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在线阅读 - 第110章 非你不谈恋爱

第110章 非你不谈恋爱

        舞厅开业之后,钟国正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会到舞厅去看一看,看看跳舞的人数,看看每天营业的账本。他毕竟投入了一万六千块钱的贷款,这对于刚刚参加工作的一个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按照现有的工资标准计算,就是他不吃不喝,也要四五十年才能还清贷款。

        舞厅的门票收入并不是很多。两毛钱一张的门票,一个晚上也就几十块钱的收入。舞厅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舞厅内的那些消费,包括饮料、酒水、瓜果、食品和香烟的销售。这个利润很高,是门票收入的上十倍,有时甚至是门票收入的数十倍上百倍。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坚持下去,不用一年的时间,就可以还清信用社的贷款。到时候赚到的就都是利润了。

        钟国正、曾恩福白天都要上班,有关舞厅的事情,他们两个人常常是在晚上找到李明勇,三个男人才有时间坐在一起,商量舞厅的经营、管理、收支等等事项。

        李俊娇晚上只要不上班,就跑到舞厅来。她来倒不是为了舞厅的经营或管理。钱是她父亲李明勇出的,虽然有关系,但关系不直接。她来舞厅,就是为了钟国正。她着魔一样的爱上了钟国正。

        钟国正面对曾怡楠和李俊娇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的信号,一直举棋不定,难以割舍。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不想太早的恋爱,不想太早的结婚成家。他想利用现在的时间,在工作上努力努力,看看能不能成就一番事业。

        钟国正深知,现实生活中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的,也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人。人生苦短,时间有限,精力更是有限,得到了这些,就会失去那些,如果哄么都想要,只会哄么都得不到。与其伸出五指四面出击,哄么都想得到,不如握成一拳突出重点,得到人生最关键的需要。

        当前最关键的需要,就是要事业有成。一个男人没有成功的事业,即使爱情再甜美,也注定只能当一个平庸之辈。他不想成为平庸之辈,更不愿把自己锁定在大历县公社。而要跳出平庸,跳出大历县公社,就必须工作拔尖。工作拔尖不仅需要能力,更需要人际关系,特别是能够促成你上升进步的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从来都不是免费的午餐。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一再验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哄么样的经济基础就有哄么样的上层建筑。一个人的发展也是一样,经济状况的好坏,往往制约着一个人发展进步空间的大小。

        这就是他为哄么决定贷款办舞厅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他不愿意为了结婚和女崽谈恋爱的原因所在。心想,自己在三十岁之前,至少在最近五年内,宁可吃搭餐,打“平伙”,也不要轻易的和别人谈结婚式的恋爱。那样既害己又害人。

        李俊娇一连找了三个晚上,也没能看到钟国正的影子,她心里空荡荡的,几乎快发疯了。第四天晚上,她独自守在公社大院门边的一个隐蔽处,一直等到十一点钟了,才看见钟国正和几个公社干部从外面回来。

        她悄悄跟着钟国正,等他进了房间,外面再也没有别人后,才轻轻的去敲他的房门。

        当钟国正一打开门后,她就迅捷的溜了进去。

        钟国正一惊,以为出了哄么事,又不好直接问,关好门后就对她问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没有想休息啊?”

        李俊娇开门见山地就问钟国正:“你晓不晓得我,现在最大的痛苦是哄么?”

        钟国正一听就晓得了她的话意,于是哈哈一笑,对她说道:“你人长得这么漂亮,工作又这么好,追你的人又那么多,高兴都来不及,你还有哄么痛苦的?你如果都有痛苦的话,那么全世界的女崽都要找棵茄子树,去上吊了!你呀你,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李俊娇恨恨地答道:“钟国正,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我告诉你,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不是生老病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那么明明的深爱着你,你却装聋卖哑,像一根木头一样,故意不接受我对你发出的爱的信号!”

