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好像要吃掉我

第156章 好像要吃掉我

        黎成明看着钟国正惊呆的样子,就对他说道:“你不要不相信,我们村子里现在骂人,都还是这么骂的:你去啢(舔)女人家的xx!为哄么这么骂啊?就是自古以来我们都把女人家的xx,当成是很脏的、有邪气的东西啊。所以,为了以后的运气好走,都不愿意和黄花闺女同房。你如果看中了我们村子里的哪个黄花女崽,只要对方不反对,你也是可以和她同房的。”

        钟国正马上反问道:“黎支书,那你在村子里和好多黄花女崽同房了?你可是你们村子里的土皇帝啊!你可不要告诉我说,你一个人都没有同房啊。”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村子里的男人,都是不敢和不愿意同黄花闺女同房的。我当然也不可能做到例外。”黎成明一边笑呵呵地说着,一边挨近钟国正,“江边鲤鱼客人钓。所以啊,像这样的事情,只有你这样的客人,才可以做的。”

        说到这里,黎成明突然停了下来,悄声细语的在钟国正耳边问道:“你看黎悠玺那个女崽,哪么样?合不合你的口味?”

        钟国正一惊,心想,这个黎成明是哪么啦,难到他晓得了我和黎悠玺之间的事情?转而一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随之就不紧不慢的答道:“黎老师的确不错,长得很漂亮。”

        黎成明马上问道:“钟主任,那你找了女朋友没有?”

        钟国正一听,就晓得黎成明要说哄么话了,便呵呵地笑着说:“黎支书,你是不是想和我做介绍,好吃猪脑壳啊?”

        黎成明说:“黎悠玺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文化有文化,又开通又贤惠,你如果同意的话,我就去和你做媒。”

        黎成明把话挑明后,钟国正就在心里想,黎悠玺这个女崽,如果有一个稳定工作的话,倒也不错,可她现在只是一个民办老师,虽然也有机会转为公办老师,但毕竟还没有转。如果这次报名参加公社干部招考,能够考得上公社干部,倒也可以,但这些毕竟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就答道:“我还年轻,找女朋友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两人说着说着,就回到了家里。

        黎成明对钟国正说:“我到田里去抓个鸭子回来,晚上就炒血鸭吃。”

        大历县血鸭是寿仙省的一道传统名菜,寒州县乃至寒江地区每当喜庆宴会和节日或是家有贵客时,总是要上这道传统名菜的。

        炒血鸭一般都是选出一个最生猛鲜活的鸭子后,一手拿着鸭子的双翅和脑壳,一手拿刀在鸭子的颈部轻轻一割,把鸭血滴在盛了料酒的碗内,并用筷子不停地搅拌,不能让鸭血凝固了,时期保持一种液体状态。

        鸭子去毛剖腹切块后,再与生姜、辣椒、蒜瓣等一道放进茶油锅里爆炒到水干。

        爆炒到水干后,再加上鲜汤焖至快干,最后将鸭血整个儿淋在鸭块上,边淋边炒,再加料起锅。这样炒出来的鸭肉呈浆糊状,紫红色,鸭血香滑,鸭肉特别的鲜嫩。

        在民间,大历县血鸭的来历还流传着一段动听的故事。

        相传在太平天国起义初期,太平军首领洪秀全率众将士攻下了寒江城。当地老百姓为慰劳起义军,就前往军中和厨子一起下厨。

        一个百姓在炒鸭子时,将切成块状的鸭子肉放入锅内,由于激动,误把放在锅边的生鸭血当成了辣椒酱,顺手拿起就倒进了正在炒着的鸭子肉里面,等到明白过来已经迟了,只好继续炒拌。

        谁知炒着炒着,就闻到了一股香辣味,仔细一看,见鸭子肉呈浆糊状,紫红色,尝一尝,比平常炒的鸭肉味道更加鲜美香辣得多了。

        到了开席的时候,一碗碗拌有鸭血的鸭子肉全部端上了每张桌子。这时有人问老厨子这叫哄么菜,军中的厨子结结巴巴的说:“这道菜是一个老百姓炒的,我也不晓得叫哄么菜。”

        那个炒血鸭的老百姓更是不敢说话。最后还是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说:“这道菜用鸭血上鸭肉,味道特别的鲜美,就把它叫大历县血鸭吧。”

