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57章 每天都交配吗

第157章 每天都交配吗

        钟国正被黎悠玺抱住之后,就突然想起在一个资料上看到的,美国第30任总统柯立芝的故事来了。

        故事说,有一次,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偕夫人到某养鸡场去参观。柯立芝总统和夫人到了养鸡场之后,就分头去参观养鸡场。

        柯立芝夫人走进鸡舍,看见鸡舍里面一片繁忙,发现一只公鸡正在和一只母鸡交配,于是就有感而发,问养鸡场的场主:“你这里的公鸡能不能够满足那些母鸡的需要?”

        “夫人,”鸡场场主答道,“我们这里的公鸡很努力,都很尽责的,总是想尽千方百计满足母鸡的需要。”

        “那你们这里,一只公鸡,一般要管多少只母鸡?”柯立芝夫人微笑着继续问道。

        “夫人,”鸡场场主答道,“我们这里,一般是一只公鸡管十五到二十只母鸡。”

        柯立芝夫人“哦”了一声吼,接着问道:“它管那么多,还能尽职尽责?它每天都要交配吗?”

        “是的,”鸡场场主答道,“夫人,公鸡每天都要交配的,这是它的职责。每只公鸡一天可以交配12次。”

        “这还真有意思!”柯立芝夫人说道,“请你去把这件事情,汇报给总统先生。”

        听到总统夫人的吩咐,养鸡场主也没有多想,就匆匆跑去告诉柯立芝:“总统先生,总统夫人让我给你汇报,我们养鸡场的公鸡,一天要对母鸡尽十二次的义务。”

        柯立芝听后反应非常迅速,马上对养鸡场场主问道:“你是说,你们这里的公鸡,每次都是跟同一只母鸡尽义务吗?”

        养鸡场主立即答道:“nonono,公鸡每次都是跟不同的母鸡尽义务的,这样才能生下更多的鸡蛋。”

        柯立芝听了之后,微笑着对养鸡场场主说道:“那你现在就去把这个新情况,汇报给总统夫人。”

        美国人还把这个事情加以概括总结,提升为“柯立芝效应”。说这是雄性动物交媾之后,一旦有了新的对象,又立即与新配偶交媾的一种现象。

        意思是说,一个雄性动物在与一个雌性动物配种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不应期;但是,如果引入可受孕的新的伙伴之后,雄性动物和雌性动物都会表现出持续、高亢的性行为。

        美国人认为,大多数哺乳动物在交媾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即使原有的交媾配偶就在身边,也不再有性行为。这个阶段称为性不应期。

        这一不应期时间的长短,常常因动物的种类和周围环境的不同而不同,短的只有几分钟,一般的是几个小时,时间长的会有好几天。

        但是,如果在雄性动物交媾之后,重新给它一个新的雌的发情对象,它的不应期会大大缩短,甚至立即又出现交媾行为。

        雄性动物这种对新配偶所显示的效应,会让不同的配偶受孕,有利于物种的延续和传承。

        自己现在和黎悠玺之间,是不是也是这种柯立芝效应?

        马灯本来比一般的煤油灯要亮得多,可在做事之前,马灯已经被调到不能再调的位置,整个房间也就一点点发黄的光亮而已。

        一个小时后,钟国正坐在黎悠玺的床上,一边穿衣服,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你能考上公社干部,那就好了,那就好了。”

        黎悠玺一边抚摸着钟国正的胸膛,一边轻言细语地说道:“哥,这是我自愿的,也是我想要的,你不要有哄么思想包袱。我们村子里的女崽和媳妇,自古以来的第一次,都不会给自己老公的。”

        “嗯?”钟国正下午虽然已经听黎成明说过,但听到黎悠玺这么说,他还是忍不住地感到很是震惊。

        “你不知道,我们村子的男男女女,都是把女人的第一次,当作一种包袱的。你和我这样,是在帮我放下包袱,我感谢都来不及。所以,哥,你尽管放心就是了。我不管考不考得上公社干部,都不会压着你讨我做老婆的。”

        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钟国正终于离开黎悠玺家里,朝公社走去。走到公社大门时,他依然感到有一种使不完的劲在全身涌动,想了想,就没有走进公社大院,而是一转身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一个人梦游了起来。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公社医院。医院里面黑墨墨的,死人一般的寂静,除了几盏暗淡的路灯,哄么也没有。

        他站在姚万旦家门口不远的地方,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想,过年后还没有看见过李俊娇和姚晓兰,也不晓得她们两人睡了没有?

