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有哄么事找我

第139章 有哄么事找我

        清朝有一个附郭县令(即县衙门与市、省衙门都在同一座城里的憋屈县令),为了搞好迎来送往,专门搞了一个迎来送往的十字令,常备手边: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认识古董,五曰不怕太亏空,六曰围棋马吊中中,七曰梨园子弟殷勤奉,八曰衣服齐整言语从容,九曰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十曰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也就是说,在日常迎来送往之中,必须注意办事一定要圆通,衣冠穿戴一定要要讲究,言语举止一定要得当,同时还要会下棋打牌、鉴赏古董以迎合上官的高雅爱好。若是上官喜欢看戏这类下里巴人的节目,立马安排好戏班子,叫他们把上官伺候舒服了。平时见到上官,嘴巴一定要甜,“皇恩浩荡,官运亨通”之类的话语,一定要要时时挂在嘴边,不能等到用的时候把词给忘记了,贻误了大事。

        到后来,这十字令又有了不同的变化,变为一笔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四季衣服,五子围棋,六出昆曲,七字歪诗,八张马钓,九品头衔,十分和气。现在肯定又不同了。但不管哪么变来变去,核心就是迎合两个字,要善于迎合别人的心情,满足别人的需要和爱好,避开别人的忌讳。

        很快就到了十一点钟了,钟国正起身告辞。吕丽君突然对钟国正问道:“你找了女朋友没有?”

        钟国正一愣,心想,这个准嫂子还真是有味道,第一次见面就问我找女朋友没有,难道他想和我做介绍?于是就装着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们大历县公社那个地方,不像县里,更不像你们地区,连老鼠都是公的,我就是想找女朋友,也不晓得到哪里去找啊。”

        吕丽娟说:“我有几个寒州的同班女同学,都分在寒州的一中和二中,都长得很不错的。你如果想找女朋友的话,我就把她们介绍给你认识,你自己去追,哪么样?”

        李晓明笑了,插话说道:“他们互不相识,你叫他哪么去追?你那些女同学,如果不把他当做神经病才怪呢!”

        吕丽君不同意李晓明的观点,说:“你开始就认得我啦?还不是一回生二回熟的。我明天先和一中的黄爱华写封信,她可是我们班的班花,和你很相配的。就说我托你给她带了一点东西,由你交给她。”

        钟国正问:“给她带哄么东西?”

        吕丽君“嘻嘻”地笑着说道:“哄么东西你自己去想啊,反正要浪漫一点的,能够打动她的心的东西就行。不过你选好东西后,告诉你哥哥一声,免得到时候穿帮。”吕丽君说到这里,握着钟国正的手说:“祝你马到成功。”

        钟国正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的两点钟。招待所的餐厅已经关门,外面的饮食店也都停止了中餐的营业。

        中国正没有办法,只好买了半斤饼干,就着开水应付一顿后,才开始往寒州师专走去。

        寒江地区到各个县虽都有长途客车,但所在地却没有城市公交车,除少数人选择骑单车的方式到其他单位办事外,基本上是靠走路的方式破解距离难题的。外地人来办事,除了少数有车的领导,都只能用脚步来丈量里程的长短。好在脚天生就是用来走路,用来托着身体向前走的,力出力来,越走越坚强,越走越耐力,越走越健康。

        钟国正经过半年的公社生活,已练就了一双经久耐用的脚,从地委招待所到寒江师专虽然有七八里的路程,他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走到了。这天是元旦,校园安静如庙。他看见姚晓梅寝室的门虚掩着,就轻轻推开走了进去。

        寝室里四张高低双层学生床,只有姚晓梅一人躺在床上休息,姚晓兰和姚晓芳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姚晓梅一个人在寝室里休息,竟然连门都不栓,自己进来了她也没有发现,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啊。

        钟国正看着熟睡中的姚晓梅,满脸安详,盖在身上的被子微微地起伏着,不忍心喊醒她,就在她枕头边拿起那本相册,坐到对面床上,时而翻看相册,时而看一下她的睡相。

        也许是钟国正翻看相册的声音惊醒了她,当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朦朦胧胧地看见对面床上坐着一个男人,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时,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警醒地问道:“你是哪个人?哪么进来的?”

        钟国正听见说话,马上站起微笑着说道:“你醒了?我是钟国正啊,你不认识我了?”

