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33章 当回真的禽兽

第133章 当回真的禽兽

        钟国正心想,这可是一个机会,看看她和男朋友的关系,到底到了一种哄么样的程度,是不是经得起任何的考验和测试。如果经得起考验和测试,说明这个女人值得交往,如果经不起考验和测试,那说明这个女人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

        钟国正走到她的房间门前,轻轻的推了推她的房门。房门已在里面关好,任凭钟国正哪么推也没有能推开。喊又怕被别人听见,正在钟国正举手无措时,突然听见里面有起床的声音,他赶快退回到自己的间子,躲在窗子里面紧张地看着走廊,看曾怡楠起床做哄么。

        没有一会儿的时间,钟国正就看到曾怡楠急匆匆地从走廊往公厕那边走了过去。看她那个样子,不是内急,就是晚上的酒喝多了,现在酒后要“吐真言”了。

        钟国正赶紧把自己房门悄悄关好,轻轻跟在她后面,看她做哄么。只见她一走进女厕所,就传来“哇哇”的呕吐声。

        钟国正是第二次和曾怡楠一起喝酒,晓得她的酒量很不错,没有想到她还是喝醉了。

        他等里面安静了后,才推门进去,看到曾怡楠正蹲在厕所里洗手的那个小池子边。小池子里已经堆满了酒味冲鼻的“退货”。

        钟国正弯下腰,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部,一边关切地问道:“吐了就会轻松一些的。现在感觉好了一些没有?”

        曾怡楠有气无力地答道:“就是,脑壳有些,发胀。”

        钟国正说:“我扶你起来,先去洗个脸,好吗?“

        曾怡楠“嗯”了一声后,没有再说话。钟国正拉了好几下,都没能把她拉起来,只好从她后面,用双手抱着她,才把她抱了起来。

        特殊情况下,钟国正也顾不得哪么多规矩了,费了好大一把劲后,才把她抱到了女澡堂里面,然后回间子里拿来自己的帕子,帮她洗了一洗脸。

        洗了脸后的曾怡楠,慢慢的清醒了起来,对钟国正说道:“谢谢你了,国正。搭帮听了你的话,在这里住了。如果回去的话,我一个人,喝成这个样子,还真的不知道会把房子变成一个哄么样子?如果给别人晓得了,还不知道别人在背后,会哪么说我呢。”

        钟国正答道:“人呀,要就不喝酒,喝酒就会有醉的可能的。哪个人的一辈子,不醉过几回的?醉一次不怕,以后注意就是了,把量控制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就没事的。至于别人哪么说,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不说,随它去吧。”

        “这次还真的谢谢你了。”曾怡楠再次说道。

        “别客气,我们哪个和哪个。你看,是不是洗个澡?洗个澡,人会舒服一些的。再说,你的衣服上面,都有些吐出来的东西,又难看又难闻,是不是也洗一下?

        曾怡楠犹豫了一下说道:“这里又不是家里,我哪有衣服啊,哪么洗啊?”

        钟国正答道:“我带了一套衣服来的,你就将就一下,间子里有电风扇,洗好后吹一个晚上,衣服就会干了的。”

        钟国正见曾怡楠同意了,就去把自己的衣服拿来。

        曾怡楠已经在洗澡了,把外衣外裤内衣内裤都胡乱地丢在了外面。钟国正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的衣服洗了,然后把洗好的衣服拿到间子里晾好,返回澡堂,轻轻地问曾怡楠:“你洗完了没有?”

        一连问了好几道,只听见里面的水声,却没有听到曾怡楠的答声,钟国正只好去敲澡堂里面关着的那条小门,还是没有答声,他怕出哄么意外,就去推那条小门。

        推开那条小门,就看到曾怡楠浑身是水的坐在地上,竟然睡着了。他赶紧关掉水龙头,看着她安静的睡相,一时不晓得如何是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轻轻地摇醒了。

        当曾怡楠被钟国正摇醒,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钟国正,突然惊恐地说道:“你哪么站在这里?出去,出去,快点给我出去!”

        钟国正楞了一下,马上转身就走,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轻轻的叹息。他停住转过身来看去,只见一身水淋淋的曾怡楠,眼睛里特有的那种渴望像一种勾魂刀一样,正在向他飞来。他犹豫了一下,迅速地转过身来,向着曾怡楠的位置快速地走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曾怡楠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钟国正说道:“我爸爸以前说你狗胆包天,我当时还半信半疑,现在总算是领教了你的狗胆了。在公共澡堂里,你竟然也敢这样,还有哄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我还真是服了你了!”

