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只有我是最大

第143章 只有我是最大

        熊道林听了后,对修建水库的事很感兴趣,就详细地询问是怎么做工作的,钟国正就把如何做工作的一一向他作了汇报,只是在讲到搬迁刘金道老房子的时候,把请算命先生的事给隐瞒了。

        熊道林听了之后,感叹地说道:“农业问题始终是我国的一个根本问题,农民问题始终是安天下的问题,农村经济始终是富民强国的问题。听了你的这些情况介绍,使我想起了一个‘谁为大’的老典故来。”

        熊道林接着便兴趣盎然的说起了谁为大的典故来:

        “有一次,杜老幺和县官、商人走在一起,赶了半天路,大家的肚子都饿极了。这时路过一户人家时,家里只剩下一碗饭了。”

        “县官就说,本县为大,这碗饭归本县吃。”

        “一起同行的商人不服气,就对县官说,你说你为大,那你要说出个一二三来。”

        “县官说,就讲一个父母官的‘官’字吧。我们评是非要靠这个字,断曲直也要靠这个字,求学问是为了这个字,排上下要看这个字。要是没得我这个官字,贵贱大小都分不清白,你说,是不是本县为大?”

        “商人说,如果这个算大的话,那我给你讲一个金银财宝的‘金’字。我们哪个人的吃离得开‘金’这个字?哪个人的穿离得开‘金’这个字?哪个人当官不是为的这个字?哪个人敬我,还不是图的这个‘金’字?你做官一个官有用,到头来还不是为了这个‘金’字?所以,你不算大,我才是真正的大!”

        “杜老幺听他们两个人这么讲,就对他们两人说,你们两个人讲的虽然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按我来说,‘金’也好,‘官’也好,都不能算大。要说大,只有种田的‘田’字才是真正的大!你们想想,木头支起是田字(果),青草盖起是田字(苗),木支草盖的是田字(菓),无木无草还是这个田字(田),要是没得我这个‘田’字,不管你是当官的,还是发财的,都会饿得死翘翘的!所以,你们两个都不算大,只有我为大!”

        这户人家的老婆婆就把饭送给杜老幺吃了。

        钟国华已经听过几次这个故事了,但他依然称赞着熊道林知识渊博,站得高看得远。

        钟国正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便真诚地对熊道林书记说道:“熊书记,如果我们国家所有的领导,都能像您这样关心农业、农民、农村和基层干部,那我们的农业还怕发展不起来?农民还怕富裕不起来?农村经济还怕繁荣不起来的吗?农村基层干部还怕没有盼头吗?”

        熊道林高兴地接过话来说道:“农村真的是一个广阔的天地,一片希望的田野。虽然农村现在条件的还比较艰苦,工作还做得比较辛苦,生活过得还比较清苦,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不断地去努力,我相信,在未来不愿的时间里,我们的农村一定会逐渐地赶上城市的,到最后,绝大多数的农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盼着争着去农转非了,而是城镇居民争着盼着非转农了啊。国华,你和任书记联系联系,先到大历县公社去看看周家平胡塘水库,然后再看其他的点吧。”

        钟国华说了一句“是,请书记放心”后,钟国正示了一下眼色后,开始和任部德联系考察地点的事情。

        钟国正明白钟国华的意思,迅即站起来,对熊道林书记真诚地说道:“谢谢熊书记接见我,打扰首长这么长的时间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告辞了,晚安。”

        熊道林主动握着钟国正的手说道:“哪里是你打扰了我的时间啊,如果不是你,我怎么知道这些最真实的农村情况?所以呀,要说谢谢的话,应该是我!谢谢你,小钟,好好干!”

        已经十一点钟了,钟国正走在路上,突然想起熊道林说的明天要看周家平胡塘水库,就又返回六号楼,想问问曹丽娜哪里有电话,好让易大伟先准备一下,免得到时候出个哄么岔子来。

        曹丽娜说:“我们值班室的电话是内部电话,你要打电话到大历县公社去,只能到县邮电局的夜班值班室去打。”

        钟国正对县城不熟悉,不晓得县邮电局夜班值班室的具体地点,就问曹丽娜:“县邮电局夜班值班室在哪个地方?”

