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48章 一家老少守岁

第148章 一家老少守岁

        贴好对联走进屋里,钟国正四兄弟就看见妈妈一个人坐在堂屋里包粽粑。几兄弟就围在妈妈身边,要求学包粽粑。

        “去去去,哪有男人家包粽粑的?包粽粑是女人家做的事情,打糍粑才是男人家的事情,晓不晓得?”钟国正妈妈笑着说道。“你们想学,就去学哪么打糍粑的。”

        “为哄么啊?”钟国正四兄弟不解的问道。

        “为哄么?包粽粑是轻巧事,不需要很大的体力,女人家做就可以了。打糍粑,那纯粹是一种体力活,没有体力,说哄么都是一句空话,所以是男人家做的事情。”钟国正妈妈很有耐心地解释道。

        “我们学学总可以吧?万一你忙不过来了,我们又没有事情做,不是就可以和你帮一下忙了?”钟国正说道。

        “你们要是实在想学,你们看一下我是哪么做的,一分钟就可以学会。但要包好,恐怕至少也要一个三年的时间,才做得到。”钟国正妈妈说道。

        钟国正妈妈一边包着粽粑做示范,一边和他们兄弟说着粽粑的事情。

        钟国正妈妈说道“包粽粑、吃粽粑这种习俗,是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大多数的地方,都是在端午节包粽粑吃粽粑,但我们这里不一样,不仅端午节要包粽粑、吃粽粑,过年的时候,同样要包粽粑、吃粽粑。”

        “我们这里为哄么,和别人不一样啊?”几兄弟问道。

        “这是因为,我们这里的祖先认为,粽粑是一种很高贵的食物,象征着富裕丰收,不仅自己吃,而且当作招待客人的最好食物。”钟国正妈妈答道。

        “祖先们认为,包粽粑、吃粽粑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是家家户户过年时必须要做的一件大事。用祖先传下来的话说,就是‘宁可不过年,也不能没粽粑’。我们这里过年包粽粑,就是这么出啊下来的。”钟国正妈妈继续说道。

        包粽粑一般都是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浸泡糯米的。糯米经过一个晚上的浸泡,刚好在大年三十的白天包。白天包好后,晚上一边守岁,一边熬粽粑,新年第一餐早餐(大年初一的早餐)吃的食品,就是在“一夜连两岁”的守岁之夜熬熟出锅的粽粑。

        包粽粑是一种典型的“家庭作战”。它虽然不复杂,但包的过程比较长,花样也比较多,一般在过年前一个月就要开始准备原材料。包括糯米、秆草灰(将干稻草烧成的灰)、粽粑叶等。

        糯米一般都会选用黏性比较大的“大糯米”。将干稻草烧成灰,并筛掉其中比较粗的颗粒,尽可能地把灰烬搓碎,调成碱砂水,趁热拌入未经淘洗过的糯米,用碱砂水洗浸糯米,让糯米充分吸收碱砂水。这是利用草木灰的碱性,来提升软糯的口感和清香。

        将经过碱砂水洗浸的糯米滤干,然后选用那种叶形宽大结实、芬馨耐煮的新鲜粽粑叶,把糯米及馅心包裹成各种不同外型的“包”,就是粽粑。

        包粽粑的时候,不少的人都喜欢在糯米里加一些馅心,比如五香粉啊,小块猪腰方肉啊。屋里比较富有的,还会加入板粟、红枣、蜜枣、绿豆、花生、莲子、白果、香菇、木耳、猪肉、板鸭(腊鸭)、鸡丝、腊小肠等馅料。

        钟国正家今年杀了一头猪,在包枕头粽粑的时候,不仅加了花生、白果,还加了一些猪小肠和猪腰方肉。包粽粑的时候,就看得钟国正三个弟弟的喉咙里,口水直打转。

        糯米不但有碱砂、硼砂,还有花生油芝麻油拌过的。有一些家庭还喜欢在糯米里加饭豆。加了馅心的粽粑,吃的时候,当解开粽粑叶后就会闻到一股扑鼻的芳香,昧道鲜美,诱人食欲。

        粽粑的形状多种多样,常常因人而异,正所谓“萝卜白菜,各人所爱”。钟国正的妈妈不仅包了常见三角型小粽粑,还包了六个五六斤重的大枕头粽粑。

        包枕头粽粑的时候,将两片叶子叠在一起,叶背朝上,叶面朝下。然后,把浸泡好并沥干了的伴有花生的糯米,舀到粽叶上,放上几节猪小肠子和猪腰方肉,再覆盖一层伴有花生的糯米。接着将叶子的两侧边缘往中间拢紧,叶柄和叶梢向下反折。最后用稻草横向匝上六道,在边缘处扭紧捋顺。当最后一圈稻草箍紧,整个粽粑的形状正好形似一个小孩睡觉用的枕头。