        曾怡楠说完,拼尽吃奶的力气,狠狠地在钟国正的腰部,连掐了好几下后,才十二分般解恨地说道:“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对我?!”

        钟国正被曾怡楠掐得差点喊出声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对她说道:“哪个喊你长这么漂亮的,哪个男人看到你这么漂亮,会不发癫的?在这样的特定场合,我如果还是无动于衷的话,那不是连野兽都不如了?与其以后让你骂我禽兽不如,还不如就让我当一回真正的禽兽!”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澡堂。钟国正送曾怡楠到房间门口,就站在门的外面,没有立即跟着曾怡楠走进去。他想看看曾怡楠的态度。男人只有经过女人的许可,至少也是默认之后,才可以做你自己认为可以做的事情的。否则就有一种烂崽头的强买强卖式嫌疑了。

        见钟国正没有跟进来,曾怡楠转过身来,走到门边,一边扶着门,一边看着钟国正,既不关门,也不喊他进来。她倒要看看,钟国正到底是一个哄么样的男人。

        一个门外,一个门内,在黑夜里就那样站着,互相看着对方,谁也不想先开口,谁也不想先迈出那一步。

        最后还是曾怡楠忍不住,开口悄声问道:“你就准备这样,一直站到天亮了吗?”

        曾怡楠的话音一落,钟国正迅即走了进去。

        曾怡楠嘻嘻一笑,问道:“你现在和李俊娇,已经发展到哪一步了?是不是把她的窑装好了?她可比我苗条多了,斯文多了,你不会让她出哄么事吧?”

        钟国正说道:“你想到哪去了?只要是成年人,哪有那么不堪的吗?不管哪个人,在有些方面都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都有很强的可塑性,适应性和承受力的。”

        曾怡楠问:“那你喜欢她一些,还是喜欢我一些?”

        钟国正答道:“你是要我实话实说,还是假话假说呢?”

        曾怡楠说:“当然是要听实话,听你的假话有意思吗?”

        钟国正答道:“我当然是更喜欢你一些。可是,你不是已经有一个男朋友了吗?我就是再喜欢你,又有哄么用?”

        曾怡楠一惊,问道:“谁说我有男朋友了?是不是李俊娇告诉你的?”

        钟国正答道:“李俊娇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起过你有男朋友的事情。你有男朋友的事情,是我自己亲眼看见的。”

        曾怡楠问:“你自己亲眼看见的?你哄么时候亲眼看见我们的?在哄么地方亲眼看见我们的?”

        钟国正就把那天看到的情况一一和她说了起来,然后问道:“你看你们连美国个人,已经好得在‘粑’了,是不是早就和他已经那个了?”

        曾怡楠犹豫了一下后,有些不太自信的答道:“没--有。”

        钟国正说:“你还哄我,我们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搞不告诉我都是一样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和不和我说实话。”

        曾怡楠说:“你是不是很在乎这个事情?要不等的话,你也不会一百步了还问我这个五十步的人的答案了。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开心就好。其他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记着。你说是不是?”

        钟国正说道:“我才不会去记着这些事呢。你又不是我的老婆。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孩子才是自己的好。从现在开始,呢已经是我的了,以后到街上,想那个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你会不会把我赶出去啊?”

        曾怡楠达到:“你又不是我的男人家,想我就找我,我没有这个义务。会不会把你赶出去,一看我的心情,而看你的表现。我心情云淡风清,你表现成效突出,当然就不会了。”

        钟国正不再说话,一把粑曾怡楠搂过来,对她问道:“你和我说说,是你男朋友表现的成效突出一些,还是我表现的成效突出一些?”

        曾怡楠有点不好意思的轻轻说道:“你这个死鬼,哪么想起问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他表现的成效突不突出,和你有哄么关系?你吃他的醋啦?”

        钟国正不依不饶地说道:“我吃他的醋?我才不会那么没自信呢!我是想清楚,我和你男朋友,谁会让你更开心些。”

        曾怡楠用拳头在钟国正的身上轻轻一打,撒娇道:“这个还用问吗?你表现不突出,我还会留在这里和你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