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51章 不稳定的因素

第151章 不稳定的因素

        转眼之间,一年一度的春节假就要结束了。

        正月初六这一天,公社干部们纷纷从不同的家里,回到了公社大院。在本县的公社干部,一般都是在家里吃了中午饭后,才开始出发的,只要在晚饭前赶到公社就行了。个别离公社近的,甚至在家里吃了晚饭后,才往公社赶路。

        寒中县道寒州县的客班车,互相各开了一趟车,早晨是寒中县开往寒州县的,钟国正的家里离县城还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赶不到,只有搭乘寒州县到寒中县的返程客车。

        返程客车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分,从寒中县汽车站开车。

        钟国正吃完早饭就到镇里去搭车。他没有让家人送他到县城,在镇里就和他们挥手告别了。

        到县城的客车不多,乘客却不少。好在钟国正年轻力壮,两个装着粽粑和糍粑的塑料袋子虽然很重,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上车。

        他把两个塑料袋子塞在座位底下后,拿着一个提包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他昨天就买好了的座位。

        “老弟,走亲戚,还是回单位上班?”坐在旁边的一位三十多岁的乘客问道。

        “明天就要上班了,所以今天要赶到单位去。”中国证看了一下问话的人,看模样像是上班人,就笑着答道。“你呢?你也是要赶回单位去?”

        “我啊,我是来走亲戚,拜年的。”问话人答道。

        “那请问,你在哪个单位当领导?”钟国正问道。

        “我在清溪区委工作。不是哄么领导,都是为人民群众服务。”问话人笑着说道。

        钟国正一愣,心想,这么说话的,不是领导才怪呢。不过你不愿意说,我也没有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是随口问道:“请问你贵姓?”

        “免贵姓何,人可何。”问话人答道。

        “清溪区可是全县的第一大区,管的公社多,人口多,面积宽。听说你们那里的社队企业发展得很不错,老百姓都比较富裕。你们主要有一些哄么企业?”钟国正继续问道。

        “也没有哄么企业。就是耍耍泥巴,耍耍竹子,耍耍藤条。没有哄么大的出息。”何同志不以为然地答道

        “耍耍泥巴,耍耍竹子,耍耍藤条?”钟国正自言自语的说道,刚一说完,他就醍醐灌顶版知道了。“你们办的社对企业主要是陶瓷厂、竹椅厂和藤椅厂?”

        “你还是忙厉害的嘛,一下子就知道了。你们那里也有这些企业?”何同志问道。

        “我们那里没有这些企业。”钟国正答道,“耍泥巴,只有陶瓷厂的工人,一天到晚的耍泥巴,才是正宗的耍泥巴的师傅。耍竹子、耍藤条都是一样。做各种竹制品、藤制品的师傅,都是自称为耍竹子、耍藤条的人。”

        “你在哪个单位上班?贵姓?”何同志突然问道。

        “我在寒州县的一个公社工作,免贵姓钟。钟馗的钟。”钟国正笑道。

        “小钟,看你的年纪,你是这两年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吧?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我们寒中县的人,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怎么分到本县工作,而分到寒州县去工作了?”何同志有些疑惑的问道。

        “毕业分工的时候,组织上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服从组织分配,就分到寒州县去了。”钟国正轻描淡写的说道。他没有把自己是选调生的事说出来。他觉得没必要人人知道。

        “也是。都是组织上的人,服从组织需要,永远都是摆在第一位的。再说,都是为党为人民工作,在哪里工作,其实都是一样的。”何同志说道。

        “何同志,我有一个问题,很想问问你,不知道可不可以?”钟国正对何同志问道。

        “可以,只要我知道的,都可以回答你。”何同志答道。

        “我今年回来过年,在和别人谈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有共性的问题,就是农村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后,越来越多的农村主劳动力,做完农事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的了,不是在屋里耍起,就是一起打牌扯胡子搓麻将。我觉得,这是一个新问题。如果长此下去,任其发展,既浪费了劳动力,又会给农村社会造成新的不稳定因素。”钟国正说道。

        “你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是一个新问题。”何同志说道,“虽然在我工作的清溪区,这种情况还不是很突出。因为在清溪区,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在做各种各样的竹制品,藤制品,基本上看不到闲着的人。”