        正在这时,那门开了,有一个人走了出来。他赶快散到一边,等看清楚是李俊娇后,才慢慢走出来。

        李俊娇急急地往厕所走去。看来她是去上厕所。一想到厕所,就感到自己也有些内急了。真是看人屙屎屁股痒啊。钟国正马上也走向厕所。

        等钟国正出来,李俊娇也刚好走出来。李俊娇一看到钟国正,就快步走到钟国正身边,悄声惊问:“你哪么在这里?”

        钟国正轻轻说:“过了年以来,我还没看到过你,睡不着就来找你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走,到屋里去说。”李俊娇说完就走。

        钟国正一把拉住她:“进你屋里?他不在吗?”

        “他到县里开会去了。”说完,就一个人往前面走去。

        钟国正一直看到李俊娇走进屋里后,才慢慢的往李俊娇的屋里走去。路上没有路灯,他只能小心翼翼摸索着朝前走。

        走到门前,屋里没有灯光。他轻轻一推门,门就开了。

        钟国正刚刚一走进去,门就被李俊娇拴上了。李俊娇栓好门后,一把抱住他,说:“你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啊。”

        钟国正被李俊娇抱着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激动,而是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晓兰呢?她没有在屋里吧?”他还是有些担心被姚晓兰发现的。

        李俊娇答道:“她睡在我原来的间子里。”

        听到这里,钟国正的心才放下来,肆无忌禅地和她大吻起来,等两个人气喘粗粗后,才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一想到你,我就睡不着。”钟国正对李俊娇说道。

        “那你哪么不来找我?”李俊娇“嘻嘻”的笑道。

        “你现在已经嫁了男人家了,不再是一个人了,我哪能说来就可以随便来的啊?”钟国正说道。

        李俊娇“嘻嘻”的笑着答道:“你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吗?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啊。今天他不在家里,那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好吗?”

        钟国正想了想,对李俊娇说道:“不行,万一被人看见就麻烦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我走了。”

        “你现在就走吗?”李俊娇依依不舍地问。

        “不走哪么办呢?总不能等到天亮后,给别人看到我在你这里过夜的吧!”钟国正一边说着,一边摸着她的脸蛋。

        “姚万旦哄么时候回来?”钟国正问李俊娇。

        李俊娇说答道:“安开会的通知说,是明天下午散会。”

        钟国正马上说道:“那好,还有时间,我等一下再走!”钟国正说完,把李俊娇抱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和你说一件事,我准备明天晚上来找姚万旦,把我和姚晓兰的事情告诉他。他如果同意的话,以后我就可以正常往来了。”钟国正对李俊娇说道。

        李俊娇在他的脸上亲亲一掐,说:“你还真的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啊!”

        钟国正俏皮地答道:“这能怪我吗?如果不是他姚万旦横刀夺爱,我会这样吗?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走出医院,钟国正突然想起姚晓兰住在李俊娇原来的间子,这个间子自己还有一根钥匙,便又返回医院,打开了姚晓兰睡的间子。

        屋里一片墨黑。钟国正摸索着走到里间,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电筒照着,只见姚晓兰十分安静的睡着了。

        他解掉衣服,悄悄的钻进了姚晓兰的被窝里面。

        姚晓兰一惊,马上喊了起来。钟国正一下子就含着她的嘴巴,压在她的身上,等到她看清楚自己后,才松开嘴巴说道:“我准备明天就到你家里去,和你爸爸提亲,同不同意?”?

        “真的?你真的要和我爸爸提亲吗?”姚晓兰不相信的对钟国正问道。

        “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一定会娶你做老婆的。”钟国正说道。

        “我哄么时候没有听你的话?”姚晓兰把嘴巴一嘟,有些不高兴的说到,“我要和我睡,我就和你睡。我怀孕了,你说流产我就流产。你说我们的交往不告诉任何人,我就没有告诉任何人,连我姐姐几次问我,我都没有说。你还说我不听话?”

        “对不起。”钟国正抱着姚晓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以后肯定还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们两个人只有齐心协力,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用,家里才能和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