        大历县血鸭便由此而得名,并一直流传至今。现在不仅大历县炒血鸭,整个寒州、寒江和附近地区都晓得炒血鸭,但炒得最正宗的血鸭还是在大历县。

        大历县血鸭出名后,渐渐的又有了血狗、血鹅、血兔和血灌肠,合称为大历县的“五血”宴。

        黎成明把大队长张跃进和大队会计邹爱明一起喊了来,吃血鸭就变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酒”活动。

        钟国正酒量虽好,但终究难以以一敌三,在喝到八分醉时结束了酒战。他谢绝了黎成明等大队干部的挽留,坚持回公社住。

        当路过黎悠玺家里的房子时,发现她家里的马灯还亮着的,心想,还有半个月全县招考公社干部的笔试就要考试了,也不晓得黎悠玺准备得哪么样了,就想问问她的情况,于是轻轻的敲了敲门。

        黎悠玺听到有人敲门,就在里面问:“哪个人啊?”

        听到黎悠玺的问话,钟国正赶紧答道:“悠玺,是我,钟国正。”

        黎悠玺一听是钟国正的声音,马上把拴好的大门打开,惊喜的问道:“你哄么时候来的啊?哪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啊?吃饭没有?”

        “我在黎成明家里吃的晚饭,正准备回公社,我想看看你在不在家里?发现你家里的马灯还亮着,估摸着你肯定是在家里了。还有半个月就要考试了,准备得哪么样了?有没有把握?”钟国正关心的问黎悠玺。

        “还可以吧。”黎悠玺答道。“哥,你来得正好,我还有一些问题,总是容易搞混淆,正想找你问问,哪么才能不至于把它们搞混淆了。”

        “哄么问题,你说。”钟国正一边跟着黎悠玺往她的卧室走,一边问黎悠玺哄么问题。

        黎悠玺指着桌子上的报纸说道:“哥,我总是把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混淆,你告诉我,哪么才能不把它们混淆?”

        钟国正微笑着说:“一个中心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过去我们总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现在全党全国都抓经济建设,自然经济建设就是我们的中心了啊。”

        钟国正说到这里,觉得还是说得很抽象,想了想后就说道:“我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比我们一个人一样,生存是第一位的,是我们的中心,而要保证能够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做事,只有做事才能赚钱,赚了钱才能生存,除了做事,我们还要保证身体健康。一个中心就是生存,做事和健康就是两个基本点。”

        “你想想,我们国家最基本的事情是哄么?就是经济!没有经济,讲哄么都没有用,都实现不了,所以经济建设才是我们一切活动的中心。但是光是抓经济建设还不行,还必须抬头看路,保证我们的经济建设既不要走错了路,又充满活力。”钟国正继续说道。

        “靠哄么来保证经济建设既不要走错路,又时刻充满活力?那就是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四项基本原则是保证经济建设不走错路的,改革开放是保证经济建设始终充满活力的。所以,一个中心就是经济建设,两个基本点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我这么说,能不能帮助你的理解?”钟国正问黎悠玺。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理解了一些了。”黎悠玺答道。

        听到黎悠玺这么说,钟国正突然想起下午黎成明说大塘背大队的男人只和黄花闺女谈恋爱,不和黄花闺女同房的风俗,又想起第一次和黎悠玺那个时她说的“美和不美,都是因你才存在的。你想哪么就哪么,不要有任何顾忌,有任何压力,开心就好。”

        现在看看黎悠玺那花朵一样的脸蛋和微微挺起的胸脯,心里就忽地激动起来了。他紧紧地盯着黎悠玺,心想,你身上其实就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啊。只是,我如果这样和你说出来的话,你不骂我是痞子才怪呢!

        黎悠玺感觉到了钟国正盯着自己看的眼光,虽然自己已经和他那个了,但脸还是不由自主的变得绯红起来。她赶紧对钟国正问道:“哥,我脸上是不是有龌蹉(灰尘)啊?”

        被黎悠玺这么一问,钟国正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也红了,就赶快答道:“没有龌蹉,没有龌蹉。”

        “那你哪么这么看着我要干嘛?好像要吃掉我似的。”黎悠玺莞尔一笑后,也火辣辣的看着钟国正。

        “要是你能考上公社干部就好了。”钟国正答非所问的轻轻说道。可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了。心想,这句话很有可能导致黎悠玺的误解。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姚晓兰之间毕竟已经不是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而是播种发芽之后,姚晓兰为自己流过产,问题已经变得复杂了起来,如同一团乱麻。

        果然不出所料,黎悠玺马上问钟国正:“你的意思是说,我如果考上公社干部,你就会和我……”

        黎悠玺一边说着,就一边激动地抱住了钟国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