        钟国正自从和她相识以后,就对她印象不错,特别是她那白里透红的皮肤,会说话的大眼睛,高高的翘鼻子,厚厚的嘴唇,那魔鬼一般的身材,一度令他着火入魔。

        可他刚刚参加工作,一事无成,两袖清风,实在不想过早地进入家庭生活,更不想因此耽误她的爱情和婚姻,就对她实话实说道:“这正是我对你高度负责的态度。我已经和你说了,我还不到二十岁,按照国家晚婚晚育的政策,至少还要等四五年后,我们才有资格打结婚证。”

        “如果我现在就何必谈恋爱,”钟国正接着说道,“至少要谈四五年的时间。四五年的时间,虽然在人的一生中不算很长,但等于是又读了一个本科出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哄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在这四五年的时间之中,我们两人发生哄么不愉快的事情,到时候就没有后悔药吃了。和你实话实说,我是真的不敢保证,这四五年里面会发生哄么事请。所以,我现在真的不想谈恋爱,不想和你建立那种为了结婚的恋爱关系,这都是我真正的为你好。”

        钟国正说完之后,直直地看着李俊娇。

        黄红色的马灯灯光照在房间里,整个房间都沉浸在一片黄红色之中。

        李俊娇迎着钟国正的目光,斩钉截铁的答道:“我不会后悔的!四五年就四五年,不管在这四五年中,你我之间发生了哄么关系,最后就是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说着说着,李俊娇就抱着了钟国正。

        钟国正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想,女人最大的缺点,不在于自私,不在于野蛮,也不在于任性,而在于固执的去追求一种不可能实现的目标,飞蛾扑火般的去爱一个还没有做好爱的准备的男人。

        爱的路上其实是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的,何必在一条道上走到黑呢?爱的人也不少,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钟国正只好再次劝说道:“我真的谢谢你看得起我,谢谢你对我的爱。好在我们还没有开始,现在当面锣对面鼓的讲清楚,谈恋爱的事情,从今天起,就不要再提了,好吗?”

        “不行!不管你那么说,我就是爱你!不管你那么拒绝,反正我就是爱你!”李俊娇抱着钟国正,就是死不放手。

        “俊娇,还好,道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共同的过去,即使有共同的过去,时间久了,也是可以淡忘的。”

        钟国正劝道:“在人的一生中,善忘,其实是一种很不错的境界。如果,你实在无法忘记已有的想法,那就把这种想法,先放一放,冷一冷。”

        “和你说一句实实在在的话,”钟国正继续说道,“你对我并不了解,我根本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你看到的只是我的表象。人啊,不要以为,没有得到的就是珍贵的。其实,没有得到的,不是因为你没有得到才珍贵,也许是因为你缺少对它的了解,被一些假象和传说掩盖了。”

        “等你对我有了全面的了解之后,你现在的一些想法,就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的实在,更加的完善。所以,我的建议,还是希望你再慎重的考虑考虑,不必急于一时。恋爱结婚,毕竟是两个人要一起过一辈子的终身大事。”钟国正说道。

        “我的考虑已经很慎重!”没等钟国正说完,李俊娇就马上插话说道。“我觉得,你就是上天给我送来的白马王子,我这一生,非你不谈恋爱,非你不嫁男人!哪怕今后就是要我去当尼姑,我也心甘情愿!”

        钟国正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和你实话实说吧,我现在一心一意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工作搞好,尽最大的可能,在事业上一步步的取得成功。这可以说是我三十岁之前,唯一要去认认真真做的事情。”

        “没关系,你在外面搞工作做事业是了。”李俊娇答道。

        “至于生活方面,我需要的,最多不过是一种阅历,一种体验,一种比较而已。”说到这里,钟国正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对她劝道:“退一万步讲,就算我有千般好,万般好,但我在三十岁之前,是不会结婚的。”

        “你想想,我如果不是为了结婚去和你谈情说爱,结局会哪样?这对你显然是很不公平的。你是一个好女崽,我不想因此耽误了你的青春,耽误了你的恋爱,耽误了你的幸福,耽误了你的婚姻。你听懂了我的话没有?”

        对于一个恋爱中的女崽来说,往往有一种逆反心理,你越是这样讲,她反而越是不会这样去想。女人和男人一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反而越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去得到。