        正在这时,另一个服务员来接班了,曹丽娜就热情地说道:“那你等一下,我交接好班后,再带你一起去打电话,这样好不好?”

        钟国正顿时对曹丽娜增添了不少的好感,觉得这个女崽可以交往,至少她的心比较善良,乐于帮人。

        找到县邮电局夜班值班室,钟国正对易大伟说:“县委现在还不晓得熊书记要去看水库这个事,是我哥哥刚刚和我说的,你看能不能先做做准备?我哥哥反复交代,这个事情,是一定要做好保密的。”

        打完电话后,钟国正和曹丽娜说:“谢谢你了,丽娜,你住在哪里,这半夜三更的不放心,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曹丽娜说:“不用了,我就住在招待所。”曹丽娜嘴里说着,心里却感觉到一种特有的温暖。虽然就在招待所,但毕竟已经是半夜了啊,一个人走路,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

        曹丽娜住在招待所宿舍区。当她打开房门,钟国正才发现,这是一个单人小间子。里面就一张床铺,一张书桌,一条凳子,一个洗脸架子。东西虽少,却很整洁干净。

        钟国正一边喝着茶,一边问曹丽娜:“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曹丽娜没有想到钟国正会直截了当地问这个问题,脸顿时红了红。她想了想后,便笑着反问钟国正:“有哪么了?没有又哪么了?”

        钟国正盯着曹丽娜的眼睛说:“我当然希望你没有男朋友了,那我就有机会了啊!如果你有了的话,我也不会在意的。”想起曹丽雅要把她介绍给自己的事情,他就直言不讳地对她说:“不过,你就是名花有主了,也没有关系的,我也有办法,把你移花接木到我这里来,你信不信?”

        曹丽雅曾经几次和曹丽娜说过,要把她介绍给钟国正做女朋友,今天见了钟国正后,心里就产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自己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了,虽然父母还不晓得,于是,她就装着不解的在嘴里问道:“哄么移花接木,我还这么小,不明白你说的意思是哄么。”但一双眼睛却亮晶晶地看着钟国正。

        听话听音,看人看眼。听到这里,再看她的眼睛,钟国正基本上明白了曹丽娜的话外之音。心想,这个曹丽娜很可能已经有了男朋友了,要不,曹丽雅要把她介绍给我时,她就会拒绝的,但自己从来就没有听曹丽雅说过她不同意见面的话,可见她在没有见到我之前,对我至少是没有哄么反感。

        现在无意之中见到我了,对自己虽然不一定会一见就钟情,但从和她的交谈与表情中判断,她绝对是喜欢我的,甚至会像我喜欢她一样喜欢我,嘴里又不好说,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好吧,既然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就让你糊涂到底。

        钟国正心想,我即使做不了你的老公,也要做一回你的男人!但凡一个女人或女崽,特别是有了老公或男朋友的女崽,只要她不反感你,你脸厚胆大加霸蛮,对她做点哄么出格的事情的话,她一般都不会让你太难堪的,是不会让你太下不得台来的。

        她是曹丽雅的堂妹,曹丽雅都能和自己那样,自己和她那个,她总不至于要翻脸的,即使翻脸,到时候找到曹丽雅,把她摆平就是了。想到这里,钟国正突然一把抱住了曹丽娜,喘着粗气说:“我喜欢你,我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行不行?”

        曹丽娜此前听堂姐说过钟国正不少的事情,堂姐还几次提及要把她介绍给钟国正做女朋友,由于种种原因,两人一直没有见成面。今天见面后,发现钟国正这么优秀,他堂哥还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就在心里埋怨堂姐,哪么不早一点把他介绍给自己?要是早一点介绍,自己就会拒绝和现任男朋友谈恋爱了啊,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谈情说爱了。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在县卷烟厂工作的男朋友,而且还和他发生了肌肤之交,哪么好还能和他谈恋爱呢?被钟国正突然抱住后,她心里就乱成了一团麻,十分的矛盾。答应他嘛,自己已经和男朋友那个了,等一下他就会晓得的;不答应他嘛,他的确很不错,如果错过了,也许就会错过一辈子。

        正在她犹豫时,钟国正已经要吻上她了,她赶紧一边躲散着他,一边对钟国正实话实说:“钟同志,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在县卷烟厂工作。所以,我无法答应做你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