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58章 没有难住过他

第158章 没有难住过他

        撤社建镇动员会召开后,钟卓然、唐雅正按照县委领导的要求,开始谋划建镇后的干部配置工作。

        对大历县这次撤社建镇中干部的提拔任用,县委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即新成立的大历县镇党委、镇人民正府、镇人民公社经济联合委员会三家班子成员的配备,总的原则是大稳定、小调整,新的书记和镇长人选不调整,镇人民公社经济联合委员会主任一职,原则上优先从大历县公社内部推荐产生。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再考虑从其他单位和地方选配。

        至于三家班子的其他成员,原则上在原大历县公社党委和管委会成员中,进行人员相互调剂。调剂之后,如果还有岗位和工作需要的,对当地表现优秀的的干部,要按照年轻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四化”要求,破格提拔,大胆使用。

        钟卓然和唐雅正两人转了十多个大队之后,才找到易大伟,和他谈即将建立的大历县镇三家班子成员的配备情况。

        “我们想和你聊聊干部的事情,不知你有没有时间?”钟卓然微笑着对易大伟说道。

        “那你们是一个哄么思想,能不能透一个底?”易大伟微笑着问道。

        “哪有底?如果我们有底的话,还来摸哄么底?”钟卓然笑道,“我们现在就是到你这里来摸底的。你是大历县的当家人,当家人想的,就是我们最大的底。”

        “部长,干部的事情,你可不要来醒我的味,党管干部,组织管领导,这点原则我还是懂的。”易大伟笑道,“我说以前到一万,不如你们说一句。你们就是秤砣。秤砣虽小却压千斤。”

        “秤砣不管它是小还是大,都是一种标准,”钟卓然接过易大伟的话说道,“就是有误差,也不过是起一点,绵一点的问题。总不会和称的重量离得太不靠谱的。”

        “这倒是实话。”易大伟答道,“起一点绵一点,是很正常的。谁也不可能做到一点不起一点不绵的。”

        “那我们就开始,”钟卓然说道,“从三个正职的人选开始谈起,谈完正职的人选,在按照镇党委、镇人民正府、镇人民公社经济联合委员会的顺序,一个一个的慢慢谈。包括他们的基本情况,主要事迹,优点和缺点。”

        “首先谈谈我个人。”易大伟说道,“我先表一个态度,我个人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我是一块砖,任凭组织搬。组织叫我到哪里工作,我就到哪里工作,绝不讲半点价钱。”

        “你的态度很好。”钟卓然笑道,“不过据我估计,这次你可能还动不了,必须站好全县撤社建乡镇的第一班岗。”

        “既然如此,那我就谈谈镇长和主任两个正职人选的看法吧。”易大伟接着钟卓然的话说到,“乡长的人选,我可还是由艾旺骁主人来当吧。”

        “艾旺骁表现的怎么样?”钟卓然插话说道。

        “总体来看,艾旺骁还是不错的。”易大伟字斟句酌着答道,“毕竟是从县社队企业局局长的岗位上下来的,素质比较高,有思路,有点子,也比较吃苦。当一个乡长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机会,组织上可以考虑考虑重用一下。”

        “人民公社经济联合委员会主任人选呢?”钟卓然问。

        “县委对这个职位,有哄么具体要求没有?”易大伟问。

        “这可是一个全新的岗位,专门负责镇里的经济发展工作的,”钟卓然答道,“肯定要符合干部队伍年轻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四化’要求。特别是没有知识,没有农业方面的专业背景,我个人觉得,不一定能够适应这个岗位。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部长说的太对了。这个主任岗位,主要是负责全镇经济发展的,没有年轻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肯定不适应。”易大伟答道,“按照这个‘四化’的要求,我倒是觉得,我们这里有两个比较合适的人选。”

        “哦?有两个人这样的人选?”钟卓然一听来了兴趣,马上说道,“是哪两个人?你详细的给我们说来听听。”

        “第一个人选是钟国正。”易大伟说道,“钟国正是去年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这个你们比我更清楚一些。他参加工作现在虽然还不到一年,但我觉得,在工作能力上,他比很多参加了十年八年工作的同志,还要强很多。”