        姚晓梅看清是钟国正后,赶紧坐了起来,说道:“哦,是你啊,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你哄么时候到的?”

        她起来后,一边说着话,一边麻溜地和他倒了一杯开水之后,才说道:“你先坐一小子,我去洗个脸就回来。”

        钟国正坐在那里翻看着姚晓梅的照片,越看就越像刘晓庆,等她洗脸回来,就故意对她说:“没有想到,你还真是一个刘晓庆迷啊,从哪里搞到刘晓庆这么多的生活照。”

        姚晓梅上大学不久,就被人称为刘晓庆,后来不少人就干脆叫她姚晓庆,现在听到钟国正这么讲,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但她又不愿意别人叫她晓庆,不想当别人的影子,就对他说道:“我哪里有时间去收集刘晓庆的生活照。你再看清楚一点,那可不是刘晓庆的生活照哦。”

        钟国正一听姚晓梅这么说,心里立即明白了,就马上对她说道:“你别动,站好,笑一笑,对,就这样!哎呀,我哪么这么粗心大意,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哪里是刘晓庆?刘晓庆哪里比得上你啊?你看看,你的眼睛比刘晓庆要大,要圆,更有精神,更有魅力!你的鼻子比她挺,比她勾,鼻子勾勾,有吃有兜!还有,你比她至少要高三到五公分,身材比她更好,富贵而不失苗条,苗条而不失魅力!上帝也太不公平了,哪么就给你这么好的相貌和身材呢?特别是你又是天之骄女,几乎把全世界女崽们的优点,都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了啊!”

        姚晓梅被钟国正说得笑弯了腰,开心到了极点,笑着说道:“你哪里是哄么公社干部,就是一个演员,一个天生的演说家!没有强大定力的女崽,哪个不给你这张寡嘴哄得昏头转向的?你老实告诉我,哄了好多个女崽了?”

        钟国正装成被冤枉的可怜兮兮样子说道:“你可是冤枉我这个大老爷了啊!寒江农专是一个和尚大学,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参加工作才半年,包括你和姚晓兰在内,认得的年轻女崽的数量,总共不到五个人,我到哪里去哄女崽啊?”

        姚晓梅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那你可不能哄晓兰啊,她那样单纯,哪里受得起你这种成熟美男子的坑蒙拐骗?”

        钟国正听姚晓梅这么说,就盯着她的大眼,严肃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钟国正,这辈子只能坑蒙拐骗你了?”

        正在这时,姚晓兰和姚晓芳远远地喊着“姐姐”,正往姚晓梅宿舍的门口走来。

        姚晓兰和姚晓芳走进姚晓梅的宿舍,两人喊了一声“姐姐”后,才发现钟国正已经到了这里。

        姚晓兰就和姚晓芳介绍说:“晓芳,这是我们大历县公社的公社干部钟国正。”

        介绍完钟国正,又转过来介绍姚晓芳:“钟同志,这是我妹妹姚晓芳,在寒江卫校读中专。”

        “你好,认识了你,你们三姐妹,我就都认识了。”钟国正伸手握着姚晓芳的手说道。“以后你们三姐妹有哄么事情,只要信得过我,谁是都可以找我,只要我有时间,我都会尽力而为。”

        第二天一早,钟国正和姚晓兰搭乘客运公司的客车,回到了大历县公社。

        坐了一天的汽车,钟国正感到有点疲劳,在公社吃完晚饭,洗了一个澡,就早早地睡了。

        也不晓得睡了好久,钟国正朦朦胧胧地听见有人敲门,本想大声问问是哪个人,可嘴巴张了好几下,发出的声音只是在喉咙里,他不晓得有哄么事情,怕耽误事情,赶快摸到电筒,推开电筒上的开关,屋里才亮了。

        钟国正从床上爬了起来,也记不起穿上外衣外裤了,穿着一条内裤就走到外间,迅速地把门打开了。

        门刚刚一打开,一个女人就迅捷地挤了进来。

        当钟国正看清进来的人是李俊娇时,她已经快速地把门反锁上了,并且扑在了他的身上。?

        钟国正很是惊奇和意外。自从那天深夜发现她和姚万旦在一起之后,他们两个人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心想,她今天哪么突然来找自己,并且做出这样的举动,目的又何在?难道是她想重新赖上自己,还是发生了哄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