦答道,“我就是因为考虑到你,才一直没有答应。”

        “可是他是我们的顶头上司。我们得罪不起。如果不大用的话,我也不知道会有哄么后果等着我们……”姚万旦很是苦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