        钟卓然没有插话,一边安静的听着,一边在干部考察工作本上记下了钟国正的名字。

        唐雅正是县委组织部干部组组长,他已经养成了随时记录的习惯。他坐在凳子上,在干部考察专用工作本,不停的记着钟卓然和易大伟的讲话。这些考察记录都是要存档的。

        “首先是符合年轻化的要求。”易大伟说道,“到今年刚好二十岁。年纪轻,身体好,精力旺盛,工作热情高。”

        钟卓然和唐雅正两人在考察工作本上“沙沙”的记着。

        “第二个,符合革命化的要求。”易大伟说道,“我觉得,革命化,一是看他忠诚不忠诚马克思主义,坚持不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和基本路线,二是看他有没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做不做得到廉洁勤政,公道正派。”

        “从钟国正参加工作以来一言一行的表现来看,他是忠诚马克思主义,坚持不党的基本理论和基本路线的,是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无私奉献精神的,是廉洁勤政,公道正派的。我个人认为,干部队伍革命化是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前提和首要条件,只有坚持革命化,才能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易大伟不紧不慢的说道。

        “第三个,符合知识化的要求。”易大伟喝了一口开水后接着说道,“他是恢复高考之后才考上大学,在去年毕业的大专生,具有比较高的文化程度和科学知识水平,完全符合干部队伍知识化的要求。”

        “第四个,符合专业化的要求。”钟国正说道,“镇人民公社经济联合委员会主任这个职务,最主要的就是发展农业农村经济。钟国正恰恰就是从寒江农专农学系毕业的。”

        易大伟说着说着停了下来,看了一眼钟卓然后又接着说道:“农学系学的专业知识,最主要的就是农村种植业等等农业生产方面的专业知识。在农业农村经济这个方面,具有比较强的专业知识、专业能力、专业作风、专业精神。很费和这个职务的需要。”

        “从我和钟国正同志这半年多以来的共事看,”易大伟说道,“他是一个在德能勤绩方面,都表现得相当突出的优秀干部。我举两个例子后,你们就会有同感的。”

        “好。你说。”钟卓然点点头说道。

        “去年七月,公社两委研究收缴农业税征购粮统筹经费包大队的时候,没有一个副职愿意去神仙头大队。原因就是有两个生产队的调粮问题没有解决,已经有一半多的农户几年都没有交国家任务了,成为了全公社的癞子脑壳。”

        “两个生产队的调粮问题,公社两委的两个副主任,一个副书记,还有主任艾旺骁四个人,都先后去处理过,就差我没有去了,但没有一个人处理好了,问题还是问题,矛盾依然是矛盾,所以就成了全公社有名的难题。”

        “没有想到的是,在研究包大队的时候,有个副职竟然提出要钟国正去包这个大队,而且连艾旺骁也同意这个副职的建议。说实话,我开始时很担心的。没有想到的是,钟国正在神仙头住了不到一个月,就把两个遗留问题给解决了。”

        “不近把两个生产队的遗留问题一起解决了,而且把神仙头大队历年尾欠的上交任务,包括农业税、代金、定购粮和各种统筹经费的尾欠,也都一并收了上来,成为全公社第一个完成当年任务、收完历年尾欠任务的大队。”

        “还有平湖塘水库的修复,具体工作也都是他去做的。平胡塘水库牵涉到四个大队筹资筹劳共同修复的问题,这里面的工作量和各种各样的矛盾,简直无法预测。”

        “你比如有一段渠道,原来设计的时候就是要拆迁一座民房的。由于这座民房的主人有四个儿女都在外面工作,而且位置特殊,我也出面亲自找过他们,单盆到的都是一个的软钉子。”

        “像这样的软钉子,硬是被钟国正想尽千方百计把工作做通了。那位老人后来竟然主动找到大队和指挥部的同志,要求抄点自己的房子。像这样不少在大家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后都被钟国正给完成了。你们说,这说明了一个哄么问题?”易大伟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说明了一个哄么问题?”钟卓然忍不住的问道。

        “这说明钟国正这个人做工作,善于开动脑筋,勇于直面问题,敢于化解难题,擅长推进发展!”易大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