        “但在没有这种手艺和习惯的地方,又没有其他的社队企业,很多农户做完那点农事后,就没有事情做了。没有事情做,是一件麻烦事。正如古人说的,‘温饱思淫欲,饥寒起盗心’。人一旦有了多余的时间,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各种古里八怪的事情。”何同志慢慢地分析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家都不停的有事可做,有钱可装,有目标去追赶!唯有这样,人才会充实。”钟国正说道。

        “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何同志说道,“但这种无止境是建立在不断的有事可做的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做事是追求的依托,没有事做就失去了追求的依托。而要有事做,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发展经济,始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对,一个是像你们清溪区那样,大力发展社队企业,让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有事可做;一个就是到外面去找事做。中央在广东、福建搞了四个经济特区,经济特区如果搞起来了,肯定需要很多这样那样的人的。”钟国正说道。

        说着说着,就到了县汽车站了。两个人各自留下联系的单位、地址、姓名后,就分开了。

        钟国正拿着行李来到车站购票厅,发现在这里买票的人还不少,已经拍成了两条不短的队伍。

        买好票后,钟国正走到候车室,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拿出那本前几天在闹子上买到的《民间神谱》看了起来。这是一本被翻得差不多要烂了的老书。

        当时他为哄么要买这本书,现在想想,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记得当时看到封面上写着《民间神谱》几个字时,脑瓜子里就突然涌现出“三尺头上有神明”那句话来,一激动就买下了。

        他随意的一翻,就看到“猪猪狗狗,家中一口”几个加粗的黑字,不又停下翻书的动作,看了起来。

        “马、牛、羊、猪、犬、鸡,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六畜。六畜各有所用,各有主司神灵,牛有‘牛王’,马有‘马神’,家畜饲养皆由‘猪栏神’保佑。猪栏神虽然无名无姓,但只要把猪栏神的图像,牢牢地张贴在猪栏门上,就可以保佑家猪无瘟无病,增肥保膘。”

        钟国正看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再看看旁边的图。只见图上的猪栏神头戴瓜皮帽,伸着短袍长裤,手提泔水桶,正在掏食喂猪。

        猪圈是用砖砌成的,上有瓦顶,墙有花窗,窗上刻有“日长夜肥”四个字。圈外庭中,树木茂盛,五只小猪正自由自在地寻找着食物。

        再看看那些插图,都绘得有声有色,有模有样。其中的一幅图上面,正中写着“猪栏圈神”,在“猪栏圈神”下方,是“猪壮如牛牛肥似象”八个字。下面是猪栏神的画像。猪栏神画像的右边是“肥多”两个字,左边是“粮多”两个字。一看到这四个字,心想,不是当代人,没有经历当代事,是没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的。

        他又是随手一翻,就看到“芒神”两个字。他感到这个词语很陌生,就看了下去,想知道芒神是一做哄么神像。

        只见上面写道:“芒神是农业神之一,又叫春天之神、春神、木神、句芒,是主宰春天草木繁荣之神,也是主司农事生产之神。

        句芒名为重,是天帝少皞之子,是大神伏羲氏的佐神。芒神的最初形象是鸟首人面乘两龙,后来逐渐演化为人形,身高三尺六寸五分,表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鞭长二尺四寸,表示一年二十四个节气。

        还有的说,芒神就是一个吹着横笛的牧童。所牧之牛表示农事将忙,所吹的笛声表示春天即将到来,带给大地勃勃生机。

        在所有各个地方的春牛图中,芒神所站的位置、所着衣色、以及带色等等,都是以当年春日的天干、地支来确定的。各地的农耕民众,无一不是根据芒神所示各种气象信息,提前安排一年的农事的。”

        看完了这个芒神的文字介绍和插图,钟国正的脑袋顿时开了窍。心想,所谓的这个神那个神,无一不是将各行各业的知识,转化成为一个相应的神,然后以神的名义,来引领、普度众人,让他们成为一个个有知识的民众。

        这是在那个特定的落后的封闭的年代里,通过不断地造神活动和互动,让人们宁可信奉万神之能,也不信奉万能之神。这或许就是我们自古以来,都没有一个万能之神的原因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