        扎粽粑的草,多用稻草的禾稿心或结草绳用的滑草。用稻草扎粽粑的步骤看似简单,实则非常麻烦。如果粽粑叶扎的不够紧,煮的时候糯米就会散开,白费力气;如果扎的速度不够快,粽粑又不容易定型。

        粽粑包好后一般放到凉水中浸泡一两个小时。糯米喝饱了水,糯米就会变得很松软,可以更容易煮熟。

        粽粑包好后,就用养猪熬潲的大铁锅来慢慢地熬粽粑。

        大年三十的晚餐不仅丰盛,而且开餐的时间也比较早,还是下午五点钟的时候,钟国正一家人就围坐在一个大爬锅的四周,开始团年了。

        这里的人吃团年饭不像别人,把菜一个一个的都摆在八仙桌上。而是架一个大爬锅,用红薯粉、酿豆腐等来炖猪脚,炖好后,把一个铁称架架在炭盆上,然后将其他煮好的鸡肉、鸭肉、鱼等等荤菜和素菜,放在炭盆的四周,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谈天说地。

        吃完团年饭后,就是守夜,也就是守岁。因为这是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夜晚了,“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所以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要守岁。

        一家人围坐在熬着粽粑的火炉边,一边吃着年前自家炸好的红薯片、兰花根等等食品,一边聊一年来的事情,一边时不时往柴火里丢几根木头,火里便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热闹非凡。

        烧的是干木头柴,随着火势的加大,蒸汽氤氲而上,粽粑的香气随着蒸汽飘散。

        “哥,还记得席振起的《守岁》吗?‘相邀守岁阿戎家,蜡炬传红向碧纱;三十六旬都浪过,偏从此夜惜年华。’守岁,其实守的就是一份感恩,一种怀念。”钟国大说道。

        “是啊,转眼又是一年了。你读大一了,国光读高二了,国明读初三了,我参加工作了。这不由使我想起苏轼的《守岁》:‘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晨鸡且勿鸣,更鼓畏添过。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明年岂无事,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从今晚努力吧,少年尤其可以炫耀啊。希望我们全家,明年都有一个新的收获!”

        “现在和搞集体的时候比,人不知开心多少了。”钟国正的父亲说道,“那时候,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三伏三九,白天天天都要出工。主劳力一天记工分十分,早晨两分,上午、下午各四分。晚上还要开会,不是学报纸斗私批修割资本主义尾巴,就是评工分。最后还是吃不饱。”

        “现在包产到户,没人喊出工,没人评工分,家家户户不仅干得比过去好,收的农作物产量,也不知比生产队分到户的粮食,多了多少去了。”钟国正的母亲说道。“这人啊,只要是自己的事,没有不认真的。只要是大家的事情,没有不想耍巧的啊。”

        “这收成啊,”钟国正插话说道,“我觉得,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是立了大功的!”

        “国正,你这话说得没错。”钟国正父亲答道,“没有杂交水稻的时候,最高的单产就是跨纲要,800斤!一般都是过黄河过长江的水平,400斤,600斤。杂交水稻一季一亩就是1000斤,你不想增收都难!”

        一家人谈着谈着,就快到十二点钟时,于是全家站了起来,就去拿鞭炮来放。按照传下来的规矩,到了晚上十二点正,家家户户都要放鞭炮,送财神爷,关财神门。送走财神爷,关好财神门后,就一直要等到大年初一(即春节)天刚刚启亮时,才能打开财神门,再放鞭炮迎接财神爷归来。

        十二点正以后,长辈就开始给家中的小孩发放红包。

        先是钟国正的父亲给国大、国光、国明各人发了一个红包,然后是钟国正的母亲又给他们三人各发了一个红包。

        等两个长辈发了红包后,钟国正站起来,先后和父亲、母亲各深深滴鞠了一躬,再从裤兜里拿出两个红包,双手拿着,恭恭敬敬地对他父母亲说道:“感谢爹爹和妈妈的养育之恩,感谢爹爹和妈妈的培养之恩!我现在参加工作了,有了自己的收入,这是我孝敬给你们的。虽然数额不多,却是我的一番心意,还望笑纳,不要责怪!”

        说完后,就把两个红包分别呈送给了父亲和母亲。

        “每个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只要看到你们有出息了,我们就是再苦再累,也感到值得!”钟国正的父亲说道。“国大已经考起大学了。国光和国明,你们两个要多多努力,多向大哥二哥学习。”

        钟国正和父母送了红包收,又给国大、国光、国明个给了一个红包,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天天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